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荣房市也有输家:悉尼哪些郊区房东赔惨

据每日电讯报报导,悉尼繁荣的房市中也不乏输家,高层公寓密集郊区的业主接近六分之一在转售房屋时赔本出售,有的赔得血本无归。

住房专家透露,公寓供应过剩,而且由于边境关闭,愿意买公寓的人越来越少,使得高层公寓很难出售。

这些问题因租金下降和空置率上升而变得更加复杂,阻碍了投资者的购买行为——传统上,投资者是高层公寓的主要买主。

CoreLogic的一份报告显示,损失最大的是公寓密集的Parramatta、Strathfield和Botany Bay地方政府辖区。3月季度的转售损失中位价—-从Botany的25,000澳元到Parramatta的50,000澳元不等。

尽管悉尼其他地区的住房市场普遍繁荣,但这些地区约有15%的卖家出现了损失。

一些卖家的损失要大得多,悉尼奥林匹克公园的一位卖家最近出售了其一居室单元,接受的价格比他2017年的购买价低21.1万元。

该单元位于36层高的Opal Tower相邻的建筑中,由于出现危险的裂缝、担心大楼塌陷,Opal Tower于2018年被疏散。

卖家苦苦挣扎的其他地区包括悉尼中央商务区和Cumberland、Burwood和Ryde。

 在这些地区,大约有十分之一的卖家的售房价格低于他们的购买价格,CBD卖家平均损失约7.5万元。

CoreLogic的研究主管Eliza Owen表示,很明显,悉尼并不是所有地方都能感受到住房市场的繁荣。

Owen说:“尽管房价广泛上升,但澳大利亚住房市场仍然存在一些风险。”

Empower Wealth研究总监Jeremy Sheppard表示,高层公寓市场很挣扎,因为开发商建造了太多的高楼大厦。在COVID-19爆发前的几年里,他们过度依赖向外国买家销售。

Sheppard认为,开发商为了使楼盘盈利,努力将尽可能多的公寓挤到一块土地上,但现在国际买家已经枯竭,这带来一个典型的供过于求的问题。

另外,当地买家也可能被广泛报导的建筑缺陷所吓倒,例如在Botany 市政厅的Opal Tower和Mascot Towers。

“悉尼的建筑质量一直存在问题,”Sheppard说,“虽然这只是一小部分(建筑),但它在人们心中留下很重的阴影。许多人会认为这是风险太大的投资。”

 悉尼业主转售房屋亏损中位数:

Strathfield $25,000

Parramatta $50,000

Botany Bay $38,500

Burwood $20,000

Cumberland $57,500

Ryde $53,500

Sydney CBD $75,000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