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制裁后 华为中兴发展受冲击

美国政府对多家中国科技企业制裁,其中具指标性的华为和中兴,去年财报虽然都成长,但未来发展的冲击已经出现。中国市场占华为业务比重大幅提升,中兴也更多投入政企业务规避国际风险。 

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报导,根据3月底公布的财报,去年华为销售收入人民币8914亿元,年增3.8%,净利润646亿元,年增3.2% 。

尽管实现了双成长,但2020年却是华为近10年来成长率最低的一年,其背景是在美国的制裁下,华为被排除在全球晶片采购链之外。 

报导指出,去年华为在美洲、欧洲、非洲等国际市场的业务都经历两位数跌幅,不过最大的中国市场逆势上涨15.4%,此消彼长下,中国市场已占华为总业务的65.6%,成为支撑营收的重要力量。

策略分析公司(Strategy Analytics)的报告指出,如果禁令延续,华为晶片库存用尽后手机业务将呈现崩跌状态,市占率将从高峰时全球第一,大幅降低至4.3%,相当于退出领导厂商之列。这份报告认为,华为晶片库存将在2021年用尽。

综合澎湃新闻等陆媒报导,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12日在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上谈到外界的关切时说,解决华为目前晶片需求一是靠自身库存;二是希望合作伙伴能满足美国规则的基础上为华为制造晶片,能做到衔接华为在晶片库存上的消耗速度,“相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

至于华为的晶片库存是否够用,徐直军仅说满足ToB客户(给业者)的需求没问题,目前华为聚焦在特定客户和区域市场。

徐直军坦言,过去两年美国的3次制裁行动对华为伤害很大。但假设未来全球产业链不再合作、各自发展,那全球至少需要增加1兆美元的前期投资,使产品售价成本上升35%~65%。

中兴通讯在2018年4月中美贸易战之初就受到制裁,禁令发布后的两个月,中兴已与美国商务部达成和解协议,中兴支付14亿美元钜额民事罚款,并在30天内更换董事会和管理层,允许由美国选择的合规小组入驻检查。

BBC报导指出,2018年中兴营业收入大幅下降超过20%,但不久前公布的2020年财报显示,中兴通讯实现营业收入1014.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42.6亿元,与2017年的财报数据已经相去不远。 

不过,今年3月,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发布了一份“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设备和服务清单”,中兴又在列。这意味著,在美国和其盟国的5G建设中,中兴仍可能被拒于国际市场。在这种大环境下,中兴的高层已经表明,2021年中兴把政企业务列为战略核心。

去年财报显示,中兴在政企业务上的营收112.72亿元,年增23.12%,已经反映出这种业务上的转变。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