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六中全会 习近平的野心是甚么?

11月8日至11日在北京闭门召开的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引起了世界的关注。尤其该会议将通过中共第三个“历史决议”,那么,该决议将对中国社会、台海稳定、世界秩序产生甚么重大影响呢?有评论称,习近平正通过全会自架光环超邓赶毛,为其终身领袖铺平道路。 

中共百年三次决议

第1份历史决议  

中共党史上的第1份历史决议,是1945年4月20日,毛泽东领导的中共在延安召开第七次代表大会前举行的六届七中全会上通过《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这份由刘少奇、周恩来等组成的7人专门委员会负责起草和修改的文件总结了中共建党以来各次政治运动的教训,记述历次所谓的左倾错误造成的损害。 

文革初期,簇拥着毛泽东和林彪的红卫兵
文革初期,簇拥着毛泽东和林彪的红卫兵 (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当时,借由多年斗争取得最高政治地位的毛泽东,为整肃党内暗存的异己,先是发动残酷的整风,进而要求作出历史决议,否定先前执行的左右倾及小资产阶级革命路线,并肯定自己路线的正确,以建立自己的权威。 

于是,在这第1份决议中,对 “企图分裂党和实行叛党的托洛茨基陈独秀派,和罗章龙、张国焘等的反革命行为”、“以陈独秀为代表的一小部份第一次大革命时期的投降主义者”、“(李)立三路线的一贯右倾机会主义”、以王明为代表、以教条主义为特征的“左”倾错误等进行了批判。 

同时,该决议高度评价了毛泽东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方法来解决中国革命问题的杰出贡献,指出在全党确立毛泽东领导地位的重大意义,更作出“今天全党已经空前一致地认识了毛泽东同志的路线的正确性,空前自觉地团结在毛泽东的旗帜下了”的结论。 

因此,这份历史决议,既强烈地点名批判及否定了毛泽东在遵义会议掌权前的政治路线,也全面吹捧毛泽东掌权后执行的政治路线才是“正确路线”。从此毛泽东的政治路线得以贯彻全党,独一无二,更是日后“毛泽东思想”形成,以及他至高无上地位的重要基础。

第2份历史决议  

中共党史上的第2份历史决议,是1981年6月27日,邓小平在中共11届六中全会作出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并获得全会通过。该《决议》肯定了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和毛泽东思想,实事求是地评价了建国32年来的功过是非,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全会一致同意华国锋辞去党中央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职务的请求。选举胡耀邦为中央委员会主席;赵紫阳、华国锋为中央委员会副主席;邓小平为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由胡耀邦、叶剑英、邓小平、赵紫阳、李先念、陈云、华国锋组成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增选习仲勋为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 

邓小平
邓小平(图片来源:JOHN GIANNINI/AFP via Getty Images)

当时文革结束近5年,相继发生“四人帮”倒台、毛泽东指定接班人华国锋执行“两个凡是”左倾路线、邓小平联合盟友斗倒华国锋、11届三中全会决定改革开放等大事,政局变动剧烈。 

在华国锋下邓小平上、全党全国陷入“究竟要听谁的”的混乱、全社会百废待举的情况下,为了“统一思想”以持续推动改革开放,并斩断拥毛派复辟的念头,邓小平及盟友决定推出这项历史决议,借此否定文化大革命的错误路线。 

这第2份决议,是一份小心翼翼执笔的文件。原因是既要否定文革及林彪、四人帮的错误路线,又要像拆除炸弹引信和地雷般地谨慎,不能伤及毛泽东这尊“神主牌”。否则,不但会引起党内外不少拥毛派的反弹,更会危及中共自身执政的正当性和合法性。同时,还不能凸显邓小平的角色,以保持“集体领导”的形象。 

因此,这份决议除了正面回顾中共建政前的历史,并基本肯定建政至文革间的成就外,更紧紧护著“尊毛”的大旗,对毛泽东作出了“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和理论家”、一生“功绩是第一位的”的正面评价。但也小心地加上了“错误是第二位的”、“晚年犯了严重错误”的负面评价。 

在文革的评价上,这份决议才定性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的,被反动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并指毛泽东应为“这一全局性的、长时间的左倾严重错误负主要责任”,算是对毛泽东斟酌再三的相对直白批评。同时直指文革“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 

第2份决议的最大特色,就是淡化当权者的地位与理念。幕后掌权的邓小平,反而以“受害者”的身份出现在决议中,诸如“对所谓刘少奇、邓小平司令部进行了错误的斗争”、“错误地撤销了邓小平同志的党内外一切职务”;只提到1976年四五运动“实际上是拥护以邓小平同志为代表的党的正确领导”等语。 

第3份历史决议  

习近平
习近平(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习近平主导出炉的第3份历史决议,早在决议出炉前的10月18日中共政治局会议审议初稿时,就预见了习近平比照第1份历史决议,和毛泽东一样自我肯定的梗概,这是邓小平的第2份决议所没有的。然而,第1、2份决议对特定政治路线的批判及否定,却是这第3份决议所没有的。 

初稿除了依例肯定历任领导人的功绩,并直指习核心的党中央“带领全党全国取得新的重大成就、积累了新的宝贵经验”;党和人民“向世界庄严宣告,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入了不可逆转的历史进程”,完全抛弃了邓小平确立的“集体领导”原则。 

更有甚者,这第3份历史决议,事前已被港媒披露为是中共党史“三段论”的成形─第1段是毛泽东、第2段是邓小平加江泽民、胡锦涛,第3段就是承先启后、继往开来,追求中共永远执政、自己长期执政的习近平。 

这份历史决议,追求的不只是中共执政下的中国以强国之姿走向建政百年,更试图追求中共下一个百年在中国继续执政。至于习近平,则利用这份决议为他建立的光环和地位,依自己的需要,决定要再执政几年,直到自己想站回台下,或自己倒下。 

纽约时报援引新西兰汉学家白杰明表示,“这并不真的是一份关于历史的决议,而是一份关于未来领导人的决议”。法国世界报的分析也指出:与前两个历史决议不同的是,习近平的决议不是关于过去的,而是关于未来的。不是要承认任何错误的,而是要为未来做出更好的准备。

习的战略目标与世界秩序

外媒关注六中全会,主要是中国未来走向将影响到世界。彭博社认为,习近平如终身执政,会极大的影响世界秩序。今年以来,习近平打击政敌资本,触及到世界资本,对全球投资者产生了重大影响。 

财经专家、资深媒体人黄世聪提到:“现在外媒比较担心的就是,这种体制到底是能够走多久。全世界包括像美国、欧洲等等,都已经认知到中国这种体制可能会对世界带来风险,很多国际经济学家认为,未来几年全球最大的经济风险可能出现在中国。”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荣休教授、中共党史学者宋永毅对美国之音表示,毛和邓的两份中共历史问题决议都起到了权力重组和确立新的战略目标的作用。当前习近平所处的境况与毛和邓在作前两份历史问题决议时有很大不同,没有权力重组和建立核心的问题,而其战略目标或重建国际秩序,却值得警惕。 

宋永毅认为,种种迹象显示,习近平的个人野心膨胀,加上国内矛盾重重,战争风险不可低估。 

他表示,“对外来说,他日益膨胀的个人野心,建立新的国际秩序是毫无疑问的,是不是发动战争不好说,但是共产党是伴随著暴力革命起家的。战争的这个危险性啊,绝对是提高了,而不是降低了的。因为它的国内(问题)关系。” 

已故中共党史专家李锐的女儿、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客座研究员李南央表示,习近平很有可能攻打台湾,做毛泽东未能做到的事,为自己的平庸业绩加分。 

李南央说,“我觉得习近平他没甚么东西,他青出于蓝胜于蓝,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国一制,他现在已经做到了,把香港变成大陆了,这个他已经做到了,那他下面他想做的,他想要实现的目的应该是台湾。而现在这个软弱的美国政府,给了他这个机遇。我品他的心态他是这样一个心态,就是因为他在其它方面没甚么可以超越他前辈的。那么他唯一觉得,连毛这样的伟人都没有做到的,一个是香港,一个是台湾。我觉得他这种蠢人,他是要做的。所以我们看吧。”

习近平谋求如愿连任

法新社发表评论认为,习近平与毛泽东之后的其他前任不同,执掌政权的时间只有十年对习近平来说是不够的,自2012年以来,习近平一直担任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以及中央军委主席的职务。因此2022年任期届满时,他谋求的是能够连任。 

1982年,在毛泽东过世六年后,在邓小平的领导下确立了新的规定,中共最高领导人只能任期两届,每届五年,两届十年。但是习近平在19届2中全会突然发动修宪,废除国家主席限任制,为使他终身领袖合法化铺路。 

就在这次中央全会之前,已经近二十个月未走出国门的习近平放弃了亲自出席G20峰会和联合国气候峰会与世界领导人见面交流的机会。有传闻称这位执掌党政军大权9年的党总书记担心北京高层或军队内部出现异动而不敢出国。分析人士认为,习近平当前面临的头等大事是巩固核心地位力保在中共二十大上如愿连任。 

“国家领导层依法有序更替”是习近平2020年元月在中共党刊《求是》上提出的。直到今天,谁是他的接班人依然是个悬念。 

在美国研究中国问题的独立学者夏业良对美国之音指出,邓小平当年搞的决议确立了邓小平的核心地位,而今习近平显然也想通过这个所谓百年总结来巩固其权力。 

夏业良说表示:“这一次,习近平希望通过否定邓小平路线、否定改革,实际上就是敲山震虎,对王岐山、汪洋、王沪宁、李克强这一类的人,不管他们是真改革还是假改革,就是对他们都形成一种震慑,然后完全确立他的路线方针,让那些人都摇身一变成为周恩来那样的为他俯首帖耳的那种人,成为家奴,还是要达到这样一个目的。”

党媒重提“铁帽子王”冲击江泽民、曾庆红

就在六中全会开幕的第一天11月8日,党媒《人民日报》头版发表两篇和反腐有关的文章,一篇名为《坚定不移正风肃纪反腐(新时代的关键抉择)》,连续点名“铁帽子王”两次:党内从来没有“丹书铁券”,谁也当不成“铁帽子王”。 

北京观察人士表示,中共党媒头版发表的文章都不是随随便便放上去的,其中都会释放某种政治信号,就看是那个派系指挥下发出的。 

今年9月18日,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表文章《不能做桃花源中人》称:查处的案例表明,没有甚么刑不上大夫“铁帽子王”,也没有甚么退休即安全著陆的避罪天堂。 

深谙中南海权斗的人士都清楚,这个“铁帽子王”当今也只有江泽民、曾庆红够格。 

习近平与曾庆红
习近平与曾庆红。(图片来源:Getty Image)

 

胡锦涛与江泽民
胡锦涛与江泽民(图片来源:Feng Li/Getty image)

官方首次提到“铁帽子王”,是2015年1月13日正式出现在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关于习近平在中纪委五中全会讲话的评论文章中。公开资料显示,习近平2015年2月2日在讲话中曾经谈到:法治之下,任何人都不能心存侥幸,都不能指望法外施恩,没有免罪的“丹书铁券”,也没有“铁帽子王”。 

2021年7月11日,《新华社》发表文章称,上至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孙政才、令计划等“大老虎”,下到群众身边的“蝇贪鼠害”,谁也没有免罪的“丹书铁券”,谁也不是“铁帽子王”。 

新华社11月6日发表题为《习近平带领百年大党奋进新征程》的万字特稿中,“习近平”三字出现了153次,毛泽东仅出现5次,邓小平4次,江泽民只出现一次。 

“野心家、阴谋家”名单  

2021年中共百年党庆之际,《求是》杂志文章点名六个野心家、阴谋家:十八大以来,中共严厉查处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孙政才、令计划等野心家、阴谋家,消除重大政治隐患。 

2017年10月十九大通过的十八届中纪委工作报告称,“周永康、孙政才、令计划等人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政治野心膨胀,搞阴谋活动。” 

值得注意的是,野心家、阴谋家首次出现在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文革期间的林彪、江青、康生被称为野心家,1955年被打成反党联盟的高岗、饶漱石也被称为野心家,保留至今。 

中共公安部长赵克志9月1日提出,全面彻底肃清周永康、孟宏伟、孙力军等人流毒影响。有分析认为,周永康已落马多年,习近平当局敲打的实际其背后势力,也就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以及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曾庆红。 

真正开启“习核心”时代  

王友群博士曾发文分析认为:六中全会审议的第三份历史决议,无疑是要确立习近平在中共历史上的领导地位,把这个决议修改好,对习很重要。2016年10月27日,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闭幕,这次六中全会正式确立了习近平在党内的核心地位。胡锦涛当中共中央总书记10年,一直没能成为“胡核心”;这10年,中共中央一直是以“江泽民为核心”。习从2013年发动反腐打虎战役,就是向“江核心”夺权,经过几年苦斗,习终于取“江核心”而代之,成为“习核心”。 

王友群博士认为:六中全会,将是习对江、曾势力再次予以重大打击的一次全会。 

北京时局观察人士杨光先生对《看中国》表示:习近平当局的反腐打虎才是他目前最大的政绩,这个习近平肯定是想写在“第三次历史决议”中,但是江派官员在审议“第三次历史决议”之际肯定会搅局、会讨价还价。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这些已经是“死老虎”,六中前被通报抓捕的孙力军也被中纪委称为野心家,并在企图颠覆习近平政权的“团团伙伙”中,但是这个政变集团的总首领是江泽民、曾庆红,他们是最大的野心家、阴谋家;并且,这两个家族也是最腐败的“大老虎”,习近平有没有魄力拿下这两个“铁帽子王”才是焦点。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