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学院成外国使团 华盛顿强光下审视北京渗透

美国政府将北京在华盛顿协调孔子学院的一个办事机构定性为外国使团。美国官员将此行动解释为寻求双方对等、反击中共在美大外宣的自卫措施。捍卫学术自由的组织称赞这一举动是照亮北京对美国高校渗透努力的一束强光。一位前孔子学院美方院长说,成为外国使团后的孔子学院面临重大麻烦。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四宣布,美国政府将孔子学院美国中心(Confucius Institute US Center)定性为中国在美国的外国使团。他说,该中心实际上是一个“推进北京全球宣传、在美国校园、K-12(幼儿园、小学和中学教育合一的统称)教室施加有害影响的实体。” 

蓬佩奥在一份简短声明中说,采取这一行动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确保美国教育工作者和学校管理者在知情条件下,就是否应该允许这些由中国共产党支持的项目继续进行做出选择,如果他们认为应该允许,那么应该以何种方式继续进行。” 

确保不受操纵地学习中文

蓬佩奥说,全美和全世界各地的大学正在检视孔子学院的教科书,以及北京在其教育体系中的影响范围。但他表示,此举并不是反对学习中国文化,“美国希望确保美国校园内的学生能够在不受中共及其代理人操纵的情况下获得学习中文和文化的途径。” 

蓬佩奥指出,特朗普政府把寻求与中国公平、对等视为优先事项。“在过去40多年里,北京一直享受着美国社会的自由和开放,同时却拒绝美国人和其他在中国的外国人享有同样机会。此外,中国利用美国的开放性,开展了规模巨大、资金充足的宣传努力,并在美国展开施展影响力的运作。 

同一天,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史达伟(David R. Stilwell)说,通过采取这一行动,“我们要求他们告诉我们他们在美国在做什么。我们没有关闭它们,我们只是将他们归为他们应该是什么,即外国使团。” 

各大学要做出选择 

史达伟解释说,目前采取的行动仅涉及在华盛顿办事处的管理和资金,“因此,实际的大学活动并不一定会受到影响,”。但他强调,希望各大学意识到孔子学院除了教中文还在做其它事情,“我们只是希望他们意识到这一点,让人们睁开眼睛看一看,做出自己的选择。” 

他表示,美国的目标是要让北京了解透明、开放、分享的重要性,“除非实现了这些目标,我们会采取步骤捍卫我们自己。” 

美国国务院外交使团办公室(Office of Foreign Missions)代理主任克利夫顿·西格罗夫斯(Clifton C. Seagroves)说,根据美国《外国使团法》,被指定为外国使团的实体必须遵守该办公室制定的条款和条件,他们现在必须向美国国务院提供“有关其人员名册、房地产资产以及需要获得事先批准才能在美国进行任何未来房地产收购的基本信息。” 

“此外,现在还要求孔子学院美国中心定期提供一系列有关其在美国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的人员和业务经费的报告,并向我们提供有关其提供给他们的课程和培训材料的信息,”西格罗夫斯说。 

全国学者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政策主任拉切尔·彼得森(Rachelle Peterson)赞扬美国国务院的这一行动“正确认识到了孔子学院的本质”,即它是“中共海外宣传网络的核心节点”;“将一束明亮的强光投射到了中国对美国高等教育施加影响的不懈努力上。” 

现有签证不行了? 

纽约佩斯大学(Pace University)前孔子学院美方院长、历史教授李榭熙(Joseph Lee)告诉美国之音,现在孔子学院面临的”最大挑战、最大麻烦”将是“很多中方过来的老师,还有中方过来的中方院长,他们是拿访问学者签证,所以把这个办事处定为外交使团的话,那里面工作的中方代表可能还要回中国重新再申请一个新的签证过来。” 

“美国有关外交使团的规定,就是把它变成一个正规的政府办事处,就是外交人员,他们就不能再拿什么访问学者的签证了。所以我想将来,国务院把大学里面的孔子学院完全定为这种外交使团的话,可能很多大学里面的中方代表他们的签证要重新办理。” 

李榭熙表示,佩斯大学已经在去年夏天关闭了孔子学院。“学校觉得功能已经完成,帮助我们推动汉语学习,觉得做的非常成功,现在我们把重点都是放在全球亚洲,重点不再放在中国大陆这一块了,韩国、日本、台湾,还有印度,还有东南亚,学校觉得现在学生的兴趣不仅在中国这一块,而是跟亚洲不同的地区,所以学生觉得现在要做一个新的平台吧,就叫全球亚洲研究中心。” 

曾在2017年撰写《孔子学院及其在美国高等教育中的软实力》研究报告的彼得森表示,“孔子学院教的是中共支持的教料,粉饰中国对人权的侵犯,最大限度地减轻中国的侵略性,诸如天安门大屠杀之类的事件。“ 

同时她认为,“孔子学院让大学陷入财务陷阱,使它们依赖中国,积极促进中国的利益。” 

不过李榭熙认为,他们学校的孔子学院并没有碰到需要回避敏感事件的情况,因为“不完全由中方管理”,他认为关键要看每个大学的内部管理,“他们怎么去利用这个平台推动一些中国语言的学习,……还是要看学校内部管理层,他们怎么好好用这个平台做这个教学的工作。” 

但是彼得森的研究报告指出,不透明是孔子学院的普遍问题,“美国大学与中国国家汉办之间有关资金安排和孔子学院工作人员的聘用政策的合同是不公开的。一些大学竭尽全力避免受到监督,取消会议和禁止该协会访问校园。” 

彼得森表示,全国学者协会长期以来一直呼吁大学关闭其孔子学院。现在美国国务院的这一认定为关闭孔子学院提供了另一个绝佳原因。“选择保留孔子学院的美国高校现在承担着重任,即必须解释为什么要允许一个促进和服务于中国共产党的机构存在的理由。” 

李榭熙认为,在美国国务院作出这一外国使团认定后,仍有孔子学院的美国大学“在重新评估之后应该有很多学校会选择把它关闭吧。” 

关了45所还有75所孔子学院,以及500间孔子课堂 

根据全国学者协会的统计,自2014年以来,全美已经有45所大学关闭了校园里的孔子学院;截至今年6月30日,全美仍有75所孔子学院,其中包括了计划在2020年关闭的4所大学:密苏里大学、亚利桑那大学、加利福尼亚戴维斯大学和俄克拉荷马大学。 

根据该协会的数据,在美国大学中有66所孔子学院。大学校园外有9所,一个设于纽约的私立教育机构华美协进社(China Institute),在华盛顿州也有一所孔子学院;另外,在K-12的公立学区有7所孔子学院。另外,与中国国家汉办合作的美国K-12学校设有500间“孔子课堂”。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