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后,中国五万亿救市后遗症犹存

美国政府正在大力推动基建计划,方式与中国2009年政府投入五万亿救市(地方配套资金当年高达二十多万亿)相同,都离不开印钞机的功劳。他山之玉,可以攻石,美国人特别需要记取中国当年5万亿救市的经验。如今回过头看,中国2009年5万亿救市的主要成功在于保障了就业,主要失败在于扭曲了经济结构,形成了政府对土地财政的高度依赖,严重抑制了居民的消费。更大的后果则是当时“铁(路)公(路)基(基础设施)”建设已经严重过剩,资金的主要流向是房地产,尤其是流向居民住房,当房地产严重过剩之后,中国不得不为过剩产能寻找出路,于是有了推向全世界几大洲的“一带一路”计划,这个计划如今经济效益不彰,引发的国际矛盾甚多,不少项目成了一个又一个“援外”的准烂尾工程。

当此际,有必要分析当年中国5万亿救市的成败得失。

印钞机的开动

从2009年开始,中国经济基本依靠增发货币来拉动增长。形象地说,每年发的货币,除了堆到房子里,剩下都堆积在债务链条里。

我这话不是唱衰中国,引自金融高官的话。2010年,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吴晓灵就说过:“过去30年,我们是以超量的货币供给推动了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货币超发严重 经济货币化领先全球》(21世纪网,2013年1月28日)一文称,2009年以来中国央行的货币供应量先后超过日本、美国、欧元区,成为当时全球最大的“印钞机”,2012年全球新增货币供应量超26万亿元人民币,中国占近一半。该文称,经评估发现,均衡人均收入差异后,中国的经济货币化程度高居全球前列。 

中国到底超发了多少货币?以下数据可供参考:1. 中国货币发行增速远远快于GDP增速,截至2012年,中国十年间M2增速平均是18%,而GDP是9.5%;2. 截止2011年底,中国M2与GDP比值为1.89倍。其结果是人民币购买力快速下降,中国陷入持续的高通胀状态。这种情况下,一些专家讨论过发行大面额钞票,以便于流通,也可节约印钞成本。中国政府权衡再三,宁可承担高发行成本,也不肯发行大面额钞票,其实主要是基于心理因素,不愿意通贷膨胀显性化,造成民众心理恐慌。不少人已经公开说过,中国经济稳与不稳,在于民众信心。 

美国是否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印钞机?只要上美联储网站查询,不难得出结论。

房地产抑制消费

中国人收入有限,出于对通胀的恐惧,人们担心“钞票毛了”,觉得只有买房子才算稳妥,所以居民购房支出逐年大幅增加,这里只列几个居民购房支出破千亿、万亿、10万亿数据的年份。 

 年    份 居民年购房总支出(亿元) 当年度购房负担率

1998年              859                                      18.9%

1999年            1210                                       22.3%

2003年            4177                                       40.7%

2006年          11084                                       62.1%

2009年          24303                                       76.7%

2019年        124518                                       102.7%

2020年        138984                                       96.2%

从上述图表所列的几个关键数据可见: 

一、房价直线上升。1998年,房屋销售均价为2,062元人民币;2020年,销售均价为9,860元,较2019年上升2.6%。22年之间,中国房价平均上涨4倍多; 

二、居民消费被购房支出严重挤压。2020年,城镇居民收入增幅只有3.5%,全年消费物价涨幅为2.5%,而消费支出萎缩了3.8%,是从1990年以来的首次消费支出萎缩,也是中共建政以来的首次。根据测算,2020年中国的购房总支出规模为13.90万亿,较2019年的12.45万亿,增长11.6%。直白一点说,居民宁可挤压其它消费支出,也得买房。 

三、中国居民个人债务沉重,多数源于购房。据金融从业者统计,在过去五年(2016-2020年),中国是居民债务增速最快的国家之一,增幅达22.2%,远超过美国的0.9%、日本的7.2%和德国的4%。这就是中国居民的购房负担率超高的原因。 

政府对房地产的财政依赖更形严重

据中国官方数据,2020年中国卖地收入8.41万亿,全国财政收入约18万亿元,卖地收入占全国财政收入44%,占地方财政收入84%,这种情况下,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都无法也无真实意愿调整经济结构。

无法调整,是因为中国国内消费萎缩,市场不景气,产业结构自然无法调整,仍然是政府财政仍然依赖房地产的格局。这种情况下,自然也无意愿调整。数年前我就撰文分析过,中国政府控制房地产的价格与规模,努力维持这个泡沫的存在,到后来,政府出于财政需要,房地产公司出于市场需要、房产拥有者出于个人财富不至于缩水,早在2010年代中期就形成了一个利益一致的利益共同体,都需要这个泡沫继续维持。这也是房地产泡沫这头灰犀牛至今仍然未发疯的原因。

一个普遍的误解:中国出口重兴

2020年,中国出口增加,除了中国官方媒体之外,美国几家主流媒体也一致认为中国出口重新兴旺,很快可以与美国经济一争雄长。

美国经济会怎样,目前拜登政府的经济政策追求意识形态满足,违反市场规则,非常多的变数,本文另文专论。但如果仔细分析中国出口商品结构,就会发现,医疗用品、生活用品和在家办公用品这三类商品,就是推动2020年中国外贸出口数据小幅增长的三大支柱,增幅最高的是医疗用品和纺织品(其实主要就是口罩用料),增幅分别达到40.5%和29.2%,这种增幅与疫情有关,注定是不可持续。其它的主要出口增长商品,以手提电脑为主的数据设备出口增加,是迎合疫情封闭状态下人们在家办公之需。塑料制品主要各类生活类用品、灯具、家具、玩具之类,都是全球在疫情状态下,各国被迫增加向中国的进口。概言之,到2021年年中疫苗大规模普及之后,这一波出口热潮就结束了,不可能长期持续。

3月下旬,美国智库、大学教授(含六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前总统经济顾问共20余位去中国参加《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1》,其中包括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前主席两位及现任成员;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大学的六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亲民主党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会长与前任会长、福特基金会会长、《经济学人》主编等全部出场,这些机构、这些人是近二十多年美国对华关系的主导者。其中有几位都在会上透露,美国拜登政府大兴基建之后,将向中国、日本、欧盟购买大量商品,这对中国来说是个好消息。

从“二战”以来,罗斯福新政成了政府实行宽松货币政策、通过大量印钞加大财政投入刺激经济、减少失业的代名词,这些举措既来自于凯恩斯的理论,又得到他的盛赞,在二战之后成为西方国家政府干预经济的模式,并且只谈它的好处,但也有将近30%的经济学家们对此持异议。如今,各国央行(美国是财政部,因为美国央行与财政部的功能正好与中国颠倒)都是凯恩斯主义者,奉行货币宽松政策。中国2009年五万亿刺激经济,当时西方一片赞誉之声,认为中国在国际金融危机之时拯救了世界经济。但是,中国此后一直苦苦挣扎于债务泥潭,改善经济结构无望,这些经验都值得记取。

(全文转自大纪元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