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好不好?看看曾经“富的流油”的深圳就知道

北上广深是中国知名的一线城市,不但代表其发达程度,造钱能力也是金鸡母。但如今受动态清零、中国官方监管科技业、外企撤资等因素,昔日富的流油的深圳如今消费力下滑,公司纷纷裁员,一片衰败景象。

“南华早报”15日报导,在深圳专营研发教育软件的曾姓业者招聘软件工程师,令他感到讶异的是,来面试的几乎都是有经验但被当地雇主裁掉而失业的白领劳工。

曾姓业者说,人力资源部告诉他,职缺只开1个名额,共面试了10个工程师,其中有8个说,他们都是被科技产业界大公司裁员而丢了饭碗;其他则是任职规模中小型的科技公司,已被迟发薪水好几个月。

他表示,这些人大部分都还在付房贷并急于谋职,目前具备3到5年经验的软件工程师,每月的月薪大约介于人民币1万元至1万5000元间,远低于去年行情。

曾姓业者说,深圳是个汇聚科技新贵且房地产飙涨的新兴城市,不过许多人近来却困于裁员、薪资被砍、现金流紧缩与需求骤减等窘境。

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部副院长赵晓斌表示,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不可言喻。

他说,深圳当地的领衔企业过去两年因多重因素发展受困,像是被债务拖累的地产商恒大,受美中贸易战拖累的华为与大疆,还有被当局监管重击的腾讯等。

赵晓斌表示,另一方面,严格防疫封控导致各个供应链的外资上游企业与专才相继离开深圳,出走海外,这些因素层层叠加,重创深圳整个制造业,同时波及进出口。

现年40多岁在深圳当地电信公司担任行销经理的刘姓主管说,过去几个月,当地民众得出示48小时或24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才能搭乘地铁或计程车,导致深圳商业与消费活动骤降。

她说,目睹了大规模减薪与裁员,这个低潮从资通产业工程师蔓延至公务员、教师等中产阶级,加上房市不振和高额房贷压力,人们对于经济前景感到沮丧。

报导指出,深圳今年上半年二手房共交易9965件,比去年同期锐减65%,创下2007年以来最糟纪录;新房则是成交1万6126件,比去年同期减少38.3%。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