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中国人,就不能庆祝农历新年?

时运高,又给我看到屈颖妍(香港激进亲共人士)一篇“潮文”,她指“黄丝手足”(泛指香港抗中人士)移居英国,仍搞年宵市集,卖中式传统美食、港式小吃、贺年装饰、挥春、利是封等等,于是大发议论:

“一群弃国者、叛国者,以身为中国人为耻,口口声声‘我不是中国人’,但到头来,一个农历年,已令他们在自己的基因面前跪低,不认不认还须认,如果不是中国人,贴什么挥春?过什么兔年?”

凭常识也知道,庆祝农历新年的决不止中国人,光是亚洲,就有台湾人、越南人、韩国人、新加坡华人、马来西亚华人等。当然,我们不会期望一条长期散播假资讯、近乎文盲的中共文棍会讲常识,但有一点我觉得还是值得探讨的,就是“中国人”身份问题。

坦白说,从前我也习惯自称中国人,因为我素来喜欢中国语言文学(但不代表我喜欢所有中国文化),但近年考虑到一个问题,就决定不再随便以“中国人”自居了,必要时,也只会用“华人”两字。什么问题呢?我担心自称中国人,有人会误以为我自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

本栏读者应该留意到,我行文时写“中国”,时写“中国”,这绝非笔误,而是刻意为之。“中国”两字源远流长,历来有多重含义,包括指中原地区、中国人、京师、朝廷,也是“神州”、“中土”的同义词。尽管大清国人偶尔也用“中国”称其国家,但“中国”作为官方国号,是近百年才有的事。要证据吗?可看看大清皇帝写给美国总统的信。

例如光绪皇帝在1896年3月2日致函美国总统卡夫兰(Grover Cleveland),开首写:

大清国

 大皇帝问

大美国

 大伯理玺天德好

“伯理玺天德”即President的音译。在此信的满文版,“大清国”是“Daicing Gurun”——这才是官方国号。前人用“中国”两字,如上所说,具多重含义,实际意思视文理而定。以我观察,民国前“中国”用法,大致等同“中土”、“神州”,表示区域,而非国号。

可知从前你自称“中国人”,不过表示你是在中国这片土地出生、居住的人,或比较宽松地代表“华人”、“唐人”。所以,明末遗民和同时代的大清国人,理论上均可自称“中国人”(尽管他们一般不这样讲),跟他们是否支持某个政权无关——假如大清国尚未灭亡,香港“黄丝手足”即使反对大清政权,相信也不介意自认是“中国人”的。

然而上世纪一个黄俄政权占领中国后,情况就大不相同。以马、列为师的黄俄党,在中国立国后,改国号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混水摸鱼简称“中国”,并声称世上凡自认中国人的,必然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为祖国。这样的“逻辑”等于说,你爸爸若叫陈大明,那么只要我改名陈大明,你就得叫我爸爸。荒谬吗?但这样荒谬的大话,却有人讲足七十多年,还骗了很多笨蛋。

更不幸的,是英文“Chinese people”跟“中国人”同样含混,一时表示华裔人士,一时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民。黄俄政权觑准这种日常语言的含糊性,巧加利用,以便统战,结果“中国人”和“Chinese”的意思都被严重扭曲了,成为别有用心的政治宣传用语。

明乎此,就知道我写“中国”是逼不得已——为了区分传统意义的“中国”和今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我只好把后者写成“中国”,而前者意义既受“污染”,则尽可能避而不用。一言以蔽之,“中国”和“中国”之别,就是“Hong Kong”和“Xianggang”之别。若要在本质上正名,今日“中国”的真正名字,该为“黄俄移民共和国”才对。

(全文转载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