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腐实权旁落 二十大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可能不留任

二十大将至,中共高层面临换届,掌管中纪委的现任政治局常委赵乐际的走向备受关注。知情人披露,赵乐际已失去习近平的信任,认为其防腐实权旁落,不可能留任。

赵乐际到底属于哪一派?这个问题一直备受争议。赵乐际来自于陕西,自中共十八大后掌管中组部,按理应属习近平一派。但也有观点认为他属于江泽民一派,因为他的仕途发展主要是在曾庆红担任中组部部长期间。

赵乐际生于1957年3月,现年64岁,是现任七常委中最年轻的。根据过去中共高层换届“七上八下”(新任年龄不得超过67周岁,68周岁以上不再提名)的规则,赵乐际留任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但赵乐际在2007年至2012年主政陕西期间,涉足“秦岭违建别墅案”,近年因案件爆发,赵乐际受到一定的牵连。

因此旅澳法学家袁红冰认为,赵乐际在明年二十大上基本不可能连任。

大纪元引述袁红冰说:“跟年龄没关系,现在在中共内部,年龄不是考虑的主要指标。也就是当习近平要把你挤下去的时候。这个年龄就是一个指标。当习近平要用你的时候,那么这个年龄就不是指标。”

袁红冰称,赵乐际原来是习近平信任的陕西派。但是由于陕西秦岭别墅案牵扯到了赵乐际,赵乐际不再被信任。他说:“据(中共)内部人士讲,习近平对赵乐际已经不再信任。现在整个中纪委和国家监察委,基本上都是习近平在直接掌控。”

袁红冰表示,现在习近平有三个权力是直接掌控的。第一个就是军委,他主要是通过他的军委办公室主任钟绍军来掌控。第二个公安系统,主要是通过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王小洪来掌控。第三个就是中纪委和国家监察委,习近平主要通过安排一系列的副职来掌握实权。

袁红冰还称,习近平手里最厉害的武器就是中国纪律检查委员会和国家监察委员会。他说:“这两个机构是一个机构,两块牌子,这是一个超级的锦衣卫机构。下面是三万多个专门负责到各地去抓人的秘密警察,都是两三年前从各个战区的特种部队和武警部队中抽调的人,专门整治这些官员,整治这些民营企业家。但这支队伍专门是直接听命于习近平的。”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分析,赵乐际名义上主掌的中纪委,副书记多为习近平和王岐山的人马,赵乐际的实权有限。”

李林一表示,现任中央纪委副书记、国家监委主任杨晓渡,在2018年国家监察委成立之时,就成为第一任主任,这被外界认为是习近平对赵乐际的分权行为(以此传言由赵乐际担任)。再加上秦岭事件,赵乐际等于是犯了错误。所以杨晓渡、习近平、赵乐际之间的关系较为微妙。

赵乐际涉及两大案 “习赵体制”基本消亡

2007年至2012年,赵乐际主政陕西, 卷入“千亿矿权案”和“秦岭违建别墅案”两大案件。

秦岭违建别墅案是指,自2014年以来,习近平曾六次就“秦岭违建”案做批示要求拆除,但时任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等大批当地官员迟迟没积极响应,引发习近平震怒,由中纪委副书记徐令义亲自带队处理。2019年1月15日,已退休的赵正永被调查,陕西众多官员先后落马。

亲共港媒《明报》2019年10月披露,中纪委书记赵乐际也因为陕西秦岭违建别墅案和千亿矿权案,受到习近平的警告和敲打。

报导援引知情者称,习批示拆秦岭违建后,陕西官员十分为难,因他们知道大部分别墅是在赵乐际执掌陕西期间修建的,夹在两人中间,当地官员只能选择不作为。

陕西“千亿矿权案”,是指陕西商人赵发琦在陕西北部榆林横山县榆横矿区等价值千亿的矿权被夺的案件。赵发琦从2006年起开始长达十余年的维权,并举报赵正永等高官,导致多名官员落马。

2018年底,央视前知名主持人崔永元和最高法院主审该案的法官王林清,联手曝光案件卷宗曾在最高院离奇失踪。事件意外曝光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批示的“秘密文件”,涉干扰司法。

2019年2月18日,赵发琦在其个人推特上发布王林清举报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的举报信。举报信称周强就是涉嫌盗窃并伪造卷宗的策划人。

但之后,官方发布调查结果声称是王林清自盗卷宗。2019年初,王林清和赵发琦被秘密逮捕,崔永元也一度被传唤后噤声。之后王林清认罪受查。

《明报》曾报导称,崔永元曝光的陕西“千亿矿权案”,涉及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批示的“秘密文件”。当中,矛头并非仅指向周强;被遮盖的部分内容,正是赵乐际担任陕西省委书记期间对“千亿矿权案”的批示,时任陕西省长则是赵正永。

报导还称,习近平借这两案,警告赵乐际,因此十九大之后不可能存在“习赵体制”。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