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只有审慎,没有乐观!

一名曾于3月及4月在美国接种两剂莫德纳新冠疫苗的31岁香港女子,7月曾到访西班牙、希腊、意大利及瑞士,7月23日回港,确诊感染含L453R变异的武汉肺炎病毒(应该即是Delta+变体),虽然无病征,但有传播力,必须隔离。那么,为什么接种了两剂疫苗,仍然确诊呢? 

袁国勇教授认为,个中原因必须彻查,但叫市民放心,疫苗肯定有效,疫苗就算不能确保呼吸道不受感染,也可以确保身体其他部份不会受感染;所以,就算确诊,疫苗也会起到一定保护作用! 

真的吗?我就不放心!那么,为什么接种了两剂疫苗,呼吸道仍然可以受到感染呢?为什么流感疫苗又没有这个问题呢?为什么其他疫苗又没有这个缺憾呢?是否其实疫苗已经失效? 

袁国勇教授没有回答,笔者惟有尝试自行找找答案,看看疫苗是否已经真的失效! 

港大教授袁国勇
港大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视频截图)

首先,疫苗的作用,是令身体自行制造杀死武汉肺炎病毒(武肺病毒)的“抗体”,由于现时所有获紧急批准使用的疫苗,都是以“同一种最早期病毒株”的“刺突蛋白”作为“抗原”,所以无论你接种哪种疫苗,最后人体自行制造出来的,应该都是同一样“抗体”,化学成分和蛋白结构完全相同的“抗体”;所以,如果莫德纳疫苗已经失效,就不单只是莫德纳疫苗失效,其他现时获紧急批准使用的疫苗,都会失效! 

那么,这个由现时紧急使用的疫苗所产生的“抗体”,如何杀死“武肺病毒”呢? 

武汉肺炎“抗体”是只会黏附著武肺病毒“刺突蛋白”,不会黏附其他病毒的任何蛋白,“抗体”也不会黏附武肺病毒的其他28种蛋白;“抗体”捉紧著武肺病毒的所有“刺突蛋白”,就即是锁死著武肺病毒,令它们无法再利用“刺突蛋白”来进入人体细胞,即是把武肺病毒的武功全废,起到中和病毒的作用。 

此外,“抗体”还可以发挥以下三作用来消灭病毒: 

01) 带著武肺病毒,找寻“吞噬细胞(phagocyte)”,然后启动“吞噬细胞”,叫“吞噬细胞”把武肺病毒吃掉。 

02) 一个“抗体”同时捉紧两个病毒的“刺突蛋白”,连环相扣,就可以把分散的病毒,数个至数十个病毒,聚集在一起,方便一次过清理,大大提高消灭病毒的效率。 

03) 启动“补体系统(complement system)”,协助加快把病毒吃掉,“补体”还可以破坏武肺病毒的包膜(envelope )[磷脂双分子层(phospholipid bilayer)],加促病毒凋亡。 

“补体系统”是由一系列的蛋白组成,属先天免疫系统的一部分;补体系统透过一连串的酵素(酶)相互切割启动,最终在目标微生物上形成类似孔洞的“膜攻击复合物(Membrane attack complex,MAC)”,使微生物破裂而死亡。 

所以,简单来说,“抗体”要有效,首要条件必须是能够捉紧武肺病毒,否则,不但无法把病毒吃掉,就连废它武功也没可能! 

曾经在美国接种两剂莫德纳疫苗的31岁香港女子仍然确诊,极有可能是因为莫德纳疫苗产生的“抗体”,已经捉不紧女子体内Delta+变体病毒的“刺突蛋白”,可能是捉到“刺突蛋白”后很快就松脱了,也可能是根本捉不到“刺突蛋白”,原因可能是“刺突蛋白”已经变得太多,莫德纳疫苗“抗体”已经无法分辨! 

曾经在美国接种两剂莫德纳疫苗的31岁香港女子仍然确诊,无疑是一个警号,但也只是众多“疫苗失效警号”中的其中之一;疫苗接种率最高的英国,疫情再爆发;疫苗接种率同样高的美国,确诊人数又再急速上升;接种疫苗后依然确诊的个案,全球都有,而且还在加速地剧增! 

接种疫苗
为什么接种了两剂疫苗,呼吸道仍然可以受到感染呢?(图:作者提供)

此外,确诊痊愈后又再确诊的个案 ,同样也是全球都有,而且同样也是加速地剧增!证明病毒正在加速变异,这个也是“疫苗加快失效”的原因! 

因此,笔者完全不明白,为什么现在还有人主张打第三针?如果“疫苗”已经不能针对现在大流行的病毒变体(Delta+),发挥作用,为什么还要打第三针?结果跟打错流感疫苗有何分别?打了第三针可以有更多“抗体”?但这些“抗体”都完全不能捉著“武肺Delta+变体病毒”的“刺突蛋白”,“抗体”有再多,又有何用?再打多少针,结果都是无效,为什么还要打? 

所以,“疫苗失效”已经不再是杞人忧天,而是逼在眉睫的现实!武肺病毒不等人,为了生存,武肺病毒正在加速变异,加速进化,加速繁衍! 

虽然一般认为,武肺病毒的突变速度只有艾滋病病毒(HIV)的四分一,只有流感病毒的一半;但是,武汉肺炎的累计感染人数比所有HIV的累计感染人数多得很,同时,武汉肺炎的感染人数亦远超历史上任何一次流感大流行;因此,过去十八个月,武肺病毒的实际突变速度,肯定比HIV和流感病毒高得多,加上有研究指出,武肺病毒“刺突蛋白”较其馀28种蛋白变得快、变得密,约是武肺病毒整体实际突变速度的三倍;因此,笔者估计,过去十八个月,武肺病毒“刺突蛋白”的1273个胺基酸中,就已经有180个发生过变异,超过14%,而这些变异,还会随著武肺病毒的地域血统(lineage)不断累积下来。 

如此看来,确诊感染含L453R变异的31岁香港女子,她体内的Delta+变体病毒,跟莫德纳疫苗针对的原始病毒,最少有14%不同,女子按莫德纳疫苗自行预先制造的“抗体”,又怎能捉紧有14%不同的Delta+变体病毒呢?正如前述,捉不紧,既不能废其武功,更不能使它被吃掉!所以31岁香港女子,依然确诊! 

简单来说,即是不只是莫德纳疫苗已经失效,所有疫苗都已经失效!因为所有疫苗都是根据2020年初第一代武肺病毒的基因图谱制造出来,而这款基因图谱的武肺病毒,十八个月后的今天,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新兴的Delta+变体病毒大流行,有针对此变体病毒的“疫苗”吗?当然没有! 

更严重的是,有研究指出武肺病毒正朝著“增强感染力及传染力”方面迅速进化,而且出现趋同演化 (convergent evolution),即是就算是不同地域血统的武肺病毒,都会出现相同的胺基酸变异,全部都是与增强“刺突蛋白”入侵能力有关,这些相同的变异,按时序包括:D614G、N501Y、E484Q、E484K、K417N、A701V、N440K、P681H、P681R、Q677H、S477G、S478N、L452R。 

因此,袁国勇教授的说法有误导,疫苗不但不能确保呼吸道不受感染,应该也不能确保身体任何其他部份不受感染;疫苗不但不能预防感染,现时声称的减轻病情、预防重症、加速康复、降低后遗症等保护作用,相信已经不复存在! 

总括来说,病毒与疫苗的竞赛,病毒遥遥领先,疫苗永远落后,全人类要跟武肺病毒永久共存,已成定局,大家必须小心保重! 

武汉肺炎疫情反复,人类只能审慎,不宜乐观!否则,伤亡将会更加惨重!谢谢! 

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选民:侯镇安

2021.7.27

(本文为公开信,并无版权,欢迎自由转载和广传,谢谢。)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