蝗虫抵达上海?中国6月将进入高风险期

非洲正遭遇新一波蝗灾,外媒报导称此次蝗虫规模约是第一波的20倍,甚至比COVID-19疫情更具毁灭性。虽然上一波非洲蝗虫未进入中国,但有中国专家认为,今年6月中国将会进入非洲蝗灾高风险期,并表示“蝗虫已经开始敲中国的大门”。

蝗虫已开始敲中国大门

据陆媒《新京报》4月14日报导,国家牧草产业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张泽华表示,到今年6月份,中国将会进入非洲蝗灾高风险期。

张泽华认为,目前的蝗虫群体中,世代重叠比较严重。在今年3月份,已经发现蝗群中有成虫。现在新一代出生,两次叠加,数量也变得非常大。

他还表示,第二波蝗灾已经爆发,但当前主要还是发生在东非五国,而真正危险的是蝗灾蔓延开来以后。

报导称,6月是沙漠蝗的迁飞高发期,可能继续迁飞蔓延至印度、巴基斯坦等地。虽然上一波蝗虫未进入中国,但第二波的风险会更高。

张泽华表示,蝗群迁徙的路线主要有两条,“一条北线,从印度河流域随着西风而来,撞上青藏高原后,沿着青藏高原边缘往南,到达缅甸等地,随后看季风的情况,有可能进入我国云南、广西甚至广东等地。第二条是南线,在印度洋发源的东亚季风,在红海南段、非洲之角与西风带的气流汇合,最终直达云南。蝗虫也有可能随气流而到达云南。这样的局面,可能在6月份出现,也就是说,6月份我国将进入非洲蝗灾的高风险期”。

张泽华说,蝗虫进入中国有两种方式。“第一是通过两条线路飞过来,其中南线的风险会比北线更高。第二是通过货运等方式入境,蝗虫有可能钻到货物中。那么小一个虫子,藏在集装箱里,很难发现。”

他还提到,目前上海海关已经发现有藏在货物中的蝗虫,“说明蝗虫已经开始敲我们的大门了”。

张泽华说:“如果蝗虫叩关,我们现有的技术是可以应对的,但最麻烦的是它可能不只是过境,而是落地生根,住下不走了,那样的话,就可能需要长期治理了”。

中国官媒3月2日曾报导,中国国家林业局发布紧急通知,要求云南、西藏、新疆一带进入全面监测。经专家研判,若气候条件适宜,沙漠蝗虫侵入中国境内有三种可能性:一是从巴基斯坦和印度直接侵入西藏;二是从经缅甸侵入云南,三是经哈萨克斯坦侵入新疆。

新品种蝗虫不仅咬人还有“新本领”

蝗虫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迁徙害虫,而沙漠蝗虫是最具破坏性的一个种类。每平方公里的蝗虫数量可达4,000万只,每天能飞行150公里,一天之内能吃掉3.5万人的粮食。不仅如此,此次的蝗虫甚至“练就了新本领”。

据肯尼亚《民族日报》14日报导,新品种蝗虫甚至会躲在树叶下,又或者分散飞行,使得空中喷洒作业很难有效杀死这些蝗虫。

此前曾有陆媒报导,中国国家林业局派出专家团队前往巴基斯坦蝗灾灾区考察,有专家在视察过程中还被蝗虫咬。

与专家团队同行的山东省植保总站副站长王同伟也表示,此次沙漠蝗虫的个体,比中国境内常见的东亚飞蝗更凶猛,体型更大。

联合国粮农组织今年2月曾向全球发出警告,由于3月初雨季就将开始,雨后的水洼正是蝗虫繁殖的场所,若无法抑制灾情,蝗虫数量在6月前可能会暴增500倍,一年半内将增加了6,400万倍,并扩散到更多国家。

农业组织还表示,蝗灾爆发对粮食安全和生计是“前所未有的威胁”,到5月份的春季仍是蝗虫的繁殖时期,这将意味今年6月下旬和7月下旬将有第三波蝗虫,恰好是农民收成的季节。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