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一股浓浓的“爹”味,我尴尬症都犯了!

春晚,实际上就是一个宣扬价值观的教育大会,里面填满了各种各样的容貌羞辱、年龄羞辱、单身羞辱,对全国人们进行PUA。

————————————————————————————————————

今天(注:昨天)是大年初一,先祝大家新春快乐!

2020年终于被送走了,迎来了2021的牛年,希望这一年大家都能过得更好。

不过,除夕晚上我逛完街回来,一刷微博,却看到春晚已经被群嘲了。

不意外,熟悉的主题,熟悉的配方,还是催婚,催生。“单身是狗”,也成了春晚的主流价值观。

这个主题,年年重复。 

01

春晚的唱歌、舞蹈或魔术、杂技之类的表演,体现的是审美观。春晚的舞台和服饰大红大绿,亮到眼瞎的配色,没有少被人垢病;另一方面,春晚舞台已多年没有出现过有传唱度的新歌了,其歌舞节目的水平,难以让人信服。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而小品和相声等语言类节目,出现在春晚这种语境当中,则是价值观的体现。 

有些人打圆场,说这些小品不过是娱乐,别当真。开什么玩笑?上春晚的节目、特别是小品,一层一层地审查,少说也审查个几十遍,怎么可能只给你寻开心(真要是当个娱乐,也不会这么难看了),它们承担的是,教化功能。 

也就是说,小品是有关部门给老百姓们看的教育片。如果听着不习惯,换一个名词,你就习惯了:

寓教于乐。 

今年有两个小品引起比较多关注。一个是《开往春天的幸福》,说的是四对夫妇,因为不同的原因,在高铁列车上过年的故事。另一个,是《每逢佳节被催婚》,说的是父母逼着女儿结婚,强行给她找来两个相亲对象上门的故事。 

高铁列车员贾冰与他的同事包贝尔是这样对话的: 

“我听说我嫂子长得可漂亮了。”“你看过她卸妆啊?没眉毛!”“她坐我对面在吃饭,那灯一照,拿双筷子,我以为伏地魔呢!” 

我们看看,这样的贾冰,自称“美男子”。而他的妻子,是空姐,倪妮,长这样: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贾冰经常称自己工作忙,没时间,倪妮不满意,他说: 

“老爷儿们不得有自己的事业啊,不得挣钱啊。”“那挣那么多钱干啥啊?”“干啥?那不得给你们女的买个包、买个貂儿,买个好吃的养养膘,满足一下你们的小傲娇吗?”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而在这个故事当中,倪妮跟贾冰吵了一架后,还要低声下气,换着法子讨好贾冰。 

这是一段怎么样的婚姻呢? 

美若天仙、身着GUCCI大衣的空姐,和一个丑陋能当她爹的穷列车员,结了婚。 

但一年见不了几次面。这个列车员为了避免见到老婆,不断地替同事值班,包括大年三十。当老婆问起来,他说是为了事业,为了给女人买包、买貂。 

一个这么丑陋的男人,没事就跟男同事说自己的美貌妻子不化妆的时候很丑,丑得把他吓坏了。 

老婆的话坚决不听,坚决要替同事在新年值班。把老婆气走后,还是老婆变着法子,嗲里嗲气地把他哄回来的。贾冰感慨,“大年夜,我收获了爱情!” 

我就想问了,人家倪妮,在这个爱情当中得到了什么?一个丑陋的丈夫,丑陋的基因?一个没完没了对她PUA,并且向旁人说她如何丑的丈夫?一个一年见不了几次面的丈夫?一个鄙夷她、看不起她的丈夫?而且这个人收入低,只是一个列车员?(列车员没什么不好,但他有什么资格看不起空姐?听这语气还以为是他是高高在上的亿万富豪呢。) 

贾冰这种,是典型的“老实人”。 

02

杨笠说的“普通却自信”,是不对的,这些男性,是“丑陋而自信”。 

实际上,不仅小品,中国大量的影视剧也是这个套路,丑男配美女。后面的张雨绮搭配杨迪,也是丑男配美女(只是杨迪哄着美貌的张雨绮,稍好一点)。去年曾经热播过的《爱我就别想太多》,也是陈建斌搭配李一桐组成的“爷孙恋”,还非要女方用各种方式证明,“没看上我的钱”。 

这种女人都需要去挂眼科了。 

而且,奉劝女性一点:如果女方的条件比男方优越很多很多倍,还与男方在一起,这个男人,不仅不会感激你,不会把你视为救苦救难、精准扶贫的观音姐姐,相反,这会让他们有一种自信:

我这么丑,这么穷,人品这么逊,你都愿意嫁给我,说明我一定“有点东西”。

我多了不起啊。 

他们就会抓紧PUA女人,证明:你再漂亮,你在我眼里也很丑。你再富有,你这些钱也是从你父母那里来的,你啥也不是。你再能干、职位再高,你的岁数也不小了,不是我你就嫁不出去了…… 

贾冰就是这么干的。在他的眼里,倪妮不化妆就是很丑,他才是美男子。他跟男同事说,他随时“可以蹬了她”。可怕的是,倪妮也接受了这个设定,接受了这种PUA。 

问题是,为什么我们只能见丑男配美女,几乎不见帅哥配丑女呢?倪妮能搭配贾冰,张雨绮能搭配杨迪,为什么不能安排一个小鲜肉男明星,配对一个年长他十五岁、体重一百五十斤以上的女明星呢? 

遗憾的是,演艺圈里虽然开始有了不少的女强男弱的姐弟恋,但是,女方都是美貌得体,比男方富有和能干很多很多的。男方依然是占了大便宜;根本不存在男强男帅年龄小、而女弱女丑年龄大的情形。不可能。 

对,会有人说,陈丽华也跟“唐僧”结婚了。但是,为什么只有全国女首富才有这个资格呢?小品里,可是一个丑陋的列车员,一个丑陋的男保姆,都有娶绝色美女、还看不起人家的资格哦!还有张嘉译,演过一个中学体育老师,被小二十多岁的大美女王晓晨追求;演过一个中年男司机,被一个女老板闫妮和美女白领江疏影狂追…… 

也就是说,随便一个没钱、没才、没貌、没青春的男性,都不乏有钱、有貌有青春的大美女狂追,不惜多角恋,不惜当后妈。 

再想想看,同样是今年的春晚小品里,38岁的贾玲,已经给成年女性当妈了。 

文艺作品里传达的是什么观念呢? 

它让男性们以为,无论自己长什么样,都能找到美若天仙的妻子。这也是为什么社会上会有这么多男性“仇女”,他们认为自己配得上仙女。 

作品行为,不上升到演员,这些演员在演合适的角色是很好的;但当他们不加思索地演绎出这些无法自圆其说、自相矛盾的角色,还有这样的高曝光度的时候,他们就要接受被批评的后果。 

03

另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会在意识形态上,只对女性催婚,而不对男性催婚?

因为,男性不结婚的,都是结不了婚的;比如说农村,比如说自身条件有硬伤的。但女性不结婚,是不想结。在目前“生育至上”的社会里,是不欢迎女性能自我选择的。 

只对女性催婚的结果就是,女性的择偶标准无限地下降。 

在《每逢佳节被催婚》里,万茜的父母,就说出“我家闺女二十八,一人挣钱一人花。明年闺女二十九,赶紧找个男朋友”的话,还来了一个横批:

“单身是狗”。 

父母分别给万茜物色了两个相亲对象,为了怕她不同意,在见面之前根本就不告诉她,让她无法当面拒绝。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更狠的是,万茜父亲给她介绍的是她的小学同学,一个接近300斤的胖子荣荣。父母俩都对这个“未来女婿”不满意;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想把女儿推销出去。 

但妈妈对这个邀请来的“相亲对象”看不上,当着荣荣的面说他“呆头呆脑的”,“你也不能整个‘气囊’回来吧!”荣荣好脾气地说,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还不如当面骂我呢!他们还不知道收敛。 

后来,又借另一个嘉宾的话,嘲笑荣荣: 

“以你这个‘姿色’,‘优秀’两个字有点过分了吧!” 

这对父母的问题荒诞在于:你可以看不上荣荣,不去接近他;但当你把他主动邀请过来相亲,奉为座上宾的时候,却要当面对人进行容貌羞辱。实在是太贱了。 

还有,在你们俩心目中,你的女儿,只能跟她早已明确拒绝过、再也不来往的胖同学一起吗?女儿还是扶贫工作工作者,这么优秀,就被你们像扔垃圾一样急着清理吗?她早就不吃你们的饭了,有必要把她推进火坑吗? 

但这样的父母,也会说,他们是爱女儿的;甚至还能叭啦叭啦出以前为了女儿好的小故事。类似的父母并不少。他们会竭力强迫自己优秀、能干、有事业、有独立能力的女儿一定要出嫁,甚至强迫她嫁给根本看不上、外形像荣荣、人品像贾冰那么差的男人;甚至对女儿说,只要你结了婚,哪怕以后离婚,也算了我们一桩心愿了。 

但不会有父母,强迫自己优秀、能干、收入不错、相貌堂堂的儿子,娶一个阶级、收入、地位、年龄、外貌都很差的女人。只有在儿子条件特别差的时候,才会想办法帮他结婚。 

催婚的本质,就是,女人应该低嫁。 

荣荣不幸成为了别人家请来的、合适的“低嫁对象”,但却被百般羞辱。也就是说,父母觉得女儿跟荣荣是同一个档次的,都是被他们看不起的,活该被羞辱的档次。 

重新回到一开始说的问题: 

春晚,实际上就是一个宣扬价值观的教育大会。 

里面填满了各种各样的容貌羞辱、年龄羞辱、单身羞辱,对全国人们进行PUA: 

女人就是要早点嫁; 

你就算是倪妮,你在老公眼里也很丑,而且还会告诉全世界你很丑; 

“死肥宅”没有前途; 

女人都是拜金的,一年夫妻见面没几次,都在怪在女人要买包、买貂上面; 

爸妈可以以“为你好”为名,强迫你嫁给连他们都看不起的男人…… 

单身是狗…… 

令人绝望的是,春晚代表的才是真正的大多数人;批春晚的,只是人群中的一小撮。 

每年,都是数以亿计的中国人,老老实实地守在电视机前,学习这个充满爹味的春晚,一点一点地吃透这种精神,最后,成为全国人民的价值观。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侯虹斌客厅,文章目前已被删除)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