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习近平砸毁上海,无法遏制的病态冲动?

人间四月天,好端端的一个大上海,忽然间沦为空城、鬼城、饥饿之城、恐怖之城。流行于中国的两篇网文《上海逝者》和《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描写了今日上海的种种惨状,仿如人间地狱,也抒发了上海人的悲情与愤怒。

其中一段,有关挨饿:“更多的人,是啥也没得吃了。这几天,众多的独居老人守到弹尽粮绝才发出求救要一口吃的,他们中有老教授,老专家,经历过浩劫年代,为祖国做出过杰出贡献,也有不缺钱的知识分子,结果困在2022年吃不上饭,荒不荒谬?既然我们抗疫的主要目标是为了保护老人,那这些吃不上饭、看不上病、甚至还要搭上命的老人现状是怎么造成的?”

中国网民的总结很到位:西方用社会控制疫情,中国用疫情控制社会;美国疫情,只有结束,没有胜利;中国疫情,只有胜利,没有结束。

说起来,所谓中国抗疫模式,不要说没法跟西方国家、民主国家、正常国家比,就论当下中共领导人的政治智商,还不如中国古人。中国有一句老话,也是成语:投鼠忌器。不要因为灭老鼠而砸毁家俱。意思是说,不要因小失大。然而,习近平所搞的所谓“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就是投鼠不忌器。为了跟一场看不见且危害不大的病菌作战,不惜砸毁城市,重伤社会,重伤经济。本末倒置,因小失大。

习近平砸毁了上海。这种砸毁行为,仿如一种连他自己都无法遏制的冲动,一种心理疾病。正如习近平砸毁香港的“一国两制”,就等于砸毁香港。香港作为世界金融中心、亚洲四小龙、东方之珠的地位不再、光环不再,相应地,中国失去了一个经济增长的引擎、火车头,对中国经济的重伤可想而知。

如今,动辄全面封城、极端清零,用政治手段、文革模式、运动形式搞抗疫,先后砸毁了武汉、西安、以及众多中小城市;如今又砸毁上海,这个中国最大、最发达、最繁荣的经济和金融中心。

“打倒一切,砸烂一切。”这是两代人熟悉的文革口号、文革场景。习近平终究是文革一代,骨子里根植了文革基因。无论他本人是否意识到,砸烂一切、砸毁一切,成了习近平的心理定势,也成了他的行为定势。举凡经济、社会、教育、政治等领域,或面对复杂的国内和国际形势,习近平每一出手,其效应、其后果,都是砸毁一切。

砸毁了政治(废止领导人任期制),又砸毁了经济;砸毁了政改,又砸毁了教育;砸毁了改革开放的成果,又砸毁了中美关系;砸毁了香港,又砸毁了上海……,还有哪个领域、哪个面向,是习近平没有砸毁的?

文革结束,已近半个世纪;改革开放,也经历三十多年(就算到习近平上台为止)。人们惊讶地发现,执掌当今中国命运的,竟然是一个文革幽灵,一个不折不扣的红卫兵!因为他个人的政治取向、社会癖好、心理障碍,竟然能绑架整个执政党,倒行逆施;竟然能以一人之力,把整个中国拉向倒退。

有人认为,这是习近平对上海人的饥饿训练,目的是让他们彻底驯服、臣服。果真如此?那么,习近平必然失败。他收获的结果,只能是恨、憎恶、鄙视。经此一役,习近平跟上海人结下了梁子。

莫非,习近平跟香港人有仇?跟西安人有仇?跟上海人有仇?或者干脆,习近平跟全体中国人有仇?答案显然不在此。水平再低的国人都可能渐渐悟出:习近平追求的,不是以人为本,而是以权为本;习近平在乎的,不是人民至上,乃是他个人的权位至上。还是那句话:以一己之私,祸一国之利;甚至于,以一己之私,祸一党之利。

动态清零,病态清零,极端清零,反医学、反科学的政治清零。面对领导人明显的思维荒谬和胡作非为,上海人展开了各种形式的软性抵抗,就连上海的各级领导干部,也都展开了各自的软性抵抗。

当上海市民发现,上海并不缺物质、全国各地也都纷纷捐资捐物给上海、但上海人民却白白挨饿时,禁不住愤怒诘问:“物质烂掉都不给我们,这是什么国家?”问得好!是啊,这是什么国家?曾经沉醉于或昏睡于岁月静好的上海人、中国人,醒过来了吗?有多少人醒过来了?醒悟得太晚?还是不算太晚?

但愿,这个诘问,不是投向水井的一粒石头,听到一波响声,复归于沉寂、死寂。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