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拆解美官员“旋转门”?美、中不信任程度升高

本周大部分的焦点都著眼于美国新任总统拜登(Joe Biden)的就职典礼。与此同时,中国外交部也在同日宣布28名美国川普政府前官员的制裁名单。名单内包含了:前国务卿蓬佩奥(Michael Pompeo)、前国安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波顿(John Bolton )、副国安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前卫生部长阿扎尔(Alex Azar)、前国务院经济事务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等多位官员。 

公开声明表示,这些人及其家属将被禁止入境中国和香港、澳门,而他们及相关企业、机构,也已被限制与中国“打交道”、做生意。此项声明刚发布,除了美国政府和相关人员之外,其实许多人仅仅将此视为一个中共报复性的“制裁”行为。然而,这件事却牵涉到美国政府官员多年以来的“旋转门机制”! 

旋转门机制(Revolving Door),是指美国政府、企业、律师事务所、智库或谘询机构内人员互换的机制。举例来说:美国国防前部长艾斯培(Mark Esper)在担任部长职务前,是在美国知名军事工业雷神公司(Raytheon Company)担任负责政府关系的副总裁。 

其他例子像是:美国后任国务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成立的谘询公司“西方执行官顾问”(WestExec Advisors);近期被提名为印太事务协调官的坎贝尔(Kurt Campbell)前几年创立的谘询公司“亚洲集团”(Asia Group)。其他相似例子可以说是不胜枚举。 

中国这次的制裁正是“瞄准”了此一机制。前几段提到,中共将限制自身与被制裁的美国官员,和其相关企业机构与中国的业务或来往。此影响相当巨大,因为不少谘询公司和企业的业务内容都与中国有关。举例来说,上段提到的西方执行官顾问、亚洲集团这两间谘询公司,与中国相关的业务都并不少。 

西方执行官顾问的提供,战略竞争时代管理和中国相关的风险,替美国企业在中国市场的经营活动提供策略建议。而亚洲集团则是负责亚太地区的战略谘询和资本管理。由此可知,未来如果这些被制裁的政府官员,在离开政府机构后,要转进这与中国业务相关的顾问谘询公司难度势必会升高,更有可能因此因被拒之门外。 

而中国这样的制裁行动,势必引起美国对于此事的高度关注。毕竟,美国两党许多的政府官员都“受惠于”旋转门制度。如今中国的制裁行动,将“威吓”现任美国官员对中国的态度,间接的向美国现任和未来的政府官员传达:“不要做出任何会影响自身未来和家庭利益的行动”。 

此外,更令人担心的是,中国此项“杀鸡儆猴”的制裁行动,是否会影响到未来美国官员对于某些议题的态度或立场呢?因为此次制裁的主要原因,是上述大部分的官员都曾经以行动或言语的方式的支持台湾,引发中国当局的不满。要是未来是碰到其他敏感议题呢? 

并且,若未来美国政府官员在做决策时,因为考虑到未来自身的发展,而没能做出符合美国“国家利益”的政策时,这将对美国影响重大。而此议题对美国来说也将成为“国安问题”,而非单纯“个人利益”的威胁。 

而美国也并非对此制裁毫无回应。几日前,美国共和党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表示,这些制裁是用来威胁拜登政府官员,要是敢站出来反对中共,就将面临到未来个人财政状况被压迫的情况。他甚至建议,拜登政府应对中国官员采取对等行动,使这些官员不该利用美国的银行系统存取巨额资产、取得美国大学学位,亦或是到华府顶尖智库的实习机会。

中国虽然目前尚未有美国对他国实施制裁的那般有力,但这也算中国首次比较有“战力”一点的对美国侵犯中国主权官员的回应。美国藉著二战后建立起的完善国际建制,加上美元本位主义的扶持,得以有力制裁违反美国政策的组织与个人。 

中国看来也要学习美国这招,在自己影响力可及范围,让“外国势力”不敢随便招惹中国。尤其目前美国经济因疫情复苏疲软,而人民币真香的状况下,或许未来中国在“经济制裁”的力道上,会逐渐更有影响力。川普政府这些前朝官员们,只是第一波的白老鼠,如果成效彰显,那中国或可顺利拆解美国政商体系、军工复合体中的“旋转门”。 

(※文章转载自“FBC²E 雾谷晶策的国际事务”脸书专页,专页旨在帮助更多台湾人了解国际事务相关的正确资讯,进而促进台湾人在国际视野上的持续开拓和更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