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底层互害,才是开学第一课

一、

有个17岁的初中女生,给我留言。 

说她发现西安地铁事件里,女孩近乎全裸着跑回车厢,第一反应是抱住扶杆,而不是去穿衣服。作为女性,这是不自重的表现。

网络截图
网络截图

上一篇,关于地铁姑娘是不是咎由自取,后台争议很大。 

那我就写写这件事的B面。 

是的,地铁姑娘有错。起因就是她错。且后续过程中,每一步都处理失当。先是地铁里一直大声打电话,且口出脏话。大爷骂了句:女流氓。她上前问大爷:就女流氓了,怎么了?大爷甩手一个巴掌。事情就这么激化了。 

保安来了。跟着保安下车处理纠纷,就好了。这时最该信任的,就是维护公共秩序的人和组织。但她不去,情绪激动,吵着让大爷赔她雨伞。 

保安拉她,她激烈反抗。越激烈反抗,保安越来劲。 

起因和过程中,都能看到姑娘公共意识淡薄,情绪控制差。一言一行,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社会上那些“巨婴”青年。我想,这也是很多人,不觉得她那么值得同情的主要原因。反感一个人,有时是在不自觉反感一类现象。 

二、 

可是,她真的“罪”有应得吗? 

当然不是。姑娘有错,但小错被大惩了,她遭遇了肉眼可见的暴力和伤害。如果这么点错,就要被这样对待和谴责,那这个社会也太可怕了。 

她的行为里,有不文明,不得体,她的情绪里,成年人的不应该。但保安是违法,地铁人员是失职,上传不打码的视频是人性里的恶。这里面,孰轻孰重,孰强孰弱,不难分辨。 

在公共议题的讨论中,我们最不应该苛求的,就是要求受害人完美。 

在我们一贯的意识形态里,总喜欢对这个世界的人和事,做斩钉截铁非黑即白的判定。可事实是,这世上鲜有完美的受害人。很多事件,在法律上,得下一个判定,但事实要远比通告里复杂。 

我们看一个热点,除了带入自己的视角去判断对错善恶,更应该去探究这场悲剧之所以发生的原因。它的源头、形成机制、背景。对个体,尤其对弱者有宽容有体谅,对组织、系统、国家机器,要极尽苛刻。唯有此,每一个个体,才被系统最大程度的保护。 

如果倒过来,追问个体,放过系统。那将是一个底层互害的社会。 

我觉得,以上是常识。应该成为初中生的开学第一课。 

三、 

第二课,要学会了解人性,体谅他人。 

明白人都有崩溃。谁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崩,怎么崩。 

比起衣服,我更心疼地铁姑娘,无处安放的崩溃,那是我们每个人的崩溃。 

根据媒体对车厢现场人员的采访,姑娘是个培训学校的老师,打电话大声和骂脏话,是因为和校区领导吵架了。越吵越激动,吵到手机都没电了。抬头听见,有人骂她女流氓。然后,是一巴掌。 

想起看过的一篇小说。 

说一个男人,在暴雨倾盆的夜晚,被朋友硬拉去打牌。从家到出租车上车点,需要步行一段路,他被浇了个透。忍着一身湿,打了一夜的麻将。完了又打车回家,但因路面积水,出租车司机只肯送他到小区附近。男人求司机开进去,司机就是不肯。 

僵持不下,男人拿包付钱。打开包,发现白天买的双立人刀。于是,他就拿出来,把司机捅死了。警察发现尸体,侦查、审讯、庭审,男人都一口认了。问他为什么杀人,他说:雨实在太大了。 

是啊,雨太了。一天一夜的暴雨,把一个苦苦压抑的普通人,给煮沸了。是因为雨吗,不是。是苦撑了的生活、尊严,在那一刻塌方了。 

还记得年初的货拉拉事件吗?一个女孩子深夜搬家,东西搬了十几趟,司机干等着,赚不到搬家的钱,想赶着接下一单。为了快四分钟,司机绕道,姑娘害怕跳了车。一个当场死亡,一个还刑拘着。 

生活中的很多悲剧,有时没有那么多对立和仇恨,就是生活不易的人相互伤害和毁灭。 

四、 

第三课,要明白,一个人真要崩溃了,自重还托不住。 

惟有爱,才稳稳托住一个头破血流的灵魂。 

你在公共场合崩溃过吗?我崩溃过。在19岁的暑假。 

在开了一天一夜的车后,极度的身体疲惫和精神压力下,清晨5点,我去公共电话亭,给我爸打了个电话。他刚喂了一声,我就开始嚎啕大哭。从来没有这样哭过,觉得自己马上要哭死过去了。 

那年夏天,19岁的我,在哭什么呢?我在哭自己的青春,哭自己高考去不成心仪的学校,哭整个高三的压抑,哭我对这个世界最初的挫败感。熬夜开车,教练骂人,都只是稻草,却压垮了一个少年。 

我这一生都会记得那个清晨。我爸从头至尾,只是听我哭。然后,他说:难受,就回家来。 

这句“回家来”,轻轻托住了我。他让我知道,无论我在外面多么不堪,多么挫败,我有个家可以回。就算撞得头破血流,我有疗伤的地方。 

人生太难了。要很多很多爱,才可以崩而不溃,心有柔软。 

而身为父母,一定要给孩子存很多很多爱。那才是人生第一桶金。

愿你曾被温柔相待。愿你有爱可以托住崩溃。 

最后想说,无论哪个时代,与人为善,就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桃花潭李白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