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任职香港共党报纸的日子(六)

自秦始皇以来根本没有改变过

我的这个女婿,毫无疑问,有他头脑清醒的一面。 

在我谈他入党这件事之前,我要先说一下我对中国的一些个人观察。 

我身边,我的亲戚朋友,几乎都是所谓爱国的,热爱中共所建立的那个中国。

有时在闲谈的时候,风花雪月之际,多少仍会涉及到政治与历史啊这些事情,有几次,我发表我的一些看法。 

我说,中国的事情不难理解。古代的中国有甚么,今天的中国也有甚么,古代会发生的事,今日都会发生同样的事,现在的中国,不是现代国家,你把今日的个中国当成古代国家,那就好多事情你都会看懂,二千年以来自秦始皇以来,中国根本没有改变过。 

我好几次和朋友分享我这个看法,他们没有一个同意。 

他们的理由好简单,今日的中国有高铁、可以上太空探月、有核子弹,怎么会是古代国家呢! 

但是,但是,有一个人,他听完我的见解之后,想都不用想,回应一句:是呀,现在的中国是秦朝啰! 

这个人如此清醒,是谁? 

他就是我那个基督徒女婿。 

我这个女婿,既是基督徒,在教会从事青少年事工的基督徒,同时又是共产党员,毫无疑问,他比好多好多人聪明。 

他可以看穿中共所建立的那个国家,只不过是中国历史上延续到今日的最新一个朝代,他看得出尤其是今日的共产党取得政权执政之后,已经演变成为一个利益集团,国家不过是党用以欺骗和控制人民的工具而已。 

入党做党员,他的领导和他,以至整个党,大家的关系只不过是互相利用,各为私利,现在爱国爱党有好处,提供发财机会。甚么理想,都是假的,再没有人真的听党话跟党走啊!不过自己不信,却叫人家相信,相信的都是傻瓜大笨蛋。 

我这个基督徒共产党女婿,或者是共产党基督徒女婿,总之就是拥有两个不可能相容的身分。 

我这样一个女婿,以为自己做了一个聪明的选择,聪明的同时也是做了个愚蠢的选择。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中国任何朝代,都有改朝换代的一日。今日的任何政党,都不可能千秋万世永远执政下去。 

简单来说,2018年,也就是习近平修改宪法那一年,大概是中共自信心达到巅峰的一年,是中共如日方中的一年,所以习近平信心可以膨胀到敢去修改宪法,无限期做下去,确立他自己定于一尊的地位。 

习近平一个人说了算的作风,全无制衡,早晚带领他的党他的国碰个头崩额裂。于是乎,贸易战、小英连任总统、香港反送中,连续吃了三场败仗,连闯三个大祸。 

中共是一条贼船,习近平定于一尊,早晚闯祸,坑害整个党整个集团,中共这条贼船是一条下沉中的船。 

中共这条贼船沉得有多快,没有人知道,但肯定已经在下沉中。 

所以我说我的女婿确实聪明,他上贼船揾著数(占便宜)谋发财机会,但他究竟知不知道这条贼船将会成为沉船呢? 

所以我说他既聪明的同时也愚蠢。 

当然啦,相信许多爱国爱党者并不会与党和国家天长地久,而只求眼前机会,贼船沉得差不多,肯定有些人头脑能够足够清醒,会走避得及,及早跳船。中国人就是如此,自私自利。 

再说我的女儿,我不会因为她没有反对没有阻止她的老公入党而与她割席。 

我问过她,有没有祈祷问过主耶稣基督这个事,主耶稣基督又是怎样跟她说?她没有回应我。 

每次当我谈起她老公入共产党的事,当我批评共产党的时候,她就会骂那些暴徒扔汽油弹破坏社会。 

我很难接受她的态度,但不会与她割席,毕竟她是我的女儿。 

我身边的亲戚朋友,几乎全都是这样的人,“红蓝丛中一点黄”,就只有我这一点黄。 

我不会与他们割席,最多就是不主动、不回避。 

对别人如此,我又怎会与我的女儿割席呢!不过,她是我的至亲,她的这种行为,令我好伤心好伤心,伤透我的心。

红丝奸诈  蓝丝愚笨

我的共产党基督徒女婿,他既聪明又愚蠢,而我的虔诚基督徒宝贝女是笨、愚笨、大笨蛋。 

你知啦,蠢同笨是有分别的。 

蠢人有机心、有计算,蠢人做蠢事,其实是以为自己这是个精明的选择、聪明的方法。 

笨人呢?傻呼呼的,脑袋进水啰。 

我这个女儿,接受过那么多年的教育,竟然不明事理,利欲熏心,分不清黑与白,缺乏判别是非的能力。 

孔夫子提出过,人有上智下愚之别。大学者陈寅恪指出过,中国人社会上诈下愚,在社会上层的权贵以及统治者奸诈,一般中国人愚笨,被人玩被人操弄。 

我大胆提出“红诈蓝愚”的看法。红丝奸诈,蓝丝愚笨。 

蓝丝愚笨,我指的是真心的蓝丝。蓝丝知不知道他们自己是被人愚弄呢?愚弄他们的是藏身后面的红丝,即是共产党。 

我的基督徒共产党女婿,就是个红丝,而我的虔诚基督徒宝贝女则是个蓝丝。 

我这个基督徒共产党女婿在人们面前,人家会以为他们是蓝丝,其实是个假蓝丝,撕开蓝色的表皮,里头是红。 

在去年香港的民变,历史书称之为民变,现代人叫这些为逆权运动、民主运动,或者更具体,反送中、反修例运动。 

我的女婿在Facebook当护旗手,有人说护旗手舔共,其实怎会是舔共呢!本来就是共嘛!舔甚么共呢! 

我形容他们是蓝皮红骨,蓝色的皮,撕开蓝色外层的皮,里面是红色。 

重复一次,蓝丝都有真假之分,真蓝丝是笨、愚笨,假蓝丝其实是红丝,奸诈,愚弄蓝丝。 

我的基督徒共产党女婿算是个有点聪明的人,他想也没想,不假思索,就指出现在的共产党就是秦朝。 

他能看得穿共产党就是秦朝。 

你知道秦朝是甚么东西啦,秦朝对老百姓的监控好可怕。 

在秦始皇的年代,你有本事的话,可以匿入深山,寻找桃花源,历史上称为避秦,秦始皇找不到你,但现在的是加强版的秦朝,是现代科技版的秦朝。 

现在的秦朝更可怕,比二千年前的秦朝更可怕。 

以前我在香港某间共产党报纸工作过好几年,被怀疑是反共特务,查我查到在外出面。我有份档案在他们那里,那份档案怎样写我?我不知道。

 

几十年前的档案是手写版,只放在一个地方,现在的档案应该都是电子版,在整个中国,包括他们控制下的香港,只要敲两下键盘click一下,任何时候都可以拿出来看一下。这不就是对当事人的威胁啰! 

我在他们手上的那份手写版档案会不会已经变成电子版呢?档案里头是怎样写我的呢?对我有怎样的结论呢?会不会有一日觉得要找我来补充update一下这份档案呢?想到这些,越想就越觉得恐怖! 

那么多年以来,我不懂得害怕,不害怕就没问题,懂得害怕之后,就越想越感到不安。 

我在明,他们共产党在暗啊! 

我还有一些话要说。当我的女婿透露了他即将入党的时候,我劝过他不要入党。 

他这个时候恢复了几分理智,没有先前那么生气。 

我劝我的女婿,不如离开大陆,你既然一早就拥有加拿大国籍,不如返回多伦多。 

他说多伦多没发展,他要留在大陆,在大陆才有发展的机会。 

难怪入党那么吸引他啦,一天到晚大湾区前大湾区后,这是利诱。 

此时他的怒气已经消减不少。当时他有一句话,我很深刻,超级深刻。 

他说:“到了某个位置,你不可能不入党啊!” 

“到了某个位置,你不可能不入党啊!”这不就是威迫啰。 

让你入党,发展你成为党员,给机会你可以作出更大的贡献,你拒绝,那么,你过去许多年的努力会怎样?你自己好好想清楚。 

岔开不再谈我这个女婿,我现在要谈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官员,特别是警队一哥邓炳强、入境处处长曾国卫,还有其他的高官,我敢一千个percent肯定,他们都是共产党,因为“到了某个位置,你不可能不入党啊!” 

入共产党可以发财,我去年六月底自香港回到我定居的地方,当时华人社区蓝黄撕裂仍未如今天如此明显。 

我与一位好朋友提及我的女婿入党的事,他反应好平淡,“入党对发展个人事业有帮助,没有问题啊!” 

你以为共产党是个商会组织吗!我为之气结。这位仁兄还是个基督徒! 

(全文完)

作者穆真是前任港共报纸记者,现居加拿大。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