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卿的国策顾问—余茂春

近期的媒体上,美籍华人学者余茂春成为了一个热点人物,是因为中国媒体对余茂春展开全面攻势,骂不绝口,称余茂春“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却在美国“为虎作伥”、“抹黑祖国”。评论认为,中国政府似乎在告诉华人,即使入籍他国,依然要效忠党国。余茂春本人在脸书上作了回应称,中共的荒谬之处不需要“汉奸”来指出的,“教育美国政要最重要的老师是中国自己。”他写道。

重要幕后军师露出水面

美中贸易战开打后,川普政府频频出招击中北京要害,但意在制裁中共霸权并非中国老百姓。《华盛顿时报》以独家专访的方式向外界披露,川普政府采取“以华制华”取胜,幕后“军师”是来自中国、饱受文革之害的华裔学者余茂春(Miles Yu)。

现年57岁的余茂春,是川普政府对华政策重要推手,也是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对中国政策和规划的首席顾问。蓬佩奥曾经公开赞扬余茂春“是我团队的核心。在面对中共挑战时,这个团队对我提出建议,以及如何保障我们的自由”。

《华时》专访余茂春的文章在6月15日发表后,巧的是这时间也是中共中央外事委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与蓬佩奥在夏威夷举行闭门会谈前夕。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会议中,美中并无达成太多共识。

《华时》报导称,最近这3年多,余茂春以学者身份备受川普政府倚重,他提出华府对中国应采取“原则性现实主义”看待,定义中国是美国最重要的战略对手,应重塑对华政策,对美中关系起到深厚影响。

报导指出,作为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部门的重要官员,余茂春和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史达伟(David Stilwell)组成了一个“中国班底”,“试图系统性地改变他们眼中美国政府此前的对华绥靖政策”。该班底还包括出生在香港的工程师、国务卿科技顾问蒋蒙(Mung Chiang)和美国驻联合国副大使克里(Kelley E. Currie)。

被视为对华鹰派的史达伟高度赞扬了余茂春,他认为,“余茂春先生是(美国)国宝。在我所有认识的人当中,相信只有他更了解民主与专制统治之间的区别。”

另外,低调但在对华政策上深具影响力的白宫国安副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也赞同余茂春是川普政府外交政策团队的“宝贵资源”。

博明说:“在极权主义下成长的经验,使他成为反击极权最有力的人之一”。

余茂春对华盛顿时报表示,“教导美国自由和民主的捍卫者,既荣幸又是特权”,“它完全满足了我在1980年代初受美国前总统里根启发的思想追求。”

余茂春分析称,美国政府自1970年代与北京建交后,华府因太过于自信,误判美中关系方向。

他进一步说,在冷战时期,美国决策者认为打“中国牌”策略,亲近北京来打压前苏联;但多年后重新检视,实际上,狡诈的中共政权为自身利益打“美国牌”谋取好处,并损害了美国利益。

余茂春强调,“实际上,中共政权的核心是脆弱且软弱的,它也害怕自己的人民,所以才偏执地臆想来自西方,特别是美国的对抗。”

余茂春也点出美国对华出现重大缺陷,即美国政治和政策精英未能准确衡量北京的弱点和脆弱性,因而也无法采取相应的策略。

余茂春在专访中说,“如今没有比中国更大的威胁,没有比阻止中国对世界的威胁更重要的战略目标”。

报导引述美国政治观察家观点,也一致认定余茂春对中国坚定、现实的评估,令美国在对华外交政策中得到应有的重视。

蓬佩奥和余茂春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余茂春(右)合影。(图片来源:美国国务院)

余茂春:不能混淆中国与中共

中天驻华府记者发表一篇评论称,过去余茂春对美国对华政策的批评,涉及以往多届美国两党政府,但他的想法在美中关系交恶前,一直没有进入华府智库或政策圈的主流,很多人听到后只把它当作一家之言。

美中关系恶化后,蓬佩奥与余茂春一拍即合。毕竟在中共统治下曾经生活过20多年的余茂春最了解中共的本质和弱点,而且他知道美国要打击中共,打在哪里最痛。

评论称,一直以来,余茂春对中国以及中国共产党的看法始终如一。他认为,有两个中国:一个是历史和文化的中国;另一个则是一党独大的专制中国。这两个中国不会有任何的妥协或调和,美国不能在制定对华政策时,将历史文化的中国与现今的中国混为一谈,也不能将中国与把持政权的中共混为一谈,否则美国的政策一定会出现偏差。

余茂春认为,美中关系不平衡,美中关系的困难与问题,都是因为美国将中国与中共混为一谈所致。

据报导,余茂春提出,中国人民与中共政权不是一个概念,应当区分开来,这个概念与建议最终被华府接纳。蓬佩奥7月23日于前总统尼克逊纪念图书馆发表的中国政策演说中阐述了这一点。而川普政府考虑就全体中共党员启动旅行禁令,亦被美媒解读为余茂春概念的具体步骤。

《环球》:余茂春是“反华急先锋”

很多人第一次听到“余茂春”这个名字,都是通过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微博上公布有关余茂春的信息,称“美国恶毒的对华政策,据说很多出自这名华裔”。他抨击余茂春离开中国太早,“缺少后来逐渐形成的辨别力”,并指“时间将让美国为这些错误和浅薄付出代价”。

不久,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在推特上转发了一则视频,并写道:“改写历史,留此为证,余茂春被重庆永川中学除掉高考状元”。视频显示,一名石匠正在吃力地用铁凿除去余茂春三个大字,这是重庆永川中学正在把他的高考状元的大名从石碑上凿除。

余茂春是重庆永川中学高考状元,1979年考入南开大学,永川中学引以为傲,为了永久纪念,把该校极为罕见的几位高考状元的大名铭刻在校园的石碑上,其中一行刻著1979年文科状元余茂春。

该视频被大量转发,下面跟著很多评论:

“早晚有一天,这个名字会再刻上去。”

“真搞笑,名字给凿了他就不是状元了?”

“余茂春值了,这份涂抹只会使得他的人生更为卓越和精采。”

余茂春
学校墙上原本刻有“余茂春”的名字。(图片来源:微博(左),网络视频截图(右),看中国合成)

到了今年8月,环球网再发文,语调上升到直接开骂了,文章直接将余茂春定性为“卖国贼”,并称“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文中称余茂春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却“助纣为虐、充当美国政客的‘狗头军师’和反华‘急先锋’”,同时抨击余的对华思想“充满谎言和偏见”,是“曲意逢迎的真小人”。

结果中国的所有媒体都加入行列,掀起一阵痛批余茂春的骂潮。

网上更流传出一段视频,显示余茂春故乡安徽的余氏一众族人召开名为“愤怒声讨汉奸余茂春”的会议,主题之下的小题订明是“开除余茂春族籍、驱逐出族谱”。

据媒体了解发现,余茂春自幼随父母移居重庆,他在安徽并无直系血亲。

一些海外学者对中国媒体的狂骂及所作所为觉得不可理喻。

据BBC报导,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系教授杨大利认为,中文世界里对余茂春的许多批评“很不公允”。他指出,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已就对华政策取得很大共识,余茂春作为一个幕僚,必定参与目前美国的政策制定,但“不是任何一个作为顾问级的人物在美国行政机构能够影响国家决策的,美国的对华政策不可能因为一个教授而完全转向”。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从事中国研究的高级讲师凯大熊(Kevin Carrico)认为,作为一名美国公民,余茂春利用自己在中国方面的专业知识帮助美国制定外交政策是“标准操作”,而中国从官方媒体到民间的激烈反应则“不标准”。

“这凸显了中国从官方到民间的一种焦虑感,他们渴望有中国血统的成功菁英忠诚于所谓的‘祖国’,顺应他们所有的政治性假设,但现实是,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政治观点的自由,许多政治观点就是与北京的极端性预设不一致”,他表示。

余茂春

余茂春1962年生于安徽省东部,成长于重庆,中学就读于重庆永川中学,1979年考入天津南开大学。大学毕业后,于1985年到美国深造,就读于宾夕法尼亚州的斯沃斯莫尔学院。

据说,他当年因私下收听美国之音(VOA)播放前总统里根的演说受到启发,并决心排除万难到美国深造。

1994年获得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的历史学博士学位,随后在马里兰州安纳波利斯的海军学院担任现代中国和军事史教授。事隔多年,据称他有一些学生毕业后,在美国国防部和国务院担任与中国事务有关的职务,现在仍尊称他为“余教授”。

他经常写一些文章,批评历届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

川普执政后,余茂春受邀成为美国国务卿办公室中国政策规划首席顾问。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