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游业迎监管狂潮 未成年人每周只能玩三小时

继大力整顿教培行业后,中国当局出台措施,进一步限制未成年人玩网络游戏的时间。不能随便打游戏,不能上补习班刷题,中国青少年手中一下子空出大把的时间。中国教育部官员也为学生们做好了安排,就是智育不能取代劳动教育,体力劳动永不过时,要让学生在实践中流汗出力。 

中国国家新闻出版署8月30日发布《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 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要求所有网络游戏企业仅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20时至21时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时服务。

该通知还要求网游企业严格落实用户账号实名注册和登录要求,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实名注册和登录的用户提供游戏服务;各级出版管理部门要加强对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有关措施落实情况的监督检查。 

“这是一种配套政策,它不让学生补课,剩下的时间不就是玩游戏了嘛。”重庆教育培训行业的高数教师孟醒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未成年人可以拿父母的身份证号登录,“但是能不能执行下来还是两说。很多游戏、网络直播过去都有政策规定不允许未成年人进去,但是现在未成年人直播打赏几十万的都有。出名的主流游戏比如《王者荣耀》肯定管得严格,身份证注册或者电话验证码确认,非主流游戏可能也根本管不到位。”

网游公司股价应声大跌,投资者如惊弓之鸟

2020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786.87亿元,同比增长20.71%。位居全球市场第一的腾讯游戏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561亿元,占总收入的三成。 

此次监管消息发布后,网易美股跌幅一度扩大至超过6%,哔哩哔哩下跌超2%。 

中国国家新闻出版署有关负责人表示,今后将进一步加强监督巡查,组织各地对游戏企业进行逐一排查,推动防沉迷工作常态化机制化,对心存侥幸、敷衍应付的企业,发现一起严处一起,决不允许打折扣、搞变通。 

中国当局对于网络游戏行业的强硬监管酝酿已久。2019年出版的《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规定,网络游戏企业向未成年人提供游戏服务的时长,法定节假日每日累计不得超过3小时,其他时间每日累计不得超过1.5小时;今年6月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也规定, “网络游戏服务提供者不得在每日22时至次日8时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 

网游被批“精神鸦片”“游戏历史” 

8月3日,中国官媒发文批评网络游戏为精神鸦片及电子毒品,点名腾讯旗下的《王者荣耀》独傲市场,呼吁收紧内容审查。此文在网游从业者的朋友圈流传甚广,引起市场震荡。 

中国贵州的小学教师、网络游戏爱好者袁昌权认为,“这种监管方式有点简单粗暴,孩子有自主选择的自由;而且游戏公司养了一批人,就业会受到影响,中国经济现在百业凋零。现在很多年轻人选择游戏,因为就业岗位比较少,出去也没事做也没法赚钱,在家玩游戏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此外,椰岛网络旗下的一款游戏《江南百景图》近日因戏谑历史人物而引来巨大争议,玩家只要连续签到25天可以获得一个“岳飞”,岳飞插画是“裸露上半身,旁边站着一只羊”的形象。 

8月12日,中国历史研究院发文《岳飞“肉袒牵羊”?历史不能“游戏”!》写道,这是古代一种极其屈辱的行为,要求俘虏像羊一样被人牵着,任人宰割。中国官媒央广网也批评说,网络游戏具有公共文化产品的属性,容易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参与者的思想和判断,从而被动接受人为“加工”的历史。 

大力培育青年劳动大军 

今年中国有超过九百万高校毕业生,工厂却面临着严峻的劳动力短缺问题。8月24日,中国教育部印发《大中小学劳动教育指导纲要(试行)》,要解决“有教育无劳动”,强调防止以“智育”取代劳动。 

孟醒:“现在发展职业教育,初中升高中的时候强制分流百分之四十到职业学校,小学生和初中生更恐惧、更加开始补课。如果职业教育质量很好,毕业出来待遇又不差,你看发达国家蓝领工人待遇并不差多少。这些真正提上来,政府不用管,别人自动地该去就去了。” 

中国教育部教材局一级巡视员申继亮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劳动教育主要以日常生活劳动、生产劳动和服务性劳动的知识、技能与价值观为主要内容来开展;开设劳动课程;文件中要提出怎样指导学生开展劳动的关键环节等等。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