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实业家的心态真的崩溃了

这周去了成都调研楼市。 

成都是一个非常宜居漂亮城市,传统与现代化相互交融,身材窈窕的美女和香气扑鼻的美食更是让人流连忘返。 

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房价,当地人的幸福度远超一线城市。 

最近几年,成都房价突然爆涨,所有成都人的内心越来不安与焦虑。 

上至公司老总,下至的士司机,跟我聊第一个话题就是抢房。 

仅上半年,成都上演了6次万人抢房,把最低中签率,打到了0.85%的新境界。 

放眼全国,在中签率最低的20个楼盘中,成都就占了整整6个。 

一位在成都从事酒业的老总跟我说: 

前几天宜宾迎来50年一遇大洪水,有人的酒厂被淹,损失惨重。疫情加上洪水,简直雪上加霜。 

实体行业像芦苇一样脆弱,随便一个黑天鹅都可以置它于死地。 

而有些人炒房,因为限价导致价格倒挂,轻轻松松几百万到手。 

万人抢房背后,正是稳赚不赔的套利游戏。 

说到这里,那位老总感叹一番,他也打算把余钱都投放到房地产,所谓炒房误国,实业兴邦都是笑话。 

今年实体行业太难太难,没有哪个老总心态不崩的。 

7月安徽发洪水,一个茶企的3000吨茶叶泡在了洪水之中,损失9000w足以让一个小企业陷入破产。 

发际线高过了半个脑袋的负责人,站在厂区门口忍不住痛哭流涕,让一个中年男人落泪没有比这个更心酸的了。 

一个黑天鹅,可以让一个亿万富翁,变成银行失信人,变成供应商咬牙切齿的人,这变化谁也受不了。 

局长有个朋友在顺德开工厂,但是因为疫情,有很多算得上有规模的大厂都倒闭。 

我这位朋友坚持下来,没倒闭,但是他的斗心已经消磨殆尽。每次见到他都跟我抱怨放手不做,炒房算了,要不建出租房当包租公。 

我问这些老总,那你们儿女将来从事什么行业?还支持他们创业吗? 

他们无不一例外跟我说,最好当个公务员。 

大家看看这图,创业在这年代成了蠢蛋,进体制内才是最大的人生赢家了。 

杭州事业单位录取公示
杭州事业单位录取公示(图片来源:微信截图)

实业科技没人愿意干,无非就是公务员的权力才是巅峰。 

而且杭州公务员一年也有三十多万,有编制福利好,稳当当无风险,何乐不为。 

只是回头看高晓松在2017年痛斥清华高材生那个词:名校是镇国重器。 

对于一个名校生,对国家和社会没有一点儿自己的想法,反而纠结于找工作,如此小的格局,实在有失清华高材生的身份。 

一个名校生走到这里来,一没有胸怀天下,二没有改造社会的欲望,你觉得愧不愧对清华对你十多年的教育?! 

两年前的高晓松怎么也预测不到,如今中国的学历通货膨胀到如此地步,上千清华北大人为一个街道办职位抢破了头。 

国之重器? 

时代变了! 

如今的时代,有的人可以乘风破浪,有的人能够兴风作浪,大部分普通人,只能祈祷船先别翻。 

而稳住船的重器,最后只剩房地产跟公务员。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兽财局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