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看川粉?

在美国的政治生态中,由于民主党的基本盘多为中产以上,尤其是以华尔街为代表的富裕阶层,所以某种程度上,是不太看得起“川粉”的。

这种情况在华人中也很普遍。你要一说自己是“川粉”,很可能被吐一脸的口水。数十年来,男女、种族、同性、移民平权的进步,让总是把这些当做牌坊的民主党获得了较多的关注,在所谓的“政治正确”上占据着先天的优势。

所以当一个人设完全不符合美国政治菁英标准的商人突然间冒出来,还嚷嚷要抛弃“政治正确”,重回保守主义道路的时候,这种冲击是可想而知的。他不仅让部分美国人难以接受,让作为看客的部分中国人可能也难受——特别是在中美连续爆发冲突的时候。

大部分历史和时政的研究者,本身对于党派和政治家并无预设的立场。但是从常识的解读,我们要评价一个政治家是否合格,是听他漂亮的话语,还是实际的政策?

在2016年的竞选中,川建国提出了十大当选承诺:

将部分国家列为汇率操纵国、重新签署符合美国利益的贸易协定、退出巴黎气候协议、消灭伊斯兰国、大幅度减税、撤回部分海外驻军、建立美墨边境墙、重建基础设施、退出北约、起诉希拉里。

现在我们会看一下,除了退出北约以各国增加防务经费妥协、起诉希拉里可能在下一任期进行外,其他的建国都兑现了,至少是大部分兑现了。

西方的谚语里经常把政客的承诺当做谎言来嘲笑,像建国这样,认认真真、不顾一切的逐条兑现自己竞选承诺的人,纵观美帝几十年来的领导人,说实话是不多的。我们这里且不论这些政策是好是坏,但说到做到至少是值得称道的品德和能力。

在第一场竞选辩论中,拜登说建国是骗子,建国回了一句很扎心的话:“你在华盛顿从政47年,干了些什么?”

Nothing。

拜登的履历是美国传统的菁英人设,29岁就当选参议员、混迹国会,官至副总统,履历漂亮,阅历丰富。而相比之下,建国大部分时间挣扎在各种破产、官司、花边、脱口秀的边缘,当选之前,一分钟的干部的没有当过。

可是,中国有句老话叫做行胜于言。现实中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人和组织,我们见得还少吗?

建国2016年能以政治素人的姿态从竞争激烈的共和党内脱颖而出,最终又战胜华尔街撑腰的大热希拉里,靠的不就是美国人已经厌倦了传统政客光说不练假把式的那种心理吗?在9月建国的加州竞选活动中,有一位华裔女性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现在民主党正在把美国变成新的socialism,那不是我爱的美国,也是我支持川普的原因。她的看法,实际上不仅代表了所谓的“沉默的大多数”的心态,也是部分深蓝州正在变红的根本原因。

所以,建国虽然不完美,但从实际的角度来说,他可取之处非常多,喜欢这样的人,很正常。或者说,喜欢他的人,应该说恰恰是对美国两党政策、甚至世界局势都有一定了解的人。这样的人,可能不算美国的菁英阶层,但却是关键时候会去投票表态的人。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某些方面我认为建国的政策还有改进的空间。但大的方向上,他算得上近三十年来,横扫美国建制派,言行最为一致的政客。带领美国右转不仅符合美国目前的利益,事实上也会在可见将来对世界产生积极的影响。

其实这一场美国大选,对很多国人来说也是一场十分难得的政治观念的普及和革新。不仅要关注候选人之间的竞争,更多的,应该去他们背后所代表的政治立场。共和党所谓的“保守主义”到底是什么?民主党所谓的“自由主义”又是什么?这些立场在现今的世界中,到底具备什么样的意义?越是好听的政治概念,可能越是一个陷阱。古往今来,无一例外。

当一个川粉,其实并不是喜欢建国这个人,而是喜欢他所做的某些事,所代表的某种趋势。这个我觉得不丢人。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