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性最大 中共弃善扬恶否定人性

中共中央党校刊物“学习时报”多年前曾刊文说,中共党性是人性的优化、升华和结晶,当时引起不少网友嘲讽;批评者则说,中共“弃善扬恶”造成的扭曲,正是对人性最大的伤害。 

学习时报当年刊发有关中共“党性”与“人性”之辨的文章表示,共产党的党性特质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引领、代表,为社会先进者所执所遵,与人性属不同层面之物。 

文章还说,政党是人组成的,党性不可能超然于世、脱离人性。党性植根于人性之壤,又是人性之优化、升华和结晶。 

这篇发表于2013年8月的文章当时在新浪微博招致不少网友批评和讽刺;此外,河南内乡县法院数年前也曾因为一张写著“论党性不论人性”的宣传标语而在网上掀起热议,标语写著:“内乡法院干事创业核心思想:论党性不论人性,论规矩不论初犯,论主观不论客观,论业绩不论原由”。 

陆媒当年曾披露,这幅“论党性不论人性”的标语是法院院长成延洲上任后所提出。成延洲回应质疑时宣称,人性包含许多丑恶的特性,“而党性却是人性中光辉一面的结晶体”;但这番对中共党性的吹捧却遭网友批评“完全颠倒黑白”,引来一片挞伐声。 

1941年,在号召“提高党性”的毛泽东建议下,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草拟并于当年7月1日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增强党性的决定”,据中共党史学习教育官网,这是中共历史上首个、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以增强党性为主题、直接以党性命名的中央文件。其中明确提出,“巩固党的主要工作是要求全党党员、尤其是干部党员更加增强自己的党性锻炼,把个人利益服从于全党的利益,把个别的党的组成部分的利益服从于全党的利益,使全党能够团结得像一个人一样”。此后,“党性概念开始更加广泛地进入了党的建设领域,党性要求成为对每一个共产党员的基本要求”。 

多年前来台的牧师燕鹏表示,回顾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历史,在党性引导、教化下,否定、摧残人性的事例可说罄竹难书,文化大革命时期为人子女摒弃亲情转身揭发父母、学生逞凶耍狠批斗老师的悲剧,在超过半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计数中国民众心中之痛。 

燕鹏接受访问时指出,人有善、恶两面,其中的私欲若未受约束,就会向邪恶之处倾斜。中共对人性最致命性的伤害就是扭曲人性,抛弃其中的善而煽动隐藏的私欲。文革时期不同阶级、不同出身、不同背景及不同政治主张群体之间的撕裂和斗争,就是受到鼓动而盲从所致。 

他说,当人有信仰、懂敬畏时,就会对邪恶有免疫力。但是一党专政的中共不容许民众有信仰,有些没有信仰、不懂得忏悔的“无感”群众经过洗脑后,就成为中共作恶的帮凶。中共建党以来的政治运动就是如此运作,土改、反右、文革、“六四”学运,都是党性战胜人性的结果。 

近年从2015年7月针对维权律师和异议人士的“709 ”大抓捕,以及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设立再教育营的各种作为,也都是人性让位党性的具体展现,多少捍卫公义的人权律师或坚持理念的异议者蒙冤系狱,又多少因为宗教、民族殊异的“非我族类”被迫改造。 

目前居于新北市的燕鹏来自中国山东省青岛市。2001年,因协助友人将宣扬民主和抨击中共的文章发送到网站和国外媒体,燕鹏遭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并获刑一年半。刑满出狱后,2004年6月,在警方严密监控下,他先从青岛到厦门,再靠著坐船和游泳逃到金门,几经波折终抵台湾。来台后进入神学院就读,并于2014年8月开始以牧师身分传道。 

当年的铁窗生涯,也曾让燕鹏亲历中共无视人性的手段。他回忆说,由于不愿“认罪悔改”而违反了监狱规定,狱方因此对他铁链加身,除了双手、双脚,手脚之间再以链条相连,站立时身体无法伸直,吃饭、睡觉也不松绑,“就这样一天24小时,一连持续10天,将你的尊严踩在脚底,为的是让你屈服”。 

但是黑暗处时有微光,有负责监视他的人员在相处后渐渐理解他的追求,在最关键时刻,燕鹏能逃出当局即将采取的拘捕行动,也是因为监控者一念之间放下党性出手相助。正是这点点微光,让他在追求中国民主的路上始终不放弃。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