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最理想的后代,就是像他们这样的年轻人

形势胶著之际,听到一个好消息,便是罗冠聪近日获取耶鲁大学硕士学位。

对于他自己,这固然是个人努力的成果,对香港人来说,这也是值得骄傲的事,毕竟,罗冠聪是香港人的孩子,他是香港反共阵线的一员,是年轻一代的精英代表。

这大半年来,我们一直注意到,罗冠聪在西方国家奔波,出席听证会,接受传媒访问,参加各地的抗议活动,我们都疏忽了,原来他一直在读书。

在他简短的公告里,提到每天挑灯夜读,提到每天跟进香港消息,试过在上学途中,乘坐专车四个钟头来回纽约,只为做一个十五分钟的访问;他也提到为去华盛顿一个演讲,下课后乘六个小时火车通勤,再于次日中午回程。

他的努力没有白费,他取得六科相当于香港A级的成绩,顺利完成了硕士课程。而他因为从事民主运动,去年年底获得马格尼茨基人权奖,并由前港督彭定康通过网络颁奖。

我为罗冠聪高兴,因为他是我们香港人的孩子,他又是香港众志创党主席,年纪轻轻,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他被迫流亡后,在海外做了很多推动香港民主运动的工作,也取得可观的成绩。

罗冠聪这一代,我们认识的还有黄之锋﹑周庭﹑梁继平﹑梁天琦等一众学生领袖,他们都是香港社会培养起来的年轻精英,不但富于道德感,而且有思想有口才有组织能力,具宣传鼓动性,他们是香港民主运动的生力军,是未来香港民主社会的栋梁。

黄之锋在联合国那种国际政治家云集的场合,态度不卑不亢,说话有条理有锋芒,与各国政要打交道不亚于成熟的政治家。梁天琦有主见也有勇气,如果没有记错,“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个口号就是他提出来的,他没有选择流亡,选择留在香港坐共产党的牢,证明他也有过人的坚忍意志。至于梁继平,在攻占立法会一役毅然剥下面具,说出“我们再也回不去了”那句震聋发聩的话,虽然他选择流亡,但他正在完成他的博士学业。周庭一个弱女子,承担了与她的年龄和责任不成比例的时代重担,前不久还被移囚到条件更恶劣的监房。

想到这些香港人的孩子,我感觉自豪,也为加诸他们身上的苦难深感不忍。

我们最理想的后代,也就像他们这样了。他们有道义感,有学识,有参与现实斗争的历练,他们又利用不同的机会在读书充实自己,提高自己的思想水平和斗争经验,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年轻人,是我们未来的希望。

我希望有更多年轻人以他们为榜样,多读书多思考。不要满足于冲冲杀杀的现场抗争,要放长双眼,为未来多作思想和能力的储备。要知道,街头抗争是需要的,但街头运动不是唯一的抗争形式,更长期更有效的抗争,还是思想的抗争。没有思想,抗争会流于形式,抗争的层次不可能提高,不可能团结更多市民,任何政治运动,到最后拼的都是思想。

因此,与其每天为川普和拜登谁好谁不好吵个不休,不如多花一点精力去读一点书,讨论一些正事,我们做好自己的事,然后再看其他西方国家,他们如何做他们的事。

       自反送中运动以来,我对“无大台”这种形式一直存疑,世上没有任何一种政治运动,是在无大台的环境下取胜的,任何政治运动都有自己的领袖,都有一个核心的力量,都有一种足以指导运动的思想。无大台可以是短期的形式,但不可能长期领导运动。无大台更可能造成“无大局”的恶果,使运动分散力量,失去方向,失去凝聚力,失去战斗力。

当然,所谓运动领袖,不是被谁捧出来的,是在实际政治斗争中磨练和诞生出来的。无大台是否就是香港人民主抗争唯一的长期的方式,至少这一点值得探讨。

现在运动处于低潮,正是年轻人用心武装自己的思想﹑深入检讨和反省运动﹑总结经验﹑讨论长期策略的时候。希望更多年轻人注重思想的装备,提高论政水平,彼此多交流,争取对全局形势与香港人的斗争策略有更多共识。

罗冠聪得到硕士学位,不只是他个人的事,是大家的事,借此对他表示恭贺,也希望大家分享这个好消息。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原标题为《民主抗争路正长,装备自己做实事》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