“单身狗”主义:中国千禧一代被迫承受的苦果

“对我来说,单身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的,起码是无拘无束的状态,自己想干嘛就干嘛,想买点儿啥就买点儿啥,不用想太多,顾虑太多。” 

以“单身狗”自嘲的九零后何先生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步入而立之年的他,暂时还没有结婚的打算。 

作为在大城市生活的年轻人,他的想法似乎与不少千禧一代不谋而合。比起中国老一辈的包办式婚姻,这种婚恋观则更容易让八零九零后接受。 

千禧一代是当今社会人口繁衍的主力军,但受到主观或客观因素影响,他们选择打破传统,做出另一种选择。 

无论是中国的城市还是农村,年轻人饱受政治因素、经济条件、传统观念的全方位“困扰”,崇尚不婚主义、组建丁克家庭这种在父母辈看来有悖传统的思想慢慢生根发芽。 

“计划生育”“重男轻女”苦果谁承担? 

1982年,中国当局将计划生育定为基本国策。2013年至今,中国结婚率逐年下降且速度惊人。2014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30多年来首次出现萎缩。 

结婚率的滑坡直接导致生育率的断崖,让千禧一代扛起生育军的大旗成为当务之急。中国政府在2016年伊始便宣布实施二胎政策,但收效甚微。 

按照传统,国家统计局在每年的国民经济运行情况会议上都会公布上一年的GDP数据、就业数据、出生人口数据等等。 

但今年的发布会上却没有显示出2020年的出生人口统计,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发布会上解释说:“人口普查是十年一次,第六次人口普查也是在11月份进行的,于第二年4月份公布。2020年人口普查的结果也将在4月份向全社会公布,今天提供不了数据,请理解。” 

中国家庭传统的重男轻女思想在“人口危机”的伤口上再撒了一把盐,计划生育政策背景下的性别歧视,导致中国性别比严重失调。据统计,目前中国有3000多万“剩男”无婚可结。 

何先生回忆从大学到工作,自己身边的女性就少之又少,更没有选择优质对象的机会。 

他说:“男女比例失调,我周围的圈子都是男孩儿,女生比较少,可能偶尔有几个女生,但都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现在还单着。” 

同时,女性受教育程度的逐步提高促进了其社会地位及经济实力的攀升,现代女性有权利更有能力追求自我发展,结婚生子并不是她们的唯一选择。 

老旧的政策、畸形的传统再加上新时代的思想造就了两个被婚姻市场边缘化的群体,即高收入高学历女性和低收入低学历男性。 

山西省智库发展协会副秘书长吴修明表示,解决城市“剩女”和农村“剩男”的最好办法是缩小城乡差距,促进城乡人口双向流动。 

网友戏称这是“得了十年脑血栓想出来的政策”,更是有人发问:“城市剩女做错啥了,要和农村剩男搭配?” 

这种“鸡鸭配种”、“强搭鹊桥”的缺德政策提议也并不能从根本解决人口危机,乱点鸳鸯谱只能为后千禧一代再次埋下炸弹。 

高聘礼、“三大件”吓坏年轻人 

在千禧一代眼里,婚姻不仅考验的是两个人情感,更考验两个人钱包的厚度。 

娶妻必备的彩礼成为了部分家庭的沉重压力,随着经济发展,彩礼的涨价吓退了一对又一对携手步入婚姻殿堂的年轻人,不少地区甚至出现百万彩礼“三大件”。 

家住河北省曲周县的农村小伙小徐给记者介绍了农村嫁娶的一些传统。他说:“首先从相亲,肯定需要媒人,媒人在农村特别常见,一些上岁数的老奶奶或者大娘,他们喜欢当媒人。但是媒人安排一次见面就要收30到50左右的话费,不管见不见成,不管你们谈不谈,不管后续怎么样,他们安排你们见面就要收这个话费。” 

他接着说:“然后相亲见面之后比如说谈了一段时间,感觉双方都不错,就要开始谈婚论嫁,首先就是定金的问题,订婚的问题。第一个聘礼,县城可能就是在10万左右,在农村可能就是在十几万到二十万到三十万都可能会出现。聘礼确实是一个比较大的数字,很多家庭包括我,都需要借钱来完成婚礼。” 

对于在家从事农务的小徐来说,这基本就是天文数字,但他说这就是传统,女方父母要的少了别人会说闲话的。 

他说:“社会风气、家庭环境都是这样,大家要的都多,你如果要的少,别人就怀疑是不是你家女儿有什么问题,或者说你家的女儿是不是不如别人,工作不如别人,或者学历不如别人,所以才要的这么低。有这样一个想法存在,高聘礼一直是在持续吧。” 

高昂的结婚成本也许只能让这些八零九零后心有余悸,当他们放眼婚后,高住房成本、孩子的教育成本等等往往让他们“义无反顾”的放开对方的手。 

婚房早已成为中国家庭结婚的先决条件,但楼市行情的高涨并没有与人们工资的上涨成正比,有年轻网友感叹:“当今房价成了我们最有效的避孕药。” 

生活在全国房价第二高的城市北京,何先生坦言以自己的收入水平根本无法购置婚房,硬要结婚只能消费父母辈留下来的积蓄和房产。 

他说:“北京嘛,房价很高,有的女孩儿家里面希望房产共有,就是在房产证上加上女方的名字。但房子这个东西,以我现在的收入水平是买不起房子的,所以一个房子基本上是我的父辈,甚至父辈的父辈,两代人的心血,这个价值太高,不能在这件事(结婚)上拿来‘挥霍’。” 

传统婚姻观念转变:不难为自己 

不少千禧一代的婚恋观随着经济、科技的进步也发生了转变,婚姻生活不必成为成年人爱情的升华,甚至脱离婚姻的个人会得到更高的生活品质,年轻人拥有了选择权后想到婚后还要面对的“催生”、“婆媳关系”等一系列复杂家庭问题,他们不禁质问:为什么要难为自己? 

在刚刚结束的春节假期里,一定有不少年轻人受到了来自亲朋好友的关怀式催婚,同时春节联欢晚会也重复着从不缺席的有关婚姻与家庭的小品节目。 

从包办婚姻到自由恋爱,社会的进步给予了年轻人结婚与否的个人权利,尊重与理解个人选择是展现社会包容性的根本。 

但社会和家庭的压力反倒成为了千禧一代追求自我选择的反作用力,但他们真的放弃传统婚姻了吗?没有,是他们更加在乎婚姻的质量了。 

在纽约时报一篇有关千禧一代爱情观的报道中,人类学家海伦·费舍尔(Helen Fisher)表示,这一代人选择的是“慢爱”而不是“不爱”。她认为,千禧一代并非在破坏婚姻。他们可能更加珍视婚姻。 

在他们眼中,当下的婚姻观念并不能成为感情的保鲜剂,也不一定是生活的避难所,他们正在放慢脚步思考,试图以新时代的思想重塑美好婚恋的形象。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的社会心理学教授本杰明•卡尼(Benjamin Karney)说:“人们推迟结婚,不是因为他们更不在乎婚姻了,而是因为他们更在乎婚姻了。” 

是的,这一代人同样有着对婚姻的渴望,他们也希望未来夜半归家时有粥可温,可以享受爱情的滋养和家庭的陪伴,然而,中国社会的现实却让他们中的许多人承担着本不该承担的政策和传统的苦果。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