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中共:成功是偶然,失败是必然

今年7月1日,中共庆祝建党百年,在天安门广场摆出的庞大阵势完整且完美地复制了朝鲜景象;而习近平的讲话罕见用上了“头破血流”等暴力语言,紧接着,有战机编队从天安门上空呼啸而过,这被国际上解读为纳粹德国场景。总之,符合当代戈培尔 — 王沪宁的极权主义美学,这是他的一贯倡导。天安门奢华的百年党庆,王沪宁应是总策划。 

天安门城楼上的另一个景象无意间也复制了朝鲜,那就是没有外宾,零外宾!外国的贺信、贺电很少,当局公布了30个国家的名字,大多都是非洲、中东国家,以及少许亚洲国家。而且,这些贺信贺电都是通过中联部耗费大量人力、财力,对外恳求和索要得来。 

这证明,习近平执掌中共之后,连年推行的对外威胁和战狼外交终于“成功”达到独步天下的境界。孤芳自赏,自娱自乐,自嗨。当今中国,正跨入继朝鲜之后最封闭的国家行列。 

与此同时,美国民间机构皮尤中心的民调显示,在受调查的17个国家中,大多数国家对中国和习近平的反感情绪大幅上升,平均高达69%以上,再创历史新高。 

然而,所有这一切都并不妨碍中共大搞百年党庆,并向世界秀肌肉、显摆硬实力。就在源自武汉的大瘟疫肆虐全球,就在世界舆论的一片挞伐和追责声中,中共在戒备森严、草木皆兵的紧张空气中度过百年。 

挺过百年的中共,算不算得上成功?当然。只不过,并非正义的成功,乃是邪恶的成功。上世纪二十年代,由十几个人成立一个政党,绝对不止共产党一家。然而,能够成气候的,少之又少。中共的成功,说得上偶然、侥幸、“撞彩”。这些偶然源于当时的国际大背景:中共勾结苏联,暗通日军,制造内乱,趁乱夺权。 

说到成功,秦始皇算不算成功?吞并六国,一统天下;刘邦算不算成功?开创汉朝四百年;成吉思汗算不算成功?灭亡了包括中国在内的44个国家;努尔哈赤算不算成功?灭亡中国,建立外来政权长达267年。然而,在人类历史上,他们究竟留下了什么?功勋还是屠杀?文明还是野蛮? 

环视近代各国,纳粹德国、日本军国主义、红色苏联,先后都堪称成功。但它们的结局又是什么? 

欧美国家之所以稳定下来,并不断迈向文明和成功,就在于及时把国家主权转移到人民手上,让人民当家作主,实现主权在民;持续把国家力量转化到行善的方向,对内和解,对外和平;最终建立起稳定的民主与宪政,永固自由与人权。 

中共度过百年表面上成功,但他们未能善用他们的成功,不是行善,而是作恶,而且作恶至今。这就决定了,成功的同时也为失败奠基。中共的一党专政,一部逆淘汰机制,坏人当道而好人出局。反映到外部,就是拒绝行善,比赛作恶。 

中共当政,要人治而不要法治,要纪律而不要法律。这套体制,注定没有可持续性。中共靠暴力起家,靠暴力维持,维持政权的成本之高,观古今中外,莫能望其项背。纵使它耗尽国力,用之于维稳,穷其极限,又能持续多久?百年中共,成功是偶然,失败是必然。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