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徐州的几个真实桥段

2015年11月,徐州市丰县法院顺河法庭庭长黄涛,突然因为多份盖着公章的“离婚保证书”,爆红网络。在时间跨度长达五年前后共计七份的保证书中,黄涛向自己的情人承诺,“非常爱你,不再欺骗你,把你的话当最高指示,2015年五一后办理离婚”。

为了取信于情人,这些保证书上除了有模有样的按有指印外,还居然加盖有“丰县人民法院顺河法庭”的公章。除此之外,黄涛还向情人借款20万,财色兼收。

就在这个劲爆新闻出笼的前几天,在江苏省高院评选表彰了年度全省“优秀人民法庭庭长”,黄涛赫然在列。但是显然黄涛没有履行加盖了公章的承诺,导致情人忍无可忍,愤而向媒体举报,断送了一个优秀庭长的前程。

人们在疏理黄涛过往所判案例的时候发现,在2013年,从1987年就被拐卖至丰县,历经26年磨难的重庆女性王某某起诉至丰县法院,要求离婚。审理此案的,正是黄涛。在判决词中,黄涛以“结婚20余年且生育子女,其婚姻基础牢固,婚后感情较好。双方因家庭琐事偶有争执在所难免”,要求“双方互相理解,互相宽容,多为孩子和对方着想,共同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最终,黄涛驳回了王某某的离婚诉求,不准离婚。

在丰县法院过往的判例中,与人口拐卖的判例并非孤例。根据公开的中国裁判文书网,至少还有两例。

1984年9月赵女士被从四川省绵阳拐卖至丰县;整整三十年后,忍无可忍的赵女士于2014年向丰县法院提告,要求离婚。丰县法院判决书中认为“虽未办理结婚登记,但已构成事实婚姻。双方应珍惜多年的夫妻感情,相互扶持,彼此相伴,共同维护家庭的完整……在今后的生活中,双方应多做自我批评,互谅互让,彼此关心体贴,多为对方利益着想……”

最后以“原告未提供证明双方感情破裂的证据”为由判决不准离婚。

另一个判例更为出奇。2012年,丰县人董某以3万元的价格收买一名精神病妇女,给其长子当媳妇。2013年因嫌该女痴呆,通过中间人王某,将该女以3.8万元的价格转卖给同县的孙某,孙某又以该女痴呆、打人为由,将该女退回。后董某登将该女以3.3万元的价格转卖给山东省单县张某。

两次倒卖导致案发后,两人被抓,董某仅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处罚金五千元。王某缓刑,处罚三千元。两个买家安然无事。只留下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受害人茫然无助。

徐州妇联丁思英在2018年接受新华网访谈的时候说,“在妇女权益方面,徐州市妇联不断探索和总结妇女维权新举措,形成了四级妇女维权岗、三大妇联维权品牌、两支调解队伍和反家暴联动一条龙的‘4321’社会化维权工作机制。”

通过查阅公开信息,徐州妇联2020年拿到的财政拨款共计3002.46万元。其内设机构包括办公室、妇女发展部、权益部、家庭和儿童工作部、 妇儿工委办等7个处室,核定人员编制行政27名,行政附属2 名,目前单位在职在编人员29名,行政附属2名。

其“权益部”的职责为:

参与对重大典型信访案件专项调查,为受害妇女提供法律援助和社会服务;参与研究制定有关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方面的政策,并进行宣传、维护和监督执行;指导各级妇联依法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工作;参与社会综合治理工作,配合有关部门打击侵害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犯罪活动。

徐州妇联在回答网友要求为铁链女提供法律援助,质疑部门存在意义时,一句“再见”震撼网络。

2021年3月,徐州妇联下属,铁链女所在的丰县妇联被授予“2020年度江苏省三八红旗集体”荣誉称号。

2018年10月,徐州作为住建部推荐城市,从全球官方推荐的58个参选城市中,获得了联合国人居奖,是唯一获奖的城市。

联合国人居署的评语是,徐州“以近年来持续加强生态修复和固体废物处理,以及推进固废智慧管理和源头控制、网络收集和转运、循环利用,改善民众生活环境方面做出的突出成就”。

在1989年5月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谢致红、贾鲁生创作的长篇纪实文学《古老的罪恶:全国妇女大拐卖纪实》中,相当的篇幅描述了人口拐卖重灾区徐州在1986年至1988年三年间人口拐卖的猖獗现象,根据该书作者的统计,仅仅是三年内人贩子从全国各地拐卖到徐州市所属6个县的妇女高达4.81万,其中年龄最小者仅有13岁。

铁链女事发,源于一个不经意的正能量宣传。2021年12月,受害人所在的丰县欢口镇为了响应乡村扶贫和三孩政策宣传,在选择接受志愿者帮扶的人选时,看中了有八个小孩的董志民。其各方面的条件都正好符合帮扶要求,而且为了有利于将董志民打造成爱家爱子的慈父形象,欢口镇宣传干部还将其视频上传抖音,扩散影响。有蹭流量的播主随即赶来拍摄独家视频,结果不经意的拍到了被铁链锁在屋内的杨某侠。随后这条爆炸性的视频引爆网络,成为今年以来影响波及全球的互联网大事件。

欢口镇的第一版宣传文稿中有这样一段话:冬天已到,春天还会远吗?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