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医疗系统近崩溃 医护出现职业倦怠外流状况增加

澳洲一名医生表示,澳洲医疗系统正在崩溃,民众生病时叫救护车,进院时有病床及医生照顾将不再是理所当然的事。逾70%的医护人员出现职业倦怠,人员外流状况正在增加,给已存在问题的系统更加雪上加霜。 

据澳广ABC报道,任职于墨尔本大型医院的John Wilson于上个月辞职。在该医院工作了30年的他表示,再也无法在“失败”的系统中工作。Wilson也是澳洲皇家医师学院的院长。他表示,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87%的医生正经历职业倦怠,这对病人的安全造成极大的风险。

Wilson说:“现在不仅是医疗从业者,还有护理人员和辅助医疗的工作人员都在想,‘我为什么做这个工作?这对我的身体没好处,甚至可能是危险的。”

他说:“大家都把澳洲的医疗服务当做了理所当然,拿起电话就能叫到救护车,医院会有医生在等,而且医院里还有床铺让人休息。但现在的情况并非如此。救护车需求增长,无法在医院停留,医生们也很忙碌,床铺不见得时刻都有,等待时间也在加长。情况并不是可能会变坏,而是它已经变坏了。医疗系统正在崩溃,而且迹象很明显。”

悉尼护士Hayley Chandler于疫情期间在医院工作。她最近已经辞职,“我感觉自己很疲惫,经常会把情绪带回家。我厌倦了去上班,有时在家也会很情绪化。与病人交谈时,我也感觉很糟糕,我认为自己没提供高质量的护理服务。”

目前Chandler在学习法律。她认为,如果员工短缺和工作量超负荷的情况没有解决,会有更多人员辞职。

“我看不到曙光,问题早在疫情前就存在了。只不过疫情曝光了系统的缺陷。” Chandler说。

澳洲医学协会的Sarag Whitelaw表示,民众认为疫情最糟糕的情况已经过去,这其实是被误导了。Whitelaw 说:“我在紧急医疗部门工作20多年了,很不幸的是,和很多同事一样,我们从未见过医疗系统面临如此大的压力。” 

Whitelaw说,各种因素综合一起给医疗系统和工作人员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我们现在面临员工短缺和医疗需求增长的双重压力。”

澳洲医学协会对工作人员的精神状况感到担忧。疫情期间,9000名医护人员接受了调查,结果显示57%的工作人员有抑郁症、60%患有焦虑症,以及逾70%的人员出现中度和严重的职业倦怠。

新任联邦政府卫生部长Mark Butler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将与各州州长一起解决问题。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