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MJ单曲竟然是世界各地社会运动中的常客?

“All I wanna say is that they don’t really care about us!”是 King of Pop – Michael Jackson (MJ 迈克尔·杰克逊)1996年4月16日发行的单曲《They Don’t Care About Us》中不断重复的 Chorus (副歌)歌词。 

这首单曲,是迈克尔·杰克逊所有音乐和歌曲中,最具争议的一首;具争议的原因,部份在于歌词,部份在于“巴西版”和“监狱版”两个音乐录像(Music Video/MTV),部份在于迈克尔·杰克逊的个人言论,部份在于国家当权者的看法(尤其是中共)。

具争议的原因如下:

01. “监狱版”音乐录像在中国大陆被禁播,近年才容许“删减版”于特定网站上架。

02. “监狱版”音乐录像在迈克尔·杰克逊2009年6月25日逝世期间,曾获解禁两个星期,之后又再禁播。

03. “巴西版”音乐录像曾被巴西政府禁止拍摄。

04. 歌词内容涉嫌宣扬种族主义(Racism)、种族歧视(racial discrimination)和反犹太主义(anti-Semitism)。

05. 虽然努力辩护,但迈克尔·杰克逊最后亦要向舆论屈服,修改歌词。

06. 迈克尔·杰克逊表明“巴西版”未能足够表达他的愤怒,所以,拍完“巴西版”再拍“监狱版”,希望能够充分表达他对种族歧视、警暴、威权和暴政(包括中共)的愤怒和不满。 

由于“巴西版”是在巴西的两个贫民窟(一个在“萨尔瓦多Salvador (Pelourinho) ”一个在首都“里约热内卢 Rio de Janeiro”)拍摄,巴西政府担心贫困的图像会损害国家形象、影响旅游业、影响巴西申办2004年奥林匹克运动会,所以企图尝试禁止拍摄,后来被议会否决。

迈克尔·杰克逊戴上手铐,在真正监狱内,跟众多在囚人士一起拍摄“监狱版”,录像包含很多无声的愤怒,影片中更引用了非常多的侵犯人权录影片段,包括美国白人警察攻击殴打非裔美国人(黑人)、1992年洛杉矶暴动、六四事件、三K党等,还有一些包含战争罪行、种族灭绝罪行和其他侵犯人权的军事镇压之真实画面。由于六四事件的片段中含有“坦克人”的真实画面,导致“监狱版”在中国大陆一直被禁播。 

原本“Jew me, sue me, everybody do me/ Kick me, kike me, don’t you black or white me.”的歌词,迈克尔·杰克逊被逼修改成:“Do me, sue me, everybody do me/ Kick me, strike me, don’t you black or white me.”即是“Jew me”和“kike me”分别以“do me”和“strike me”代替,因为“Jew me”和“kike me”两者都对犹太人带有歧视性和侮辱性。

基于上述背景,这首MJ单曲,成为世界各地社会运动和平权运动的常客,包括近年欧美皆看重的Black Lives Matter(BLM),香港的“占中运动”“雨伞运动”“反送中运动”和近期“石墙花(注2)”倡议的“囚权运动”等。

虽然“监狱版”在国内仍然被禁,但在香港和澳门仍然可以自由引用和转载,大家何不趁这首MJ单曲被禁前,善用之,尤其是“平反六四”“悼念六四”和“囚权运动”,恳请“支联会(注1)”“石墙花(注2)”和邵家臻(注3)认真考虑。

香港人,加油!谢谢!

 

注1: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

注2:“石墙花”是邵家臻于2020年成立,专为在囚“和理非”提供服务的社会福利机构,职员由五人组成,三人为全职,两人为半职,没有政府资助,全靠捐款营运。“石墙花”跟进在囚人士的个案,在墙内及墙外关心失去自由人士的情况,举办“笔友计划”,让在囚及还押人士,与外界有更多接触的渠道。

注3:邵家臻,52岁,属“泛民”和“反对派”,是“社工复兴运动”和“专业议政”成员,是已经总辞的前立法会议员(社会福利界),曾任“青年研究实践中心”副主任,亦有于“香港青年协会”工作,1990年代大学毕业后,便已于社会福利界任职社工,初时为外展社工,负责辅导边缘青少年;他也曾经是香港“选举委员会”的社会福利界委员。邵家臻曾经因为参与“占领中环”行动而被判监8个月,2019年10月3日,刑满出狱。

 (本文为作者投稿,不代表看传媒新闻网立场。作者为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选民。)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