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还困在“2020”而不自知

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资深选举安全编辑(election security editor)菲利浦在去年美国大选落幕后,语重心长写下一篇观选分析。结论之一是,自21世纪后,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就极少在政治上达成一致共识,甚至比过去任何一个时期更分裂、对立,并具体表现在投票行为上。他另外语带讽刺地说,他很怀疑那些立场壁垒分明的政客难道不是生活在同一个国家?此外,他认为近来选举最严重的问题则在“一方轻视一方胜利的合法性”几乎变得司空见惯。 

菲利浦认为,这个情况在2016年俄罗斯绘声绘影(有些则证实为真)介入美国选举后益发显著,尽管民主、共和两党都认知到必须提出新的选举立法以确保既有民主机制,但菲利浦发现,双方连建构、实践民主的基本原则都出现南辕北辙的认知(例如支持邮寄投票与否),这让两党之间陷入近乎零和的斗争。 

相对于美式投票制度,台湾一人一票、票票等值,且无通讯投票设计,于是计票单纯而胜败明显,也无所谓赢得总选票数,却输给“选举人团”的不甘心,诚如韩国瑜当时说的,选举最大的秘密就是“票多的赢、票少的输”。至于台湾两大党今天凡事更加毫无妥协馀地的走向,或许关键尚不在两年前大选的输赢,而在输多少、赢多少。 

当时国民党眼看一股“韩流”升起,对重返执政胜券在握,加上韩国瑜确实是历来国民党最非典型的群众魅力型人物,外在氛围加上同温层交相催化,反观蔡英文第一任内同婚、年改争议斑斑,有多少国民党人(包括韩国瑜自己)深信韩国瑜将横空出世当上总统。结果却是以差了265万票落败。如此数字当属“震撼”,这样的差距,于是就不仅只于“票多的赢、票少的输”那样意义浅薄,又至少应该足以让国民党彻底自候选人本身和政党路线中得到省悟。但纵使内外检讨繁多,以其后两年多来国民党的言行,及最新权力改组后的国民党运作路线,国民党显然是选择走向菲利浦所说“直接轻视胜利方”这一路数。 

选举中,当落败者以些微票数输给对手,也许会扼惋、不甘心,但这也代表他或许下回卷土重来有望,只要自己这里修正一点,那边票多挖一点,从帐面上选票数字看,不是没有扳回一城的可能,这多能鼓励有心者自我正面经营。偏偏选举的吊诡就在这里,当选票差距大到很难看到明天时,人性上无论尊严还是政治生存现实,其自我保护机制就会开启,这保护机制通常就是打从心里不承认对方的胜利,并把因为“自己缺失面”所导致的失败,通通转嫁到是对方“使诈才赢”。也就是说,当初的选票差距,恐怕反让多少国民党人直到今天仍认为2020是被民进党“操作亡国感”、“操作香港反送中”,才成功“蒙骗台湾人”赢得选举,所以这样的输不算输,不只不算输,而且说不定只要发动焦土攻击,就有机会把“只会操作亡国感”的民进党打下来。 

然后,台湾政坛近几年来不就如菲利浦所形容的美国政治景况,“两大党极少在政治上达成一致共识,甚至比过去任何一个时期更分裂、对立”。即使疫情期间,从口罩、防疫到疫苗,不管现况实质成效,国民党无不一路批判,直到终于松动陈时中高人气的支持,国民党对其路线就更有信心,再到台中中二选区罢免案拉下陈柏惟,举党再又为之精神一振,然后眼前一票让人分不清孰为战斗蓝孰为韩粉者,自然就视“四公投案”为2022、2024绝地大反攻的前哨战。 

但国民党对“四公投案”选举涟漪效应投射,恐怕一开始就歪楼。对“人”的投票,犹有任期制可为修正,今天投这个人、这个党,明天也可另外投别的人、别的党,但公投是对“事”的选择,“事”的决断性,往往不若“人”来得机动,很多时候并非今天否决,明天就能转弯,或今天通过,明天就可改为暂缓。无论莱猪、核四、中油三接都是如此,把它操作成“对政府不信任投票”、“教训民进党”,这是选战思维,早违反了“公投”真意。 

国民党操作这次公投,情绪和目的都远超过公投本身“事”的讨论,也和政党长期以来价值意识无甚相关,说到底就是“好想赢民进党”,于是寄望赢得比罢免更大的一局,去回填两年前韩国瑜“意外”落败所造成的莫大空虚。进而,这样的政党经营,反而代表自己仍持续僵在2020年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真的有办法应付得了2024?更别说今天四公投的内在并非仅只环保和食安,两年后大选,回到检视一个政党对整体国家发展前景的设想,看国民党今日之表现,公投之火到时候或许将会对这个党再形成另一种反噬。 

(※作者为《上报》主笔,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