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王岐山 想想温家宝

温家宝在“境外刊物”发表‘纪念母亲’长文,至今议论不息。

在中共语境中,境外刊物,主要指的是港澳刊物,习近平政权对此是颇为忌讳的,传阅境外刊物,带回境外刊物都会遭到严厉惩罚,开除出党,撤职查办,直至被判罪,温家宝为什么“擅自”在境外刊物发表文章,违背习近平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

六四学运领袖王丹也认为温家宝撰文这件事很蹊跷,他为何不在国内报刊发表,而在名不见经传的‘澳门导报’发表,王丹认为这样的举动是“有一些发牢骚,向习近平表达不满的性质。”

有另外的分析以为,当下中国的政治环境,从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战战兢兢的表现就看得出来,害怕习近平。习近平越是有一种不安全感,他周围的官员就越是害怕他。王岐山的情形比较典型。

他曾帮助习近平以反腐清除异己,并且帮助习近平谋划“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功不可没”。然而这位为习近平永续执政的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日前博鳌会上的表现很周折。

王岐山曾经精明强干,有“救火队长”之称。青少年期与习近平同在延安地区插队,传说两人盖过一床被子。那天在博鳌开幕式上强撑笑颜,战战兢兢。

他谦卑地称自己为“临时主持”,为国家主席习近平热场,他特意追加一句,“在我们国家,这样做,因为这是我们对习近平主席的尊重。”有人形容王岐山“点头哈腰”。

在博鳌那场表演之前,今年五月全国人大小组会上,王岐山带头称颂习近平,以他的“功勋”,他实在需要这样做吗?他应该不会想着明年继续留任吧?总之,他的表现同前总理温家宝很不一样。

自从温家宝日前在‘澳洲导报’连载‘我的母亲’长文以来,有关温的人品争论不休。但有一个很重要的细节就是温家宝的文章遭微信禁止转播。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温家宝还在以某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说明他不太害怕,禁他,反而说明有人惧他?这一点也同王岐山不一样。

在关于温家宝的争议中,有一种说法是中共高官一锅粥,你很难把他们区别看来。但有人指出,即便是中共集团,还曾出过赵紫阳,胡耀邦这样的开明领袖,戈尔巴乔夫,叶利钦,也出自于苏共,这意味着,在一个专制的政党里,出现开明人物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温家宝可能不能同胡赵比,但他也代表着这样一种可能性,或者说温家宝们代表着这样一种可能性。有人批评说,他在台上的时候,说多做少,言行不一,毫无疑问是对的,如果他说的都做得到,就不会有后来的习近平修宪了。

政治人物,说出来的本身就是一种行动,言语的力量早已被历史证实,有些言语当时不起作用,后来或许会起作用,这就是人们为什么总是对敢言的人比较敬佩。温家宝当时身居高位说那些话尚不属于“敢言”,然而在中共最高层,就他一人那样说。今天的中共高层,就不存在说这种话的环境。

许多人都认为温家宝纪念母亲一文结尾的份量很重,温家宝在这个习近平即将走向终身制前夜,在习近平宣布中国脱贫全面胜利,准备迎接建党100周年,眼中容不得任何沙子的时候,说出了他理想的中国应该是一个“充满公平正义的国家”,“那里永远有对人心、人道和人的本质的尊重”。这样的话在稍稍正常一点的年代,比如胡温年代不显得过分,但是在习近平治下这种表述是很成问题的。

有分析指出,温家宝在文中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他特意提到父亲在文革中遭到的非人待遇,在这个习近平要求不要把文革前三十年与文革后三十年分割开来看的关键时刻,特意强调文革罪恶,且出自温家宝之口,自有不寻常的意义。而且温家宝的这段文革回忆自然让人们联想起温家宝对文革恨之入骨的立场,他是在最后一届全国人大闭幕式的总理记者会上,当着中外记者的面说的,中国如果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文革就会复辟,文革在他眼中是罪恶,那段罪恶史,同他的家庭,同千千万万个中国人的家庭,有着极密切的关联。

在习近平的两个三十年不能分割来看的旨意下,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共网信办在刚刚结束的学习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历史会议上,宣称从1949年至1976年文革结束的27年,是中共“艰苦奋斗、发奋图强、积极探索,取得伟大成就的27年”。文革不仅被淡化,而且淹没在“取得伟大成就的27年”中。

温家宝的文章一出,引起不少中国人怀念起胡温时代,现在怀念那个年代,也许更多的是虚幻,有人说,“那个时代也不美好,只是现在这个时代更可怕”。但温家宝是中共高官中唯一口口声声说出民主、人权、普世价值,宪政,这些现在的最高领导人仇视的概念。在那个时代,说这些词的人很多,比如刘晓波,但大都在民间,在党内最高层,就是一个温家宝。

有人说温家宝不过是影帝只是博取美名,胡平问道:难道其他中共头头们不是影帝,不想博美名?为什么温家宝和他们不同调?为什么只有温一个人唱这种调?为什么别人都不唱这种调?

想想温家宝,一篇怀念母亲的文章,说了几句有良知的时候,就遭到屏蔽,这本身意味深长,在今天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思舞文弄墨,而不像王岐山那样战战兢兢,点头哈腰,意味深长。笑蜀认为:“今天他仍坚持当年的言说,这份执着,足见其真诚。这份真诚在当下中国何其稀缺,以道德完美主义责难之,实在荒谬”。

如何评价温家宝,是另外一回事了。有意思的是,今天,就连温家宝这位早已不在台上的退休高官,说几句话都这么敏感,都要被禁,以温家宝中南海的阅历,他恐怕心知肚明,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