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称97.5%的家长对新学期减负满意

荒诞

今天休息,看了一天知乎,主要看全国各地对双减政策的反馈。众所周知,知乎用户的政治倾向总体上比较温和。

看到知乎上这么一个帖子

教育部称 97.5% 的家长对新学期减负满意,双减工作具体成效如何?- 知乎 (zhihu.com)

回复里,似乎负面评价居多——没仔细统计。我下面将展示几张回复的截图。

评价一个具体政策的好坏,尤其是这种纯粹技术性的政策的好坏,不应该上升到爱国与否的政治高度。那些以政治高度来让人闭嘴的的非官方人士,我反而觉得太神经过敏了。

不管怎么样,我希望我下面的截图不会给知乎平台以及涉及到的发言的用户带来麻烦。file

file

file

file

file

file

一、这种民调非常不靠谱

一般来说,没几个靠谱的民调。不仅中国没有,国外也没有。所以我对任何民调都不感兴趣。

我特别想向教育部门提出的意见是:你们下达的民调任务实在太多了,大多数是没有多少意义的,请你们倾听下家长和老师的心声,大幅度降低这类对小孩,家长,老师的干扰性民调。

简而言之,你们这种形式主义的工作,已经强烈的干扰了我们正常的教学和生活。另外,除了这类不靠谱的民调外,还有不少非常不合时宜的任务。作为一个三四年级小学生家长,我无法理解你们的愚蠢和自大,你们让小孩搞什么“扫黄打黑”宣传?有必要让小孩,家长配合做这种任务和宣传吗?我都无法向小孩解释什么叫“黄”。

二、欺上瞒下的民调

如果领导们也不相信上面的民调,那么这种民调就是干扰家长,老师和小孩。如果领导真相信了这种民调,那么问题就会非常严重,就像回帖里一个网友提到的。错误的估计形势,曾经给中国带来过巨大的灾难。不多说。

三、我对双减的态度

我还得申明下我对目前双减政策的态度。我赞同政策的总体目标,如果它的总体目标是降低应试教育内容的比重,提升教学质量——我认为的教学质量不是培养多少”做题家”而是培养伟大的科学家,工程师,设计师,文学家,历史学家……总之,优秀的国民。

但是,目标对不一定能干好事,也可能干坏事。要提高教育质量,更迫切的是加大教育资源的投资,减小教育资源的浪费,“生产”更多合格的教师,生产更好的教材,装备更好的实验室……当然还有非常重要的,尤其要关注弱势群体的教育资源的获得性。

我认为目前的双减政策不能实现上述目标。关于这个问题利弊,网上有很多讨论,我现在不想做那样的利弊分析——除了明显的荒诞,利弊分析总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想说的是这个政策在实践中将会发生的荒诞。

减负和限制课外补课是作为整体措施出台的。后来出来的解释还明确的限制了家教。那么,我请教下各位。如果发生了如下情景,各位领导该怎么办?

隔壁的一位大哥哥正在上大学,我想请他帮我家五年级的小孩补习数学和英语,我能给他报酬,违法吗?或者按照你们的荒诞规定,下午放学后6-9点不违法,但周末家教就违法了?

在我看来,不准小孩补课的政策,往大了说,严重侵犯了他的受教育权利。如果一个小孩跟不上学校老师的课程,父母自己也没有能力给他补课,这个小孩的受教育权利是不是就被实质性剥夺了?

四、产生巨大影响的政策应该要更慎重出台

我说的慎重指的是这个双减政策的出台本身可能是违法的。我不是很懂我们的法律出台的流程,但总绝对,影响如此巨大的政策即使在仪式上也总该隆重点,应该经过人大层级的审批,而是出一个文件就了事了。

五、请下去调查调研

哪些地方的小孩负担过重,哪些地方的小孩被完全放羊,负担过轻,你们知道吗?我所知道的,老家乡镇中小学的小孩就是几乎完全没有负担了,他们不是在上学,实践了“快乐教育”——当然这是反话,这些小孩从另一种意义上被剥夺了受教育权,因为基本上没有老师管他们,他们基本上自生自灭,在无聊的玩耍,游戏,早恋,斗殴中消耗着自己的生命。

对这样的地区,应该一刀切减负吗?这些小孩不应该增负吗?

如果小学减负,但中考又要凭分数分流一半的15、6岁的小孩去那种浪费生命的“职高”,我感觉到这个政策是“精神分裂的”。或者说,对于那些没有”焦虑感“的父母而言,这个政策具有蒙骗、麻痹、安慰的效果。

六、如何能“减负”

增加优质的大学供给,增加办学的多样化,课程的多样化,让不同兴趣的爱好的小孩有更多的选择,小孩应试教育的负担自然就会降下来。如果蓝翔技校毕业生的收入水平与211、985大学毕业生的收入水平真的相差无几,白痴家长、老师才会逼迫小孩学那些无用的应试技巧。

打击民办教育,缩小优质高等教育的供给,强制在初中分流一半(为了达到分流政策效果,居然禁止职高生参加普通高等院校的招生录取),在我看来,其实质含义是把一半的国民制造成准文盲,对于心智健全的家长而言,这种政策不可能实现真正的减负。只会增加父母,小孩的焦虑。

更为根本的,增加高收入的就业岗位,提高劳动力的素质,提高劳动者的劳动生产率,才能真正的减负——若蓝翔技校毕业生一周工作一天就能解决温饱(如某些发达国家那样),没有多少人会去拼命应试。

很可惜的是,中国人均才10000美元,离那样的减负还比较远,所以现阶段,对于绝大多数还有点追求的非拆迁户而言,悠然自得的读书,悠然自得的工作都是幻想——那时恩马想象的社会高级阶段才可能发生的事情。

何况面临来势汹汹的米第,目前大谈给小孩减负实质上是播下亡国灭种的种子。看古书,从来没看到有远大抱负,要报仇雪恨的家庭会让自己的小孩“减负”。真正的减负等80后有了孙子再说吧。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我说的都错了,原文在微信平台被删除)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