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安心的香港“安心出行”

在有鉴于中共跟全世界人民都不合作,坚持隐瞒早期病人的原始数据的情况下,当今世上,根本已经无人可以确定2019年冠状病毒(2019-nCoV)是何时诞生,但可以肯定的是,2019年10月,这种新冠状病毒就已经进入人类社会,而且是首先进入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社会,并已经开始广泛传播。由于是中共的国家机密,全人类都被中共蒙在鼓里至少三个月,直至2019年12月底,湖北武汉疫情急剧恶化,一发不可收拾,中共才不得不承认,武汉肺炎的确存在这个事实,但否认可以人传人。直至2020年1月9日,中共的说法就修改为“虽然武汉肺炎可在某些患者中引起严重疾病,但不易在人与人之间传播”!1月14日更倒过来说“没有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明确证据”。但是,纸又怎能包得住火!1月20日,中共被逼确认了新冠病毒人传人这个事实,三天后,武汉封城!但是,在武汉封城之前,新冠病毒早已到达香港,武汉肺炎早已抵港。

武汉封城之前,2020年1月22日,香港已经出现首宗确诊个案,1月24日晚上,香港确诊个案就已经增至5宗,全部由国内输入,四宗来自高铁。 

截至2021年2月21日(13个月后),香港累计确诊个案有10868宗,其中有197人死亡,10387人康复出院,284人仍然留医,留医者中,超过一半病情严重。 

香港特区政府抗逆不力,众所周知,源头不明个案持续高企,更是雪上加霜!后知后觉的香港特区政府,最后于2020年11月6日星期五,推出“安心出行”应用程式,希望透过这个应用程式,认真追寻所有传播链,尽早找到隐形个案,借此扭转僵局;但可惜事与愿违,推出至今快将四个月,“安心出行”依然成效存疑,经“安心出行”找到的新确诊个案,仍然是零。 

2021年2月10日,香港特区政府宣布:

…01)  2月18日起,香港所有食肆,必须强制食客使用“安心出行”应用程式,或登记姓名、联络电话和到访日期及时间,纪录市民行踪,否则,可被罚停业3至14天。

…02)  3月1日起,政府员工和市民进入所有政府场地,必须使用“安心出行”流动应用程式,或登记资料。 

笔者认为,强制使用“安心出行”,绝对不能提升“安心出行”成效,因为“安心出行”成效不彰,主要有四个原因:

…01)  “安心出行”野心太大。

…02)  “安心出行”太霸道。

…03)  香港特区政府民望超低。

…04)  市民私隐保障不足。

结果导致“安心出行”非常不受市民欢迎,下载率低,使用率更低。 

政府希望“安心出行”能够做到的事情太多,野心太大。根据“安心出行”自己解释,“安心出行”希望做到三件事:

…01)  记录出行;准确记录“你进入之场所”和“你乘坐之的士”。

…02)  报告确诊或初步确诊;确诊者自我标签,让所有程式使用者得知,并让当局进行流行病学调查。

…03)  发出通知;向所有确诊者有机会接触过的其他用户,发出通知,及早采取适当预防措施,防止病毒扩散,并在有需要时,立刻求医。

结果三件事都办得不好,最重要的“记录出行”,更加是强差人意,参与率低,记录不准确,毫无效用。 

“安心出行”太霸道。“安心出行”在推出初期,已经被质疑索取过多权限,包括“读取USB内容”和“查看Wi-Fi连线”。其后“安心出行”进行更新,将索取的权限由15个减至7个,但仍然是霸道。尤其是应用程式权限仍包括“撷取执行中的应用程式”,这是一个可帮助黑客入侵的工具,除了清除程式外,一般程式不须这个权限,“安心出行”其实也不须这个权限,但却依然索取,原因不明。 

武汉肺炎疫情已持续超过一年,林郑政府一直被批为抗疫不力。根据2020年12月“香港民意研究所”公布的政府民望调查,政府民望陷入低谷;调查机构访问约2500名市民,受访者对政府的不满意程度高达62%,满意度仅得19%,政府民望低得可怜。而对于政策范畴的满意度方面,维持经济繁荣及改善民生分别录得负37%及负41%,是一年来新低。至于政府的防疫表现,不满意率高达67%,而满意率只有22%。政府民望低得可怜。 

“安心出行”保障市民私隐不足,被指侵犯隐私。虽然“安心出行”应用程式内的纪录,只会保留卅一天,但是,上传政府的出行纪录,却会保留七年。“法政汇思”成员苏俊文大律师认为,政府强制市民使用程式不能接受,会开坏先例,做法危险;令人质疑政府以抗疫为由,侵犯个人隐私。结果,有餐厅表明宁愿只做外卖,也不愿客人到餐厅扫瞄二维码,对“安心出行”能否保障隐私,感到忧虑;也有火锅店指出,相关的安排对生意亦没有太大帮助。有餐厅甚至贴上模仿“安心出行”的二维码,不过用手机扫瞄后,会连结至不相关的网站。 

四个原因,结果导致“安心出行”非常不受市民欢迎,下载率低,使用率更低。不喜欢但又迫于无奈要使用的市民,有不少便惟有选择“虚报”。例如:

…01)  “二维码”可以随便复制和多处同时使用,有不少“二维码”已经在网上广泛流传,网民只要安坐家中,用手机扫描这些“二维码”网上副本,便可以“瞬间转移”,不需一秒,便可以由新界上水一间“麦当劳餐厅”,去到40公里外,港岛南区的“海洋公园”,出行资料可以有几准确,大家心中有数。

…02)  一人同时使用两部,甚至多部智能手机,一人可以有双重甚至多重身份,增加准确追踪的难度。

…03)  一人同时使用两部,甚至多部智能手机,使用“安心出行”的手机永远处于“飞行模式”,永不接通互联网,故意漏报出行资料,大大增加准确追踪的难度。 

此外,政府坚持盲目执行强制使用“安心出行”,明显是故意低估和忽略一些对“强制使用”显而易见的不利因素,例如:

…01)  政府执法能力有限,强制只成空谈。

…02)  正如前述,程式容许“虚报”,追踪准确度成疑。

…03)  正如前述,强制使用前,已经有不少“虚报”,“强制使用”势必促使更多市民“虚报”,而且难以杜绝,追踪准确度,势必大打折扣。

虽然“安心出行”非常不受市民欢迎,但是,政府仍要强推。强推一个已经不受市民欢迎的项目,成功机会渺茫。 

2月20日晚,香港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发表网志,表示全赖市民支持,“安心出行”的累计下载数字已经由上周的70万激增超过两倍,达到多过233万,令人鼓舞。但是,正如前述,程式容许“虚报”,政府坚持盲目执行强制使用“安心出行”,促使“虚报”的情况更加普遍,而且一人同时使用两部,甚至多部智能手机者,香港根本一早已经是大有人在,加上新下载的数字,有部分必定是因为同一人重新下载或需要更换不同手机而已;所以,“下载数字”跟“实际使用数字”必定存在很大落差,张建宗司长,如果你真的感到“鼓舞”,究竟是幼稚还是自欺欺人呢?笔者粗略估计,70万下载可能只有40万人使用,233万下载可能只是有100万人使用,若要香港750万人全民都使用,下载量又怎可能只有750万呢?保守估计,下载量必需达到2500万,才是真正全民使用;今天的233万下载量,只是小巫见大巫,距离全民使用的目标,仍然非常遥远,政府现在就自吹自擂,不是瞒骗大家,哄大家开心,就只是哄自己开心。 

总括来说,政府坚持盲目执行强制使用“安心出行”,不但成效不彰,而且为市民添烦添乱,理应临崖勒马,立即叫停,考虑改用其他更有效用的方案,例如改用短讯登记,虽然开支会大增,但使用方法较大众化,亦同时解决“没有智能手机”和“侵犯隐私”等市民忧虑的问题,何乐而不为?还望特区政府考虑和三思。

但是,如果林郑政府一如既往,冥顽不灵,坚持继续强推“安心出行”,还要做到十分有成效的假象,令市民信以为真,疏于防范,促成疫情反复,绝非市民之福。 

港共林郑政府要强迫港人使用令人绝不安心的“安心出行”,香港市民又怎能“安心出行”呢? 

无奈!香港人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自求多福,勿信“安心出行”,加倍小心防疫,加倍小心保重! 

香港人,加油!谢谢!

(作者是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选民,全文为作者投稿)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