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病毒怎样变 也无需去标签化

无论“武汉肺炎病毒”怎样变,也无需“去标签化”。因为“去标签化”,有替中共掩饰之嫌。 

有鉴于2019冠状病毒病(武汉肺炎)肆虐已经18个月,多得中共,不但人类仍然束手无策,而且“变种病毒株(变体)”的数量越来越多,容易引起混淆;为免引起混乱和恐慌,同时亦为方便公众的沟通与讨论,也为了去标签化,2021年5月31日星期一,世界卫生组织(世卫)决定增加采用新的命名机制(希腊字母),来为“变体”取名,奏效吗?可以持续吗?笔者认为,两者都未必。 

虽然世卫采用希腊字母(新标签)已经超过一个月,但是,香港特区政府的每天疫情报告,尚未使用新标签,媒体使用新标签的程度亦有限,最多使用的,就只有Delta病毒株或Delta变体,至于Alpha、Beta和Gamma,就甚少有报道采用,为什么? 

要解答这个问题,必先看看现时的实际使用情况是如何。“世卫”用24个希腊字母(新标签)来为需要“感兴趣”和“关注”的“变体”定名,如下: 

次序…新标签..最早记录地点与日期…..重要胺基酸变异

01…..Alpha….2020年09月英国………GR/501Y.V1(GRY)

02…..Beta…..2020年05月南非………GH/501Y.V2

03…..Gamma….2020年11月巴西………GR/501Y.V3

04…..Delta….2020年10月印度………G/478K.V1

05…..Epsilon 2020年03月美国………GH/452R.V1

06…..Zeta…..2020年04月巴西………GR/484K.V2

07…..Eta……2020年12月多个国家…..G/484K.V3

08…..Theta….2021年01月菲律宾…….GR/1092K.V1

09…..Iota…..2020年11月美国………GH/253G.V1

10…..Kappa….2020年10月印度………G/452R.V3

11…..Lambda…2020年12月秘鲁………GR/452Q.V1

12…..Mu…….尚未使用。

13…..Nu…….尚未使用。

14…..Xi…….尚未使用。

15…..Omicron..尚未使用。

16…..Pi…….尚未使用。

17…..Rho……尚未使用。

18…..Sigma….尚未使用。

19…..Tau……尚未使用。

20…..Upsilon..尚未使用。

21…..Phi……尚未使用。

22…..Chi……尚未使用。

23…..Psi……尚未使用。

24…..Omega….尚未使用。

* 来自《世卫网页》2021年7月5日的更新。 

从上表可以看出:

(1)几乎一半标签已经使用,只剩下13个尚未使用的标签,可供新病毒株使用。

(2)已取得标签的11个变体病毒株,有10个是去年已经被发现,是较旧的“变体”。

(3)踏入2021年至今,出现的新病毒株(新“变体”),应该不少;然而,只有一个菲律宾的变体病毒株取得新标签(08 Theta),“世卫”似乎正在不断提高变体病毒株可以取得新标签的要求,避免新标签太早用罄。

(4)世卫先定出11个“需要感兴趣的变体(Variants of Interest)”,由于当中4个已经严重爆发,所以已经升级为“需要关注的变体(Variants of Concern)”(01-04)。

(5)由于全球疫情尚未受控,相信馀下7个尚未升级的“变体”(05-11),很快都会严重爆发,很快都会升级为“需要关注的变体(Variants of Concern)”。

(6)24个希腊字母,只有Alpha、Beta、Gamma、Delta(已经使用)、Omega和Sigma(尚未使用)大家较为熟悉;其馀十八个字母,包括已经使用的七个字母(Epsilon、Zeta、Eta、Theta、Iota、Kappa、Lambda),大家可能都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7)既然大家较为熟悉的希腊字母已经使用,馀下来的13个字母,就只有Omega和Sigma较为常见,其他11个字母,作为标签,在广大群众心目中,就未必能够做到易记易明的效果,甚至极有可能会弄巧反拙!

(8)还有,24个希腊字母,始终会有用完用尽的一天,到时,怎么办?

(9)世卫采用希腊字母来标签“武汉肺炎变种病毒株(变体)”,可持续性低,理应终止。

至于“去标签化”,笔者认为,其实有点自欺欺人。 

首先,Delta来自印度,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有谁不知道? 

就正如“2019冠状病毒病(武汉肺炎)Covid-19”来自中国武汉,也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有谁不知道?元祖病毒来自中国,有谁不知道?中国也没有否认!后来较新的,Alpha来自英国,Beta来自南非,Gamma来自巴西,也是众所周知的,有谁不知道? 

既然“去标签化”效果存疑,为什么还要“去标签化”呢?为了中共?为了整个疫症大流行的始作俑者?为了方便中共甩锅卸责?极有可能!尤其是这种以“新标签”来“去标签化”的做法,在国际医学界,绝无仅有。例如:普遍使用多年的“流感病毒变体”的命名,“世卫”从来没有主张过“去标签化”,笔者整理了2004年至今,“世卫”建议的流感疫苗成份如下: 

疫苗针对的流感病毒变体: “世卫”建议使用年份

01_类甲型/加利福利亚/7/2004(H3N2)病毒疫苗: 2005-2006。

02_类甲型/加利福利亚/7/2009(H1N1)pdm-09病毒疫苗: 2014-2017。

03_类甲型/加利福利亚/7/2009(H1N1)病毒疫苗: 2010-2014。

04_类甲型/布里斯本/02/2018(H1N1)pdm-09病毒疫苗: 2019-2020。

05_类甲型/布里斯本/10/2007(H3N2)病毒疫苗: 2008-2010。

06_类甲型/布里斯本/59/2007(H1N1)病毒疫苗: 2008-2011。

07_类甲型/所罗门群岛/3/2006(H1N1)病毒疫苗: 2007-2008。

08_类甲型/肯萨斯/14/2017(H3N2)病毒疫苗: 2019-2020。

09_类甲型/威斯康辛/67/2005(H3N2)病毒疫苗: 2006-2008。

10_类甲型/惠灵顿/1/2004(H3N2)病毒疫苗: 2004-2005。

11_类甲型/柏斯/16/2009(H3N2)病毒疫苗: 2010-2012。

12_类甲型/香港/2652/2006病毒疫苗: 2009-2010。

13_类甲型/香港/2671/2019(H3N2)病毒疫苗: 2020-2021。

14_类甲型/香港/4801/2014(H3N2)病毒疫苗: 2016-2018。

15_类甲型/密歇根/45/2015(H1N1)pdm-09病毒疫苗: 2017-2019。

16_类甲型/鸟拉圭/716/2007病毒疫苗: 2009-2010。

17_类甲型/新加坡/INFIMH-16-0019/2016(H3N2)病毒疫苗: 2018-2019。

18_类甲型/新喀里多尼亚/20/99(H1N1)病毒疫苗: 2004-2007。

19_类甲型/瑞士/9715293/2013(H3N2)病毒疫苗: 2015-2016。

20_类甲型/福建/411/2002(H3N2)病毒疫苗: 2004-2005。

21_类甲型/维多利亚/208/2009病毒疫苗: 2010-2011。

22_类甲型/维多利亚/361/2011(H3N2)病毒疫苗: 2012-2014。

23_类甲型/广东茂南/SWL1536/2019(H1N1)pdm-09病毒疫苗: 2020-2021。

24_类甲型/德克萨斯/50/2012(H3N2)病毒疫苗: 2014-2015。

25_类乙型/上海/361/2002病毒疫苗: 2004-2006。

26_类乙型/山形/16/88谱系病毒疫苗: 2009-2010,2018-2019。

27_类乙型/普吉/3073/2013病毒疫苗: 2015-2016,2017-2021。

28_类乙型/布里斯本/60/2008病毒疫苗: 2009-2012,2014-2018。

29_类乙型/佛罗里达/4/2006病毒疫苗: 2008-2009。

30_类乙型/威斯康辛/1/2010病毒疫苗: 2012-2013。

31_类乙型/科罗拉多/06/2017病毒疫苗: 2018-2020。

32_类乙型/马来西亚/2506/2004病毒疫苗: 2005-2008。

33_类乙型/马萨诸塞/2/2012病毒疫苗: 2013-2015。

34_类乙型/华盛顿/02/2019病毒疫苗: 2020-2021。

35_类乙型/维多利亚/2/87谱系病毒疫苗: 2009-2010,2018-2019。 

从上表可以看出,“世卫”没有考虑“去标签化”,过去没有,今天也没有,出现过的地区标签也有不少,包括:上海、山形、加利福利亚、布吉、布里斯本、佛罗里达、所罗门群岛、肯萨斯、威斯康辛、惠灵顿、柏斯、科罗拉多、香港、马来西亚、密歇根、鸟拉圭、马萨诸塞、华盛顿、新加坡、新喀里多尼亚、瑞士、福建、维多利亚、广东茂南、德克萨斯;共廿五个地名标签,包括有香港、上海,还有广东茂南,又如何?为什么今天又要考虑“去标签化”呢?还要自欺欺人地“去标签化”呢? 

可能有人以为,一早把武汉肺炎元祖病毒毁尸灭迹,拖延“新冠病毒溯源”工作,加上“去标签化”,就算疫情好转与否,大家都会忘记“2019冠状病毒病”就是“武汉肺炎”,大家都会忘记向中共追究责任,大家都会忘记向中共追讨赔偿,中共便可以成功甩锅卸责,中共便可以成功逃过一劫,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除非国际社会都是傻的啦! 

然而,就算国际社会不会相信“武汉肺炎”跟中共无关,但是,十四多亿以中共引以为傲的小康人民、小粉红,十四多亿自豪和骄傲的中共中国人,依然会深信,“武汉肺炎”跟中国无关,“武汉肺炎”跟吃野味大流行无关,“武汉肺炎”跟中共无关,大家依然可以继续多吃野味,尽情吃野味,以吃野味为乐!结果,新疫症必定接踵而来,不单止全国爆发,祸国殃民,还会跟“武汉肺炎”一样,再次扩散全球,变成一个不断重复的灾难循环,2003年“沙士”是这样,2019年“武汉肺炎”又是这样,下次可能就是2030年,接著可能就是2040年、2045年、2048年等,难道中共真的要搞到“人类灭亡”才知错吗? 

以中共引以为傲和自豪的强国人,以身为中共中国人而骄傲的同胞们,请三思。 

中共口口声声说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还要在2017年10月写入中共党章,难道这个“共同体”就是“人类灭亡”吗?难道这个“共同体”就是靠“自欺欺人”来构建的吗?难道这个“共同体”就是靠“甩锅卸责”来构建的吗?难道这个“共同体”就是靠“隐瞒欺骗”来构建的吗?这样建构出来的“共同体”,又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共同体”?一起灭亡的“共同体”? 

为什么中共要把自己的命运与全人类的命运挂??为什么中共自己做错了,就要全人类一起承担?难道这个就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目的? 

中共治国不力,生出“武汉肺炎”,酿成疫症灾难,酿成疫症全球大爆发、大流行;中共自己犯了错,不但不肯承认,还要以谎言来辩护,还要全人类一起埋单(结帐),一起承担,是什么道理?合理吗?难道这就是中共要构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吗? 

既然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笔者认为,无论武汉肺炎病毒怎样变,也无需“去标签化”!因为既然是“人类命运共同体”,无论是英国变体(Alpha)、南非变体(Beta)、巴西变体(Gamma)还是印度变体(Delta),新冠溯源,到最后,其实都是来自中国,都是中国变体(China),元祖病毒是否已被毁尸灭迹,已经不重要。 

所以,无论“武汉肺炎病毒”怎样变,也无需“去标签化”。因为“去标签化”,有替中共掩饰之嫌,谢谢。

 (本文为作者投稿,不代表看传媒新闻网立场。作者为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选民。)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