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没有崩溃的隐秘原因

如何看待中国经济是一个有挑战性的话题。按照西方学者的观点,中国经济难以持续发展,正在走向崩溃。从现象上看,近来中国经济的确很危险。就以房地产巨头恒大集团而言,其负债就高达近2万亿人民币。其次,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巨大。香港《南华早报》9月29日引述高盛发布的报告称,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务总额已由2013年的16万亿元增至去年底的53万亿元。彭博社报导指出,这个金额相当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2%,且高于官方公布的中国政府尚未清偿债务总额。

再次,中国老百姓负债沉重。去年上半年,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发布了一份针对全国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涉及3万多户城镇居民家庭的资产负债情况调查报告。根据报告,中国有一半以上的家庭,已经在破产的边缘。总资产最高的前20%家庭,其总资产占比达到了63%;前10%家庭的总资产占比达到了47.5%,而最底层20%家庭,资产占比仅为2.6%。换句话说,中国居民近一半的财富,是被10%的家庭牢牢占有着。56%的家庭是靠负债购买房产,而房贷占到家庭总负债的76%,而负债来源则以银行贷款为主。这意味着,他们一旦违约,房子就会被银行收走,变成赤贫,喝西北风。 

但问题是中国经济至今并没有崩溃。是什么原因造成中国经济溃而不崩呢? 

专注于中国经济研究的美国经济学者葛艺豪不久前在《纽约时报》上发表文章《走出对中国经济的认识误区》,提出了他的观点。他指出: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之一恒大集团的债务危机、电力紧张以及中国政府对互联网公司的整肃,引发了人们对中国发生经济危机的担忧。但对中国暗淡前景的预测是不正确的。 

他认为,恒大的债务危机源于政府去年开始的一项迫使房地产开发商减少债务的行动。“几乎可以肯定,削减房地产业债务的努力将在未来几个季度导致中国经济增长变慢,但不会导致“雷曼时刻”,即一家负债累累的公司破产引发更广泛的金融或经济崩溃的情况。中国有庞大的储蓄规模。” 

“困扰中国大部分工业地区的电力短缺,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中国努力减少对煤炭的依赖造成的。”事实上,中国的打击行动要解决的是对大型科技企业的担忧,而这些担忧也是世界各国政府同样在努力应对的,尽管中国的做法非常专制。“中国永远不会以一种让纯粹的自由市场主义者满意的方式来运行本国的经济。中国已找到了一种有效的混合模式。尽管目前面临很大的压力,但中国经济会继续运行下去。”正如几十年来所做的那样,中国政府将继续依靠政府指导和市场力量的结合:由政府来决定投资方向,由市场来决定日常结果。尽管中国有加强政府纪律约束的愿望,但并没有拒绝市场,因此活力将持续下去。 

总结葛艺豪先生的观点,中国政府对经济的行政干预导致了经济的混乱和衰退,但它的目的是化解风险和政府担忧,尽管采取了专制的手段。只要中国政府不拒绝市场,经济仍将具有活力。如果将葛艺豪先生的观点用来解释为什么中国经济不会很快崩溃上,应该说有一定道理。因为中国政府只要不采取极端手段,容忍市场存在,经济不会很快崩溃。但如果他想说明,中国经济将会继续崛起则显然是错误的。因为他没有注意到中国经济的危机实际上源自它内部严重的经济结构失衡和缺乏发展的动力,亟待政治体制改革。如果一个专制国家能够成功管理市场经济,那就证明了中国模式的成功,但现实是中国经济增长已经严重停滞,政府的行政干预并没有促进经济的发展,相反是在破坏它的运行。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中国经济挺到现在呢?经济学者何清涟的看法很明确,认为是美国强大的贸易需求为中国经济注入了源头活水。她指出:中美共享一条国际商品供应链:你在这头,我在那一头,无论怎样分析,都不得不承认现实:美国的消费需求是“中国制造”的源头活水。 

据中国海关统计,今年前8个月,中国进出口总值24.78万亿元人民币,较同比增长23.7%,贸易顺差583.4亿美元,同比增加2.2%。东盟、欧盟、美国、日本依次为第一、二、三、四大贸易伙伴。中美贸易总值为3.05万亿元,增长25.8%,占12.3%。其中,对美国出口2.29万亿元,增长22.7%;自美国进口7524.2亿元,增长36.5%。中国对美贸易顺差1.54万亿元,增加16.9%,这个数字高于东盟的3660.2亿,也高于欧盟的7519亿元,按汇率折算,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今年前8个月约为1170亿美元,高居第一。 

“30年过去,中美之间早就形成了一条稳定的国际商品供应链。目前美国的供应链危机,就源于产业链严重依赖中国。中国制造需要美国的市场,而美国一时也找不到中国的替代物。” 

美国商界从来就没打算放弃中国市场,这就是中国经济虽然危机重重,但却能挺到现在(包括今后一段时期)的重要因素。10月22日《华尔街日报》的消息披露:美国商务部数据显示,华为供应商获得113张出口许可,总价值约610亿美元;中芯国际供应商获得188张出口许可,总价值420亿美元。尽管华为和中芯国际分别于2019年5月和2020年12月被美国列入贸易黑名单和所谓“实体清单”。但这些出口许可是在2020年11月9日至2021年4月20日期间发放的。 

我赞同何清涟关于美国商界从未放弃中国市场的判断,因为拜登的“竞争、合作和对抗”的对华政策已经表明了这一观点,也就是一切以美国的利益为核心,不寻求冲突。美国作为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自然希望发展与中国的贸易,这不影响它批评中国的人权和在南海的军事对抗。但这个判断局限于美国贸易的外部环境,然而中国经济是否会崩溃还是取决于中国经济自身。 

到底是什么让中国经济溃而不崩呢?我的看法是中国经济从来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市场经济,政府一直在干预经济,人治也没有转变为法治。所以,当中国经济出现危机时,政府会以行政手段调配资源化解。

举例而言,一个企业资不抵债,按理说在市场经济国家就应该破产,但在中国破产很难,因为法院不受理,不愿惹这个麻烦。企业破产法规定企业不能偿付到期债务,债权人和债务人就可以申请破产,但事实上根本做不到。企业破不了产,债权人如银行就会起诉企业,采取诉讼保全的方式查封企业的账户和资产。但企业会以社会稳定为由,要求政府责令法院解除查封。中国法院没有司法独立,只是政府的附庸,于是该企业就可以正常经营。至于众多小债权人抗议,自然会有警察和保安伺候。此时,债权人成了弱者,债务人超越了法律,成了强者。 

更有意思的是,银行作为最大债权人并不着急。如果该企业是国有企业则肉烂在公有制的锅里,银行并无责任,如是民营企业,有政府的维稳文件,银行也可推责。而银行的不良贷款有展期、借新还旧等方式让它变成正常贷款。于是企业的危机就化解了。当然这是一个打引号的化解,实际上是延缓危机,最终将风险转嫁到千家万户老百姓的存款上。所以,谈中国经济危机一定要联系政治危机,它最终会以政治危机的形式爆发。经济危机会导致中国经济衰退,就像一个人的衰竭一样,当器官都运行不了,死亡就不可避免了。 

葛艺豪先生说中国政府找到了“一种有效的混合模式。尽管目前面临很大的压力,但中国经济会继续运行下去。”但什么是混合模式,他没有说。

何清涟说美国的需求支撑了中国经济,但这只是中国经济溃而不崩的原因之一。导致中国经济溃而不崩的根本原因是中国政府可以通过行政手段让经济问题变成政治问题,从而脱离经济、法律领域。但问题仍然存在,并且演变为更加复杂严重的问题。就像中国政府面对恒大的债务,不是经济救助,不是依法破产,而是要求恒大高管将自己的财富拿出来还债,否则监狱和刑讯逼供伺候。恒大许家印恐惧中国政府的迫害,可能会就范,但中国的宪法、公司法和物权法都被践踏了。问题似乎解决了,但民营企业也只有跑路的命了。这就是饮鸩止渴,暂时止了渴,但毒性蔓延全身,久而久之,命丧黄泉也就是时间问题了。

(全文转自北京之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