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又见增长目标

中国总理李克强3月5日在人大会议上做政府工作报告时,再度为年内增长设定了目标。分析认为,较为稳妥的增长目标表明当局更为重视长期目标,即让中国在一些新技术领域成为全球竞争者。 

李克强星期五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为今年的增长设定了目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以上。他说,这个预期“考虑了经济运行恢复情况,有利于引导各方面集中精力推进改革创新、推动高质量发展。 

外界认为这个增长目标较易于实现,但也有分析对当局在去年放弃发布增长目标后重回老路多少有些意外。 

经济分析机构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资深中国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在李克强发布政府工作报告后发出的分析报告中写道:“去年,领导层数十年来首次选择不设定当年GDP年增长目标,我们希望他们会永久地抛弃这样的做法。” 

埃文斯-普里查德对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重回制定年度GDP目标感到惊讶。他说,这样的做法从中期看没有什么好处,因为此举会鼓励官员将资金浪费在一些无必要的基础设施项目上,也会给统计师造成压力,在数据上做手脚。 

但是,埃文斯-普里查德说,这样的情况今年不会发生,因为6%的GDP增长目标将会轻易实现。 

中国经济上个季度增幅已经达到6.5%,而该机构以替代性数据所得到的增长幅度甚至高达7.6%。 

该机构认为,基于新冠病毒疫情导致经济下滑,从而形成讨喜的基数效应,今年上半年GDP增幅将会比上个季度更高。 

美联社报道说,6%的增长目标对于美国和其他主要经济体而言是过高的期待,但低于预测师希望李克强宣布的7%到8%。 

该报道援引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全球市场策略师朱超平在其报告中所做的分析,认为那个增长目标意味着北京当局正在将经济增长的重点从数量转向质量。 

朱超平认为,北京或将资源重新配置到环境保护和其他能刺激中国经济长期增长潜力。 

凯投宏观的中国经济分析师埃文斯-普里查德则认为,从政府工作报告中可以看到领导层越来越重视环境问题,其原因是习近平去年底就中国碳排放量达到峰值作出的高调承诺,即在2030年实现上述目标。

但是,这样的预期带来许多疑虑。埃文斯-普里查德说,这样可能意味着更大力度的再生能源和绿色技术方面的投资,但短期内过于激进的经济活动也会带来下行风险。他说,2017年最后一刻在空气质量方面达标的要求导致大批污染企业关闭,现在已经开始影响到整体工业生产和GDP的增长。 

美联社报道认为,中共正在将重心会转到疫情前的长期性目标,即在电讯、电力汽车和其他有利润的技术方面成为全球性的竞争者。 

但是,该分析指出,那将会造成与华盛顿和欧洲间的贸易紧张局面;美欧认为北京的策略违背了其市场开放的承诺,对外国竞争者造成伤害。 

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没有正式提及第14个“5年规划”,因为那不是通过政府工作报告发布的。但是,埃文斯-普里查德在其分析报告中写道,李克强在其报告中还是作出了一些暗示:如众所期待,下一个“5年规划”会将重心放在国家安全和自给自足,即刺激本土创新和内需,减少对出口和外国技术的依赖。 

埃文斯-普里查德认为,从人大会议披露的细节看,很大程度上支持他们有关中国经济已经接近周期峰值,大规模刺激措施回撤后,增长力度并没有多长的可持续性。 

他认为,今年基于讨喜的基数效应,增长势头不会有显著的变化,但是,从长期看,推动更大程度的自给自足看起来将是下一个“5年规划”的中心议题,而那样将会浇灭市场力量在分配资源中的作用,进而会于经济效率不利。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