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平主义危险吗

百年建党大庆临近,习总书记准备20大继任,突然冒出一个“不三不四”的“躺平主义”,躺平,顾名思义,款款躺着,无欲无求,据说是与之前时髦的另一个词“内卷”对着干的。但是,这个“躺平主义”让当局隐隐不安。

发自“知乎论坛”的躺平主义,宣言很简单:号召青年们“不买房、不买车、不结婚、不生娃、不消费”,六不主义,“维持最低生存标准,拒绝成为他人赚钱的机器和被剥削的奴隶。”

“躺平”一词最早应出自百度贴吧一篇已被删除的题为“躺平即是正义”的帖子,内有“既然这片土地从没真实存在高举人主体性的思潮,那我可以自己制造给自己,躺平就是我的智者运动,只有躺平,人才是万物的尺度。”豆瓣后来建立了躺平小组,但是躺平小组现已被删除。

躺平主义宣言多少有些愤世嫉俗,却引来了难以想象的共鸣,有种解释是,站不起来,但又不想跪着,就只有躺平。站不起来,因为生活成本太高,压力山大,高房价,高物价,工作难求,遑论结婚生子。站不起来,跪着求生好不?不! 很多年轻人还不愿丢掉自己的人格和尊严。剩下来的就是躺平,维持最低生存状态。躺平是一种无奈,躺平也是一种不屈。

躺平一词出世后,有躺平主义,躺平哲学,微信朋友圈还流传着中国躺平诗歌流派大展,开首就是:“今天,你躺平了吗?”号称“我躺故我在”,“一起躺平,一起爱!” 其中有首写道:躺平,是为了不弯腰/躺平,是为了不下跪/躺平,是横向的站立/躺平,是挺直的脊梁。如果像诗里写的这样,还是蛮有点傲骨的!

关于躺平的表述有多种多样,也有人从另外一种角度去看躺平主义,躺平不是躺在床上啥也不敢,而是降低欲望,不再过分追求,回归最基本的生活。

网上议论纷纷,有人批评与其躺平颓废,不如挺身行动,有人则以为今上开倒车,文革2.0再起,政治高压无孔不入,在这种情况下,躺平并非颓废,而是一种消极不合作,自有其价值。前中央党校教授蔡霞认为,中共政治局会议决定让两颗韭菜生三颗小韭菜! 原本不许生孩子,现在镰刀发现韭菜快断根了,赶紧忽悠多生孩子。网络轰雷表明,韭菜们就是躺平了!

在高消费,重奢侈,比阔绰比得难以透气,“内卷化”的中国社会,躺平主义忽然让人领会到其实不必强做什么,据说刚开始还有官方的舆论对这些人自己躺自己的倒也不在乎,甚至表示尊重他们对生活态度的选择,但躺平引发共鸣声大震,情况就有点变化。‘南方日报’日前发布题为“躺平可耻,哪来的正义感?”抨击,呼吁年轻人抵制消极情绪。环球时报环时锐评5月28日讽刺说:“声称要躺平的年轻人,总是在黎明被自己设的闹钟叫醒”。官媒还发文示警,“认命可以,躺平不行”,谴责躺平主义是很有害处的“毒鸡汤”。

官媒为何如此说,有人分析说这躺平主义,分明透露着一些不合作主义思潮,“躺平是觉醒,更是不合作,觉醒,不合作,中国就有希望”。独裁者是最警惕的。还有人以为,为维稳计,中共当然乐见消极无为的蚁族繁荣,但如果危害到社会主义割韭菜需求时,就又另当别论了。要实现百年复兴大梦,你在那里躺平不算,还要鼓吹一伙子都来躺平,官方是不会放过的。

有人认为,躺平的出现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挑战了官方的价值观,在党国一统的中国,任何不顺从的苗头,或者可能孕育一种反对甚至反抗的萌芽,官方都十分警惕。

豆瓣上那个躺平小组被炸了,页面不存在了,还留着一行小组简介:躺平是一门哲学。躺平是一种艺术。在这个喧嚣的时代,以不变应万变……

躺平小组被炸了,躺平者四散了,到处都是,网络上有一段广泛流传的视频,一位躺着的青年女子在说:“年轻人躺平到底惹了谁,我们这一代年轻人生活有多倒霉!”“年轻人不缺奋斗的决心和信心,年轻人缺的是奋斗路上的那束光。”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