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TIKTOK分析最透彻的文章:张一鸣作茧自缚

编者荐语: 

美国封堵TikTok事件,即将以微软买下而告结束。在目前的大形势下,有人认为张一鸣“非战之罪”,是国际政治的牺牲品,“其罪怀璧”。然而,张一鸣及其头条系真的没有问题吗?他的原罪不是来自哪里的问题,而是算法。头条系的智能算法埋下了毁灭的种子。 

祸不单行,继印度、美国、澳大利亚采取行动之后,最近日本也宣布对海外版抖音Tiktok采取行动。 

据日本媒体NHK报道,7月28日日本执政的自民党“规则形成战略议员联盟”在国会内举行会议,讨论如何禁止抖音等中国APP和软件的问题。最终,会议形成了一致的意见,将在今年9月,正式向日本政府提交一份禁止抖音等中国企业提供的APP和软件的要求议案。 

Tiktok在海外接连翻船,张一鸣的国际化战略遭遇重大挫败,不仅影响到母公司“字节跳动”上市计划,而且影响到“字节跳动”及TikTok的估值。疫情期间,字节跳动用户迅速增加,其估值在疫情后的这段时间飙升,超过了1000亿美元,甚至在一些非公开的交易中估值达到了1400亿美元。但是在印度宣布禁用、美国限制TikTok之后,字节跳动的估值被大幅调低30%。 

不过,海外资本还是非常看好TikTok的发展前景。7月30日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报道称,字节跳动的投资者对TikTok的收购报价估价为500亿美元,该出价为TikTok 2020年预计收入的50倍。此前,7月23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红杉资本(Sequoia)和泛大西洋投资(General Atlantic)等为首的美国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正在评估收购TikTok大部分股权的可能性。《金融时报》援引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收购完成后,字节跳动将失去投票权并只保留TikTok的少数股权。对此项收购传言,TikTok回应表示不予置评。 

红杉资本是字节跳动的风险投资者,一直在敦促张一鸣出售TikTok的多数股权。他们的想法是让TikTok成为一家美国公司,而字节跳动仅保留少数股权。据一位参与谈判的人士透露,这一方案已经讨论了好几个月,反复商讨了很多次,包括由一组风险公司或战略合作伙伴购买额外股权。 

然而,张一鸣拒绝了这些想法,因为失去TikTok,对张一鸣的国际化雄心是致命打击。TikTok是字节跳动国际化的排头兵,也是目前字节跳动估值的主要部分。更重要的是,放弃TikTok的控制权,还意味着字节跳动将失去其崛起称雄的核心竞争力——智能算法主导的信息分发。这是程序员出身的张一鸣“不可承受之重”。 

但张一鸣不知道的是,他的头条帝国,成于他精心设计的智能算法,也因为这个智能算法在海外翻船,将来也将败于这个智能算法。 

2012年3月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时,就是最早把人工智能技术大规模应用于信息分发的公司之一。无论是起家的搞笑社区“内涵段子”和推荐引擎“今日头条”,都是基于数据挖掘的算法技术为核心驱动,来实现资讯分发、内容分发。 

这与微信微博、Facebook等以社交分发资讯有明显不同。社交分发是以你的社交关系链作为分发的基础,你关注的对象决定你能看到什么。而算法分发则是基于你的价值观念与兴趣爱好,通过各种算法琢磨出你有什么兴趣和偏好,然后向你精准“投喂”内容。表面上算法分发更能精准地匹配用户的需求,提升用户体验,但在另一方面却会禁锢甚至极化用户的价值观念,因而放大了“信息茧房”效应。 

今年高考江苏卷作文题出现“信息茧房”这一概念。本来互联网就会加速构建使用者的信息茧房,如果加上算法主导的“审核系统+推荐系统”,那用户会待在他适合的信息茧房中“乐不思蜀”了。如果说一个人被他的社交圈子(同学、同事、亲戚朋友等)影响,我们都可以接受,因为这本已被人的社交属性所决定了。但一个人的信息来源、思想观念被一个精密的算法所主导时,那么这个人就成为机器算法的奴隶了。因此,当有自媒体文章说“抖音改变了世界,美国政府改变了抖音”时我笑了,抖音岂止是改变世界,而是要改变整个人类的生存方式了! 

然而,今日头条、抖音、TikTok的问题远不止于 “信息茧房”这类传播伦理问题,不然像日本这样媒体很开放的地方也不会采取行动。因为“算法分发”要做到精准匹配,就有两个命门罩在头上: 

一是“隐私门”——必须时刻关注用户的动态,精准搜集用户信息,这样算法分发才能做到信息内容的精准匹配,才能精准投喂,与用户的癖好形成互动,用户的体验也才会更好。毫无疑问,大量搜集用户信息无疑对用户隐私权构成威胁。抖音出海以来,就不断遭到侵犯用户隐私的指控。2019年2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指控TikTok非法收集儿童的个人信息,最后TikTok同意支付570万美元来解决司法部提交的FTC投诉。 

更重要的是,如此大量的用户信息和隐私搜集对他国的信息安全形成极大挑战。算法分发除了基于用户兴趣、新闻时效、热点进行推荐之外,还会基于地域、时间、场景等推荐,因此需要追踪用户的搜索历史、地理位置等信息,甚至对用户发布内容的场景进行针对性分析以获取用户数据。在大数据下这些用户信息除了可以用于信息分发、广告推广之外,还可以有其他很多应用。因此,各国政府对于用户信息搜集都保持高度敏感。 

尽管TikTok一再澄清不在中国运营,中国政府无法访问TikTok用户数据,在美国,TikTok由美国实体运营,但是仍无法解除国外的担心。CyberInt首席网络安全研究员Jason Hill认为,位于美国以外的科技公司“受制于不同的数据处理标准或治理”,“虽然很多人可能并不关心这一点,但在政府,军队或敏感角色工作的用户可能会考虑将他们的个人数据暴露给外国实体的后果。” 

二是“审核门”。如前所述,在“信息茧房”中,算法不会分辨内容的善恶好坏,只知道你喜欢什么我就给你“投喂”什么,只要你感觉好、粘度高。为此,即使有强大的智能算法,但还是免不了人工审核,来判断算法分发的内容是否有违社会伦理道德。由于推荐的内容量很大,需要人工审核成本也很高。 

更重要的是,有了人工干预(不管是人工审核还是对算法中权重进行调整),分发内容就会有偏向性,从而影响到用户。尤其是在拥有庞大用户后,算法分发平台已经不是一个媒体平台,也不是一个社交平台,而是拥有强大影响力的政治实体。这样的实体,即使由本国掌控,各国政府都感到害怕,更何况被外国实体掌握呢? 

可以肯定地说,各国政府都不会容忍TikTok在本国坐大,尤其在今年的紧张形势下。因此,目前张一鸣还试图安抚美国政客,聘请一位美国CEO,增加在华盛顿特区的游说支出,其实都是徒劳的。张一鸣赖以自豪的核心算法,既成就了今日头条、抖音及TikTok的辉煌,又加速了自身命门的暴露。现在各国对TikTok的抵制,的确有政治环境的催化作用,但根本上是字节跳动技术伦理的束缚所致。 

利用精妙的智能算法,张一鸣为世人构建了一个超级“信息茧房”,但是他也逃脱不了作茧自缚的命运。算法分发在伦理上不符合现代社会,在进化上不利于人类发展,最终只是人类技术发展中的一朵小浪花。因此,对字节跳动而言,如果还沉溺于所谓的算法分发中自嗨,不仅TikTok会持续受到抵制,公司其他产品的命运也堪忧。 

现在,美国媒体列出了字节跳动的多种可能选择,包括:整体出售TikTok;出售TikTok的美国业务;将字节跳动拆分成中国和其他国家总部分区运营;美媒甚至提出将字节跳动变成一家美国公司的想法。 

张一鸣最后可以做什么?见好就收,放弃所谓“国际化”的野心。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世范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