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美中互派大使人选已定 伯恩斯、秦刚何许人也?

在美中对立日渐尖锐之际,两国互派的新任大使人选基本敲定。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导,中国计划任命秦刚担任驻美大使,美国则可能任命伯恩斯(Nicholas Burns)驻京。两位人选都是资深外交官,但他们的出线,或反应了美中外交理念及政策的根本不同。 

《华尔街日报》4月20日引述知情人士报导,中国计划任命外交部副部长秦刚为新任驻美大使。与此同时,多家美国媒体报导,美国总统拜登将任命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as Burns)担任驻华大使。

伯恩斯: 带有“全球资历”的资深外交老手

65岁的伯恩斯目前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任教。此前,他在美国政府的外交系统里工作了27年,是一位资历丰富的职业外交官。伯恩斯曾在克林顿时代担任国务院发言人、驻希腊大使;在小布什时期担任美国驻北约大使,协调北约对911恐怖袭击的应对行动;最后回到国务院本部担任主理政治事务的国务次卿直至2008年退休。 

“若获得确认,这项任命最出色的地方在于,伯恩斯为当今美国与中国打交道的工作带来了全球视野和经验。” 与伯恩斯是旧识的美国前驻华大使温斯顿·洛德(Winston Lord)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对于拜登“联合盟友应对中国挑战”的对华政策来说,伯恩斯在世界各地丰富的经验与人脉, “比任命一位特定的中国专家担任大使更加重要。”

伯恩斯的外交履历遍布欧洲、俄罗斯、南亚和中东,他在国务院担任政务次卿时也直接参与了对华事务。他在今年2月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表示,美中关系正处于“非常激烈的竞争状态”。他认为美国不应把二战以来在印太地区的军事主导地位让给中国。他还呼应了拜登的说法,即美中之间是一场民主与威权国家模式的较量。

4月15日,伯恩斯在布鲁塞尔智库欧洲政策中心的一场线上讨论会上说,欧洲与中国达成投资协议是“战术错误”。他说,“我们不能允许中国人分裂我们”。

中国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19日则在中共党媒《环球时报》撰文指出,伯恩斯对中国的看法不像前川普政府那样“极端”,“因此中国不太可能对他有反感。”

不过李海东写到,若伯恩斯用与欧洲打交道的经验处理中国问题,“他对中国的理解可能就会有偏见。”他还暗示伯恩斯的年纪已大,“意味著他可能没有足够的耐力来有效应对中美之间存在的复杂挑战。 ”

秦刚:善于“领会上意”的职业外交官 

若报导获得确认,中国官方将派出比伯恩斯小十岁的秦刚出任中国驻美大使,接替在位长达八年的崔天凯。 

秦刚加入中国外交部已经23年,他从基层做起,后升任外交部发言人、驻英国大使馆公使,现任负责欧洲事务和新闻、礼宾工作的外交部副部长。《华尔街日报》把秦刚形容成一位“风度翩翩,在外界看来擅于把握分寸的职业外交官”,他近年曾多次陪同习近平出访,成为深得这位领导人信任的助手。

今年二月,在面对欧洲记者质问中国“战狼外交”的作法时,秦刚用“恶狼外交”反批西方各国对中国的批评。“有人说中国搞战狼外交,如果我们看一看当前有的国家和有的人对中国进行的毫无根据、毫无底线的抹黑诋毁,他们恐怕都不能用‘战狼’来形容,那简直就是 ‘恶狼’。”

这段视频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被大量转发,让秦刚一度成了中国外交网红。 

原中国外交官陈用林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在中国外交部内获得提拔的最重要才能,就是要能精准“揣摩上意”。他回顾,中国外交官每星期会在使领馆有半天的“政治学习”,一起领会中央领导的文件跟指示精神。“在中国的职业外交官系统,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对上层的工作指导、对上级指示的领会,这关乎到个人升迁。” 

陈用林分析,在习近平上台以后,中国外交路线由邓小平时代的“韬光养晦”,转向要在世界“有所作为”。“以前外交官更常会有自己的主张跟建议,但习近平更加独断专行,他的指示就更为刚性,过于刚性就可能脱离实际。下面的人压力更大以后,就不太会提出自己不同的见解……就可能导致政策的失误与失败 。”

凸显美中外交的根本差异 

美中两国外交官的职责似乎存在很大差异。老布什政府前期的美国驻中国大使洛德谈起美国外交官的三大职责,分别是提出政策、汇报信息、代表美国。首先,向华盛顿提出美国对华政策的建言;其次,向华盛顿明确介绍中国的实况、观点与立场;第三,对中国公众展现美国的积极形象。 

美国国防部前中国、台湾、蒙古科科长唐安竹 (Drew Thompson)告诉本台,中国以马克思主义为外交政策的基础,特点是中国外交政策机构会评估中国与周边国家、与大国间的安全局势与外交关系,并在周期性的计划中,确认中国的“崛起机会之窗”。他分析,习近平正是把当下的世界局势看作摆脱邓、江路线,实现大国崛起梦的独特窗口。 

“对中国外交部来说,为外交关系设定一个框架、选择一种关系的模式非常重要。这跟美国作了什么无关,而更多是反应中共内部教条驱使的外交政策。” 唐安竹说,下一任中国驻美大使必须学会如何跟美国解释中国行为背后的驱动力,而非粉饰太平。 

洛德与唐安竹都回顾起与现任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交手的经验,两人皆肯定崔天凯在美中两国关系紧张时,相对理性、克制的表现。 

“崔天凯非常善于控制情绪,以自己对中国内部运作及美国的了解,传达一种理性、有价值的声音。他不太像现在许多中国外交官那样,透过哗众取宠来证明自己。”唐安竹说,“在华盛顿,很难找到对崔天凯印象很差的人。” 

“目前对华政策是两党最有共识之处,特别在习近平领导下对内压制、对外激进的中国,美国社会与两党已有共识,要在对华政策上做出坚定的回应。”洛德说,崔天凯的继任者将面临极大的挑战。他一边是对华政策上“团结一致的美国”,另一边是“威胁国际秩序与破坏美中关系的中国”。夹在这两者之间,新的驻美大使日子不好过。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