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塔利班的成功

8月15日,纽约时报报道了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被包围的消息。8月初的时候塔利班还仅仅是包围了几个省会城市,但是一周就拿下十座城市,不到两周时间,喀布尔就几乎变成了一座孤城。可以说绝大部分城市都是政府军弃守的。目前,加尼领导的阿富汗民选政府已经放弃抵抗,加尼总统已经逃离首都,而美欧的使馆人员正忙着撤离。喀布尔的沦陷成为马上到来的事实。面对阿富汗局势迅速恶化,大家都有很多疑问,笔者在此与读者探讨。 

为什么阿富汗政府军如此不堪一击?

与其说塔利班战斗力特强,不如说政府军毫无士气。塔利班几乎没有重武器,没有空军甚至没有防空武器,而政府军的武器装备、后勤供应、人员训练都比塔利班强的多。很明显的是,阿富汗政府军没有斗志。大部分城市没有经过战斗就被塔利班占领,政府军几乎一触即溃,外国军队支持的大量武器装备完好落入塔利班手中。 

大家都知道,塔利班实行政教合一,推行严厉的沙里亚法,比沙特和伊朗更加背离人类当代文明。塔利班曾经统治过阿富汗,在其统治下,民众很小的罪错被施以严厉的处罚,公民没有言论自由和政治权力,人权和法治观念无从谈起,甚至娱乐活动都被当成罪孽。那么为什么广大的阿富汗民众不愿意奋起保卫他们的自由呢? 是阿富汗民众甘愿接受塔利班的统治吗?从已有的报道来看,显然不是。首先难民逃难的方向都是逃避塔利班的,其次可以看到外国记者采访的妇女、演奏者、失去儿子的老人这些普通民众对塔利班怀有的敌意。是阿富汗人不够勇敢吗?也很难说是。因为对阵双方都是阿富汗人,即便按部族来划分,也是普什图族的人数都占多数。 

最大的原因很可能就是阿富汗人的价值观或者意识形态。虽然目前的阿富汗国名叫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还带有伊斯兰,但在国际社会监督指导下,阿富汗有大选、有妇女领袖、有公民社会,逐渐思想多元化。这就牵扯到一个自古以来的悖论:为什么野蛮对文明具有战争优势?通常的解释是野蛮的一方使用严刑峻法既能约束自己的军人,也能威慑更注重人道主义的对手,通俗的说就是野蛮的一方的优势就是没有底线。这对当前阿富汗局势显然也是解释的通的。除此之外,宗教和民族特性也赋予塔利班的凝聚力优势。在战争中敌我分明,塔利班的意识形态把穆斯林当成自己人,把不遵从沙里亚法的人当成外人或者穆斯林中的“败类”,同时把跟外国合作的人当成“民族叛徒”。当阿富汗人总体上还有强烈的宗教和排外认同的时候,政府军的士兵只是在为工资奋斗,而没有为保卫自由而战的自豪感,相反,在道德观念中还自矮一截,因此一旦有生命危险自然就会逃命要紧。 

另外,塔利班跟当年国共内战的共产党一样,也采取一定的欺骗性措施。一是对外宣传,说自己也保护妇女儿童权利,这样就给中共这样的机会主义政权以支持塔利班的理由。二是对俘虏的政府军士兵发路费回家,不加以杀害(高官除外)。第三,通过沙里亚法的“严打”措施惩治犯罪维护秩序。第四,因为没有多少可以贪腐的利益,并且战争里筛选出的领导人还不懂贪腐,所以塔利班的“清廉”和政府官员的贪腐形成对比。 

外国势力的支持虽然也对塔利班成功很重要,但是这种支持主要来自巴基斯坦和中东国家的极端势力,而不是哪个外国政府全力支持。这种外部支持跟阿富汗政府受到的外来支持根本无法相比。阿富汗政府不仅得到美国的各种政府和军事援助,而且经济上也得到欧盟的全力支援,欧盟的援助占其GDP的40%。此外,阿富汗塔利班为了减少国际阻力,表面上还跟搞恐怖活动的巴基斯坦塔利班组织划清界限,把自身定义为阿富汗内战的一方。因此外部因素对塔利班的成功影响更小,相比苏联支持的中共、越共、朝共、古共塔利班更像是“人民的选择”。 

为什么美国不坚持下去?

面对阿富汗政府军这样的扶不上墙的烂泥,拜登即便面临严厉的批评,也绝不想在阿富汗战争中多卷入一天了。拜登说,“在我国20多年的阿富汗战争中,美国派出了最优秀的青年男女,投资了近1万亿美元,训练了30多万阿富汗士兵和警察,为他们配备了最先进的军事装备,并维持了他们的空军,这是美国历史上最长的战争的一部分。如果阿富汗军队不能或不愿意守住自己的国家,美国再驻扎一年或五年也不会有任何改变。而在另一个国家的内部冲突中,美国无休止的存在对我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美国虽然有当世界警察的意愿和能力,但是她毕竟也要考虑自身的利益。二十年来,美国军人死亡死亡超过2500人,经济投入数千亿美元。最重要的是美国看不到巩固阿富汗民主的希望。因此,当阿富汗人本身没有保卫自由政权的意愿的时候,美国不再愿意给阿富汗人提供免费的政府服务。 

单纯从军事上看,美国对塔利班的实力根本没有比较性可言。但是现代战争要求文明的一方不能有任何违背国际人权标准的错误。打击塔利班不能误杀平民,但塔利班和平民在穿着和行为上混杂一起,难免误伤。抓住塔利班俘虏不但要好好招待,而且不能进行洗脑教育,要尊重他们的信仰和价值观。对于口头支持塔利班的人当然更不能加以惩罚,那是言论自由。但是塔利班却可以为争取胜利使用一切手段。因此,塔利班才可能长期不被美军消灭。 

既然消灭不了塔利班,川普政府只好谈判。当然,跟中共类似,塔利班的谈判只是幌子,你越跟他谈,他就声势越大,尤其是撇开阿富汗政府跟塔利班谈判,更削弱了阿富汗政府的影响力。但是拜登政府已经顾不上塔利班言而无信了,只要没有伤亡的撤出阿富汗就算达到了目的。 

拜登政府急于在阿富汗撤退,另一个原因很可能跟中国有关。在江胡时代,中美之间是合作大于竞争,而习近平的民族主义迫使美国不得不把中国当成主要对手。在此背景下,美国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消耗在阿富汗已经得不偿失。美国历史上为了对付苏联,可以支持阿富汗伊斯兰激进分子,可以结盟比苏联更专制独裁的毛泽东政权。现在为了对付中国这个主要对手,放弃阿富汗就没有什么奇怪了。 

阿富汗一旦重回塔利班统治,阿富汗的人的自由和人权当然会受到极大损失。但是环顾阿富汗周边国家,几乎都是不讲人权和自由的政权。对美国来说,只要不公开支持恐怖组织,这种因为政治形态落后导致的低人权都是可以容忍的。何况对于中亚的美国主要对手——伊朗,塔利班是逊尼派,不会跟什叶派掌权的伊朗结盟。同时中共和塔利班虽然互相利用,但是中共敌视伊斯兰世人皆知,二者也不可能真正成为伙伴。因此,塔利班不会增强伊朗和中国两个美国主要对手的力量,说不定还会有所牵制,因此,美国的撤出也没有太多担心。 

塔利班带来的教训是什么?

塔利班的胜利使得美国和欧盟的巨大投入功亏一篑。塔利班再次掌权之后,不仅阿富汗人自己的人权遭到毁灭性打击,而且世界又多了一个动乱的根源。 

如果美国和北约要检讨,首先应该检讨没有做好政治思想教育,或者是没有使得阿富汗人树立为自由民主而战的荣誉感。民主国家的存在总是为了保障个人自由,在政权没有外来威胁的情况下,对政府的制约和对个人权利的保障可以说社会发展和进步的必要做法。但是在民主政府面临暴力威胁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则是保障政府的生存能力。这不仅需要训练士兵、援助武器装备,更要通过教育系统让人们珍惜他们得之不易的自由。 

如果民主国家认为这种洗脑行为不符合自由的价值观,那么就应该有决心长久坚持下去。只有当阿富汗的公民社会足够强大,比如可以通过民主选举、言论自由、司法独立来遏制腐败、鼓励竞争、造福民众的时候,民主才能巩固下来。 在此之前,国际社会投入再多,往往是事倍功半,好处被官员拿走,市民也能享受到一部分,而广大农村依然贫困,这种加大的社会不平等反而成为动乱的源头,还不如普遍贫穷更让阿富汗人觉得公平。但如果持之以恒,使得民主的优势得到发挥,民主政府的实力强大到极端组织再怎么万众一心也无法战胜的时候,民主就不仅在阿富汗站稳脚跟,甚至可以说在最政治落后的中亚地区树立起民主的标杆。韩国从不堪一击到北朝鲜只能仰视就是经历了四十年才真正做到。 

如果美国没有像支持韩国一样永久支持下去的决心,干脆在塔利班还弱小的时候,跟他谈判,把西南某个省份给他治理也许更好。对于同一个国家,分而治之,使得极端意识形态的政权和民主政府长期和平共处,竞争发展,才能显示出民主制度的优势。时间长了,巨大的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鸿沟自然会消除极端组织的短期斗争优势。 

假如阿富汗能够变成一个持久的民主国家,就会在世界上政治最落后的中亚地区打破暗黑政治的乌云,成为民主势力扩张的前沿阵地。其自由民主带来的光辉将给周边数亿民众带来新的希望。 

阿富汗的未来以及对国际局势的影响如何?

短期来看,民选的阿富汗政府垮台已成定局。现在塔利班跟政府的谈判主要内容是怎样和平交出喀布尔。如同当年国共内战末期,中共的谈判就是李宗仁政府如何体面投降。不同的是,当年的中国还有国民党这样一个有共同政治追求的组织,而阿富汗政府却没有这样的主心骨,更没有台湾这样的孤岛可以退守。 

阿富汗的沦陷自然是世界民主的退潮表现之一。根据自由之家的统计,过去15年来,取得民主进步的国家数量一致低于民主退步的国家数量。这些事实综合起来令人对世界的未来更加担心。 

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民主的回潮并不可怕,长远来看,民主国家从二战之后有数的几个发展到今天在世界占主流还是人类历史的发展趋势。二战之后共产主义的崛起导致的民主倒退几乎吞噬了二战消灭法西斯的胜利成果,但是随着苏联的崩溃,共产主义已经奄奄一息,还打着红色旗帜的中共政权虽然还是对民主世界的威胁但是已经以民族主义而不是共产主义的面目出现。苏东剧变导致民主有较大的飞跃,阿拉伯之春也使得人们看到在宗教色彩浓重的国家发展自由民主的希望。 

塔利班重新掌权肯定要实行政教合一的落后政治统治,商业和政界精英正在大批出逃。塔利班政权很难获得民主国家的认同,不愿保卫自由的阿富汗人将失去外国经济援助,更不要说各种自由,因此会遭受一个劫难。将来的阿富汗落入神权政治和部族统治的老套,很可能再回到几个世纪前的生活形态。也许人们习惯了之后会把阿富汗从世界政治中忘掉,就像今天大部分人对扎伊尔的当年的巨变和改名刚果毫无感触一样。或许将来新的民主浪潮到来的时候,阿富汗才能和周边的几个伊斯兰国家一起发生深刻改变。 

塔利班应该也会吸取教训,不敢再公开容留支持基地组织这样的恐怖分子集团。如果确实如此,倒也看不到什么新的变数。中共为了对抗美国以及减少对镇压维族的阻力有可能拉拢塔利班,俄国处于历史原因可能会放干预弃阿富汗,美国会维持对塔利班政权有限的压力,欧洲、加拿大、澳洲跟美国的政策大同小异。 

美国会腾出手来对付中国,中美之间的较量如同美苏之间的冷战会成为世界主流。但是与其说是中美之间的战斗,不如说是习近平一个人与西方民主国家之间的战斗。如果有一天习近平的独裁结束,中美恢复合作关系还是很有可能的,毕竟世界上还有很多两国共同面对的挑战。阿富汗带来的极端宗教政治的挑战就是一个现实的例子。从更长远的角度来说,中国一旦摆脱中国共产党的专制统治,就会成为美国真正的合作伙伴,一起维护世界民主秩序,那个时候像塔利班这样的暴力组织再想暴力夺权就困难多了。 

阿富汗的女童将会失学,妇女将被迫都成为蒙面人,这是令人悲哀的。但是中国人面临着另一种悲哀,那就是在生不起病,买不起房,上不起学,无法养老的同时,丧失了抱怨遭受不公的权利。 如果中国人能为自己的权利而努力追求自由民主,那就不仅是在捍卫中国人的民主权利,同时也是在为世界民主和人权做贡献。

(全文转自议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