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降级 美中掰了

美国驻中国大使馆突然于9月14日发表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离职声明,并未提及卸任原因,震惊国际。布兰斯塔德随后证实将于十月初正式卸任,向中国说再见。 

类似布兰斯塔德此般火速离职,在国际外交领域不仅少见,此刻美中关系急冻之际更显不寻常,无疑雪上加霜。 

美中关系雪上加霜 

许多舆论指出,布兰斯塔德的离职也许和日前投书中共官媒《人民日报》遭到峻拒有关。该事件不仅凸显美中双方大使在言论自由待遇与价值观之严重落差,文章内容还被《人民日报》无礼地奚落了一番——看来对于跟美国大使馆撕破脸,《人民日报》显得相当有底气,“战狼”意味十足。 

根据外媒报导,9月9日《人民日报》以“充斥对中方的恶毒攻击抹黑”为由,拒绝刊登布兰斯塔德的评论文章,有违外交惯例。 

随后不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epeo)发表题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虚伪的宣传系统”之声明,强调此事件“再次暴露中共对于言论自由和严肃思想辩论之恐惧,以及北京抱怨其它国家缺乏公平对等待遇之虚伪。” 

蓬佩奥声明指出,中国政府官员们可以借由美国的自由媒体,直接对美国人民表达中国政府立场与意见,例如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今年已经在美国主要媒体发表了五篇评论。此外,中国外交部和《环球时报》、《中国日报》等官媒也经常利用美国社群媒体抨击美国政策和生活方式。 

9月10日《人民日报》对蓬佩奥的声明迅速反击,自称为“久负盛名、严肃专业的知名媒体”,由于布兰斯塔德大使的文章“内容漏洞百出,与事实严重不符”,未达该报选用投书的“一贯标准”——意即《人民日报》很专业,布兰斯塔德的文章不够格,投书失败。 

中国外交部“战狼”发言人赵立坚同日也反驳蓬佩奥,宣称《人民日报》本来就有权拒刊“抹黑”文章。 

其后,美国驻中国大使馆试图在微博与微信上发表蓬佩奥的声明以及布兰斯塔德的文章,依然很快被删除,原因不明。 

9月11日下午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在微博刊登布兰斯塔德文章全文,于下午4时30分发出,迅速获得逾2000赞数、逾1900次分享,文章被微博设定禁止评论,然而全文没多久就遭到删除。微信则禁止发布。 

布兰斯塔德的文章被中共严禁刊登,反而成为舆论关注焦点,吸引更多好奇与讨论,让更多媒体引述、更多阅读广传,迅即成为热门文章。 

中共利用了美国的开放原则 

布兰斯塔德这篇文章刊登在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官方网站,主为阐述美国对中外交政策原则,认为美中双方“关系越来越不平衡。例如中国对于美国企业、新闻工作者、外交官乃至公民社会不平等的准入机会。” 

文章指出,“美国做为开放社会,欢迎中国公司进入我们市场,向美国消费者销售产品,进行投资、参与竞标、募集资金。我们欢迎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他们在美国学习知识,藉以实现中国经济现代化。当美国新闻工作者在报导、甚至进入中国都面临限制时,中国国营媒体工作者却可以长期不受限地在美国采访报导。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官可以自由在美国行动,而我们在中国的外交官却需要应付一套国家批准系统,包括只是和中国人民进行最基本的互动。” 

纵使有跟习近平数十年交情做为基础,在中共当局欢迎下出使中国三年多,布兰斯塔德仍然无奈地认为力有未逮,美中两国关系取得的进展极少。文中指出“中国政府从我们的开放原则获益的同时,也利用了我们的开放——以一种背离国际准则的方式。有些中国组织收购美国企业不是为了创造工作机会,而是为了取得技术,拿回中国进行开发、与我们竞争。”“有些中国企业在我们的股票市场募资,却拒绝接受标准的审计规则。” 

布兰斯塔德认为美中关系紧张的根本原因,是“长期以来中国只选择性地与美国挂钩、系统性地控制美国人接触中国社会。”倘若要建立相互理解与真正对等的基础,“必须从中国政府愿意解决两国关系失衡开始,允许两国人民经由不受限制的交往和未经审查的讨论来建立关系。”“只有到那时,我们才能拥有真正对等、平衡的关系。” 

或许因为即将返美更勇于放言,上周布兰斯塔德在北京接受媒体访问,表示同意川普总统看法,认为中国应对武汉肺炎大流行负全责,批评“中国的体系隐瞒了一切,甚至惩罚病毒爆发初期进行通报的医生。”指控中共在疫情初期应对不当,“原本能控制在武汉的病毒,却被他们搞成一场全球大流行。” 

美国驻华大使馆近日也发推文重申,“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大使经常出现在美国新闻节目和出版品上,通行无碍。与此同时在北京,美国大使布兰斯塔德却得面临审查”。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布兰斯塔德的突然离职,足以在国际外交史页记上一笔,不只是美中关系恶化的重要指标,更严重的是离职之际中共态度仍然极为粗暴强硬——这是一桩充满怨怼的分手,美中关系经此冲击,更是覆水难收。 

(※作者为钜石智库创办人,关注时局之平衡资讯与风险扩散效应。曾任网路行销投资高管。台大政治系毕业、波士顿大学大传硕士,于哈佛大学研修电商课程,新加坡国立大学高阶管理课程结业。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1评论
  1. endless User Says

    部分有理部分胡扯,中共雖說對疫情初期應對富有責任,但恐怕不是全責,川普和英國首相這兩個哥倆好對疫情迷之自信也是咎由自取。說實話這病毒我就不認為它能被控制在中國,即使去年11月中國就開始控制也未必能,這本身就是大自然對人類的報復,完美的展現了人類在自然力量面前是多麽弱小無助,再不收斂狂熱的發展模式,讓氣候繼續惡化,未來人類將面對的是更可怕的病毒和災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