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日报 一时洛阳纸贵

有点像好莱坞警匪大片,只不过,一大批港警冲进去大肆搜捕的是‘苹果日报’。在这一戏剧性场面发生翌日早晨,‘苹果日报’继续抵抗,头版大字标出“大家要顶住”,日报增印50万份,比正常印刷量高出六倍,一时洛阳纸贵,一纸难求。

‘苹果日报’头版几个黄色大字“大家要顶住”是壹传媒集团行政总裁张剑虹周四被警方从办公室带走时对员工大声的叮嘱。周四,苹果日报五名高层被警方拘捕,周五,香港警方以港版国安法起诉壹传媒集团行政总裁张剑虹和苹果日报总编辑罗伟光,罪名是“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 

香港上演的一幕如同去年8月,当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首次遭到拘捕时,次日,苹果日报的销量也大大超出平常,广大市民以此表态支持该报。 

苹果日报在抵抗,当周四早晨遭到警方大举搜捕并逮捕多名高层后,该报当日下午发表致读者信,指出这是“香港最坏的时代”,新闻自由遭遇暴力侵蚀。致读者信指出,当光明正大获得的新闻材料,被执法当局公然标签为犯罪证据;当履行天职的传媒工作者,也被政权公开呼吁同业要跟他们划清界限,“今天的香港,我们陌生、无言、更似令人无力应对,劝阻政权为所欲为”。 

致读者信强调,历史必有公论,在政权“肆意任划红线”的时代,苹果日报上下紧守岗位,为港人报道真相,为迎接黎明来到的时代,奋战到底。 

壹传媒工会则发表声明,谴责警方严重侵犯新闻自由。不出意外的是,中联办发表声明支持警方行动,称香港国安法权威不容挑战,任何人都不能凌驾法治。有观察人士提问,谁在香港凌驾法治?蹂躏法律?港版国安法本来就是中国全国人大撇开香港立法会,公然违背香港一国两制,司法独立地位,强加于香港的“秋后算账法”,并借此法,把参加反送中游行的民主领袖一个个拘捕,审判,逼迫逃亡,谁在香港凌驾法治,中联办何必再问呢? 

苹果日报在遭遇大规模搜捕并带走五名高层后,编辑们连夜加班,让1995年诞生的苹果日报如期出版,并且决定加印五十万份。头版版面上,是五位高层的形象,大字标题“国安警搜苹果拘五人,捡44硬碟新闻材料”。在版面下方,是一行醒目的黄色大字:“大家要顶住”,这是壹传媒集团行政总裁张剑虹被警方带拷抓走前留下的呼声。 

法新社记者注意到:在香港旺角,甚至在报纸还没有送到之前,市民们深夜就在报亭前排起了长队。一位匿名的报亭老板对记者说,“正常日子,我们平均卖出大约60几份苹果日报,今天我们一开张卖出了1800份”。“全卖光了。我们又增订了3000份,还在等货呢”。 

一位年纪约40岁的女子表示,她买了10份。她说:“这么多年,我们一直享有新闻自由,我们可以说我们愿意说的。但仅仅一年时间,全变了。一切都变得很坏。” 

另外一位45岁的周姓顾客买了三份苹果日报,他对法新社说,“完美的媒体不存在,但苹果日报是香港最独特的声音。我们不一定非要喜欢它,但我认为应该让它继续出版发声,这是很重要的。” 

苹果日报创始人黎智英已经被抓走,判刑,而且当局还在为他准备新的罪证。黎智英的全部罪过起因于2014年支持“雨伞运动”,从此成为北京的眼中钉。而苹果日报坚持报道真相,支持2019年爆发的规模巨大的反送中运动,更加强化了北京的敌视。 

法新社分析认为,北京政权利用了2020年新冠疫情肆虐的机会,把中国全国人大举手机器仓促推出的港版国安法作为工具,发起一场针对香港民主派残酷无情的镇压行动。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