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力军政治团伙案疑点多

中纪委19届6次全会开幕前,北京宣布对前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治罪,中纪委会议期间,播出了中纪委反腐片‘零容忍’,第一集核心人物就是孙力军。中纪委全会20号闭幕了,公报说,“对在党内搞政治团伙、小圈子、利益集团的人毫不手软”。孙力军案似乎是这次全会的前奏,又是这次全会的注脚。 

孙力军一案被定性为“政治团伙案”,但如果去看新华社1月13日的报道,当局正式指控孙力军的罪名却是经济犯罪,比如贪污数额“特别巨大”,其中也有两个比较新鲜的罪名:操纵证券市场,情节“特别严重”,非法持有枪支,情节严重。并没有提到去年九月指控他在党内大搞团团伙伙,控制要害部门,严重危害政治安全等等,香港时评人林和立认为,以经济控罪掩盖政治问题是中共常用手法,目前中共内斗激烈,习近平可能不想把这件事与党内斗争扯上关系。 

但问题是,“不入罪”的罪却在几乎同时间播放的中纪委“反腐片”‘零容忍’第一集里成为显耀的大罪,‘零容忍’抖出一个孙力军如何经营“小圈子”,为何铸造“政治团伙”的内情。政治评论员邓聿文分析,‘零容忍’呈现的场景显然才是孙案的要害所在,而孙被起诉的那些罪名,不过是从刑法上坐实他的犯罪而已。 

孙力军被抓之前是公安部副部长,在2020年4月19日落马前的2月份亲自前往武汉“查勘”,为习近平3月10访问疫区部署。3月5日孙还在武汉介绍两名女警“火线入党”。四月份,他突然被拉下马了,当时据传说他有向海外传递疫情消息,因此有了后来的“私藏私放大量涉密资料”罪名。这次当局新定的罪名,令人吃惊的一条是操纵股票市场,另一条是非法持有枪支,令人感到同样的荒诞。 

孙力军是公安部副部长,公安部专门有人民警察携带枪支管理规定,作为警察头子之一,携带枪支,一般不应视为问题,更谈不上非法,为什么成了罪名呢,颇为蹊跷。孙当年为习近平访问武汉一路安排,保密兼保卫,只有最高层信任的人才会被允许这么做,担任保卫最高领袖的任务,持枪应该是正常的?否则如何保卫?由此成为一条罪名,显然孙已被视为对党的领袖构成危险的人物。 而真正让习近平忌讳的,从‘零容忍’披露的信息看,不是孙力军非法持有枪支,而是他拥有一个“政治团伙”。 

这部片子依照习近平打击党内“团团伙伙”的逻辑,揭出了为什么孙力军最终让中共高层感到害怕的深层原因。‘零容忍’一开局就披露了孙力军是如何经营自己的“小圈子”,如何“图谋更高的领导岗位”,还指他担任公安部副部长后有一个“争取要五年上一个台阶”的“十五年规划”,按照这个升官图,十五年后,孙力军是否就可进入“常委圈”了?但是这真的是孙力军的升官图吗,如此一厢情愿?

“团团伙伙”是习近平在党的重要会议上三令五申要严禁的,孙力军就被揭发有这样一个所谓“政治团伙”,而且盘踞“政法系统”,号称“政法五虎”,五虎者,孙力军,龚道安,邓恢林、王立科、刘新云。被指“在政法系统权高位重”:孙力军曾任公安部副部长;龚道安曾任公安部技术侦察局局长,上海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邓恢林曾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主任,重庆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王立科曾任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大连市公安局局长,江苏省副省长、省公安厅长,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新云曾任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局长,山西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 

四人的高升都与孙力军有密切的关系,四人最后都成了身居政法要位的人,自然被视为孙力军小圈子中的一员。有一个疑点,孙力军是四人中最年轻的,帮助“团伙”晋升的时候自己才是公安部的一个局长,他只是在2018年升至副部长,那时其他四人都已经晋升副省部级官员。孙为什么有那么大的能力,‘零容忍’揭露他身居关键位置,有的送钱拉拢他,得到他的帮助推荐,有的是他倒贴钱,比如龚道安,他觉得龚道安前程远大。但有人指出,孙力军他做过公安部长、国务委员孟建柱的秘书,孟2012年进入政治局,担任政法委书记。孙力军利用自己曾经担任他的秘书的有利位置及建立的人脉,广泛网络。 

‘中国新闻周刊’引述中共中央党校教授竹立家分析称,“政治团伙案对党造成的损害更大,严重危害党和国家政治安全”,查处孙力军政治团伙案,消除了党内一大政治隐患。“从中共每次重要会议都要言必称“两个维护”看,消除了党内一大政治隐患,实际指的是消除了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一大政治隐患。 

中纪委播放‘零容忍’有点把孙力军或者他的小集团当作一个放大的靶子,拿来教育中纪委全体委员,震慑全党,让那些私下互相有联络的官员,当心了,弄不好就是孙力军的下场。从孙力军一案也可看出,习近平对保卫党中央的“刀把子”仍然严重不放心。 

‘零容忍’透露,原司法部部长傅政华一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中,随着中共二十大临近,观察人士预计,习近平清理“政治团伙”不会放松。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