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奥 大泡泡能否隔离奥米克戎

冬奥闭环是北京“动态清零”一切要做到“万无一失”的象征,2月4日,北京冬奥会开幕,1月4日,北京启动赛时闭环管理试运行。一切将在隔离的“大泡泡”中进行。北京目前已如临大敌,北京市委周三要求“严防风险人员通过第三地进返京”,要“对出现病例的所在市落实停航,停售,暂停进北京的“三停”措施。 

但是,奥米克戎变种病毒快速传染使得中国政府的“动态清零”战略陷入严峻情势。这一战略旨在一地出现疫情,立即严密封锁,尽速阻断传染路径。西安1300万人城市,12月23日封城,旨在实现“社会面清零”,惹得怨声载道,清零至今未能做到,河南禹州200万人也被封锁,河南另外一座城市、500万人口的安阳在发现源自天津的两例奥米克戎变种后也已封锁,在中国春节临近之际,清零战略更加扩大。 

就在这一清零形势严峻的时刻,奥米克戎新冠病毒蔓延到了天津。天津被视为北京最大门户城市,距离北京仅仅110公里。根据官方数字,星期四出现41例确诊奥米克戎,星期三这一数字为33例,总共加起来100多例,但官方已采取接近封城的断然措施,所有学校提前放假,推迟“两会”召开,周三起全市1400万人举行第二次核酸检测。 

天津发现的奥米克戎目前已传至河南安阳市和辽宁省大连市,由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严厉的清零政策,虽然这些城市目前出现的变种病毒数量相当有限,但地方政府已如临大敌。做不到清零,唯官员是问,西安已经罢免了一批低级官员,但市一级省一级的尚未触动。这一清零举措让地方官员坐立不安,风声鹤唳,一出现确诊,如果是在小区,小区就会被封锁,如果是几座小区,城市就会被封锁,宁肯走极端,不可“不作为”。西安、安阳、禹州均是如此。 

天津目前的情况并不见得比西安严重,但考虑其所处的地位,北京门户,还要保卫北京冬奥顺利进行,要尽可能把奥米克戎阻挡在天津,情形就非常紧急且十分危险,周四宣布出现41例奥米克戎后,天津的官员十分紧张,显然,他们采取的一系列准封城措施还没有接近“清零”。但是,天津的准封城也已造成附加不良效应,大众汽车在中国天津的两家分厂宣布,考虑到防疫形势严重,周一起工厂停产。封城、准封城、清零造成的社会性成本,更是难以计数。 

星期三大连发现两例源自天津的奥米克戎,市政府已宣布大规模检测,但表示“形势整体可控”。安阳的情形很不乐观,星期一宣布至少发现两例来自天津的奥米克戎变种,星期二这一数字增至65,星期三为43例,安阳,一座五百万人口的城市星期一就被封锁起来。 

法新社报道说,中国目前已发现的奥米克戎变种新冠,与许多其他国家相比,数字很低,绝对不成比例。但是习近平当局要求执行“动态清零”,迫使地方当局草木皆兵,封区,封城,西安已经出现孕妇因无核酸阴性证明被医院拒绝造成胎儿流产,得了心脏病的老人无法及时抢救而过世的惨剧。在上海,10天以来“输入型”新冠病例超过12月份总和,但目前尚不清楚这些病例中是否有奥米克戎。上海的防护措施极其严厉,被指“软性封城”,现在,这一严厉的措施正在天津实施。 

但是,天津能否堵死奥米克戎进入北京?而且,考虑到变种的潜伏期和国外的经验,奥米克戎传染神速,一经发现,其实已形成社区性感染,奥米克戎是否已经进入了北京?都值得怀疑。也就是说,如果现在北京还没有宣布发现奥米克戎,根据专家的看法,那也 只是时间问题。 

北京当局预感问题严重,为此采取“冬奥闭环”的严重措施,法新社分析指出,这意味着这场全球体育盛会将在极其严厉的卫生限制条件下举行。为了预防感染风险,体育健将,记者,体育工作人员以及一般服务人员,都必须封锁在严密隔离的“大泡泡”中,至少直到冬奥结束。 

因此,北京实施的卫生措施将比去年东京夏奥会严厉得多,东京的规定是,在经过在“大泡泡”中两周的禁足后,所有人可以自由在日本旅行。 

这一次,如同北京冬奥组委会所宣布的“闭环”管理,“大气泡”中的各个赛场由同样封闭的交通工具运送和连接,包括赛场和奥林匹克村,以及72座住着参赛者的旅馆,新闻中心,还有部分北京机场。 

在如此闭环运作的情况下难保发生事故,北京市交管局发布提示,“因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所涉及的人员实行封闭管理,交通出行中将乘坐贴有闭环管理标志的专用车辆,一旦与这些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市民应做到不与车辆和车内人员接触,等候专业人员到场处置。” 

这将是世界上一场最大规模的封闭比赛,大泡泡成为北京动态清零、严防病毒侵袭的象征。“大泡泡”或许可以阻挡病毒侵袭,但是,北京市,能免于高速传染的奥米克戎变种病毒的侵袭吗?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