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社媒狂野西部 最黑暗言论管制

Twitter、Facebook近年来处于西部狂野状态,“拳头”大称王,这拳头还因为有230条款的保驾护航,因此,几乎是想定义谁的言论有害,谁的帐号就被封锁。但10月14日封杀《纽约邮报》事件,终于引发美国政界与媒体业的强烈反弹,一直未能成行的修改230条款将可能成行。

推特、脸书让美国陷入最黑暗的言论管制

Twitter、Facebook近年依仗自身在社交(群)媒体业的垄断地位,以及对其裁量言论权利有保护作用的230条款,毫不掩饰自身的政治偏好,在今年大选年更是肆无忌惮地偏袒民主党阵营,限制删除保守派人士的言论,包括川普(特朗普)竞选团队的言论。因为为所欲为,最近终于引火焚身,10月14日,美国发行量居第四、在Twitter上有180万关注的《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发表了一篇《冒烟的邮件揭示了亨特-拜登是如何将乌克兰商人介绍给副总统爸爸》,其Twitter帐号从10月14日开始被封,在封号禁言了数以万计的川普支持者之后,Twitter鼓励线民们发起了“声讨川普”运动。

但是,此举引发了保守派阵营的强烈反弹。Fox的王牌主持人Tucker Carlson在当天的节目中,愤怒谴责了Twitter、Facebook这种行为,称“这是大规模审查制度,其规模是美国245年以来从未经历过的,对我们所有人(的言论自由)构成威胁”。除此之外,还引起极大的政治反应。

封禁有关拜登的消息之后,我在推上发表推文,认为这些传媒业人员忘记了当年在大学受教时学过的一条传播学原理“反向传播效应”:封杀于己不利的新闻,结果会增加该新闻的传播率与传播速度。10月19日,MIT的一家传媒情报公司(MIT’s Technology Review)发布的研究表明:Twitter禁止《纽约邮报》关于拜登电脑门文章的行为,让这个故事的传播量增加了2倍。

多位国会议员要求废除230条款

据美国之音10月18日报导称,美社媒遮罩拜登争议报导,美国社会对Twitter和Facebook等美国大型社媒企业的不满愈来愈高,国会共和党人开始大力呼吁废除有“社媒保护伞”称号的“230条款”。当天,多位共和党议员透过Twitter发文和发表正式声明的方式谴责Facebook和Twitter的决定。来自密苏里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霍利(Sen.Josh Hawley,R-MO)于10月14日当天连发三条新闻稿与约20条推文谴责Twitter和Facebook,并指责他们是“美国史上最强大有力的垄断”。霍利还致函联邦选举委员会,要求调查Facebook和Twitter为拜登竞选而协调出的干预行为是否违反了竞选资金或其他选举法。

10月15日,据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Rep.Kevin McCarthy,R-CA)发表声明称,“大科技公司滥用这些保护,选择审查有不同政治观点的美国人,现在是废除第230条款并重新开始的时候了。”随著对Twitter和Facebook等美国大型社媒企业的不满愈来愈高,国会共和党人开始大力呼吁废除有“社媒保护伞”称号的“230条款”。国会参议院共和党已下令,将对这两大社交媒体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发出传票,要求他们出席听证会回答议员质询。

何谓230条款?

1996年美国互联网刚刚兴起之时,克林顿政府针对低俗、暴力和色情的内容在网上泛滥,曾经制定《通讯规范法案》(Communication Decency Act),试图透过立法来监管网络内容。不过,法案在1998年被美国最高法院全票通过判处违宪,原因是法案中反低俗条款与美国宪法的保障言论自由的第一修正案相抵触。但是,尽管最高法院废除了《通讯规范法案》的核心内容,却保留了其中的第230条:“任何交互式电脑服务的提供商或者使用者不应被视为另一资讯内容提供者提供的任何资讯的发布者和发言人”,这样一来,这些互联网公司无须为协力厂商或用户在他们平台发布的内容承担责任。这条只有短短26个英文单词的条款,成为互联网高速发展时代保护高科技通讯产业的一把“保护伞”。到如今,更重要且更受争议的是,该条款也允许互联网(网络)平台基于“善意原因封锁和遮罩冒犯性内容”,因此这一条款也成为美国社交媒体平台和网络论坛的护航利器。

2020年关于230条款的争执

在本次Twitter删除《纽约邮报》并封其推号之前,修改230条款已经提上日程。Twitter对于美国总统川普施加的种种限制世界皆知,在5月下旬一个星期内,Twitter连续给他的推文打上了“需要事实核查”以及“颂扬暴力内容”的标签。5月29日,美国总统川普正式签署行政命令,要求联邦政府对社交媒体的免责条款作出限制,并在Twitter上发出了“Revoke 230!”——  很少有人认为Twitter这种一边倒地管制言论是对强权的对抗,因为凡有保守倾向的言论都遇到这一对待。

按照美国三权分立体制,总统的行政命令并不能代替正式法律,只能对行政部门的执法提出指导意见,修改法律则是国会参众两院的职责。6月18日,美国司法部公布了长达25页的意见书,呼吁美国国会修改1996年《通信规范法》中的第230条款(Section 230),限制对互联网公司的免责保护。意见书认为,一些科技公司已经成为美国市值最高的公司,目前的互联网服务行业已经和1996年出台230条款时的状况完全不同,修改互联网公司免责条款的时机已经成熟。同一天,五位共和党参议员共同起草提出了新议案《限制第230免责条款法案》(Limiting Section 230 Immunity to Good Samaritans Act),提议取消大型互联网公司在第230条款下的免责待遇,除非他们保持“善意”运营(Good Faith)。

Twitter与Facebook目前并无大的改善,只对删除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相关推文表示歉意,承认是个错误,但对普通推友依然如故。它们是不是想等到大选之后再有所改变?其实,这次不满虽然来自保守派阵营,但过去几年美国政界一直在讨论230条款的修改问题。今年修改230免责条款主要是保守派政治力量在推动,但自由派同样主张对互联网行业施加压力,多次用取消230条款来威慑互联网公司。两派对社交媒体都有强烈不满,但却是因为完全不同的原因:保守派指责Twitter和Facebook长期打压保守派的声音,删帖销号的“执法标准”完全偏向自由派;但自由派(左派)则认为这些社交媒体做得远远不够,它们长期放任虚假资讯传播,不采取有效措施消除有害资讯—— 按照左派今年盛极一时的“取消文化”,任何不同意见都会视为有害资讯或者虚假资讯。

本人长期从事传媒业工作并系统性研究过中国政府的控制传媒,深知控制舆论与思想的有害后果,也对美国传媒业现状深感担忧。互联网科技巨头们大可不必用游说的方式抵制修法,只要退回到20年前美国传媒业的状态:传媒将自己当作社会公器而非政治派系的舆论工具,传媒的领导者不把自己掌控的传媒当作表达自身政治立场、牟取政治利益的工具,而只是当作一个社会舆论的公共平台,在“事实第一、表达观点可以自由”的传媒伦理的约束下,容纳各种不同声音,情况就比目前这种“西部狂野”状态要好得多。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