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在今天重演 死亡与复活并存—复活节省思

新冠状病毒肆虐全球的时候,人们迎来了复活节,在4月12号的这天。 

这一天,在法国,一家巧克力店售卖的巧克力复活节小兔,统统戴上了由白巧克力制成的口罩。 

这一天,在德国,一位叫克里斯托夫·诺尔(Christoph Knoll)的牧师在户外布道,他的对面不是站满广场的人群,而是车辆排成的方阵,信徒们都坐在各自的车内,那情形看起来更像是阅兵式或汽车展。 

这一天,在澳洲,各地教堂都一改传统,提供网络直播,供信众们在线做礼拜。 

——由于疫情的关系,这一天的复活节变得不同以往。特别是在这一天结束前,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更新数据告诉我们,除去中国、伊朗、朝鲜几个疫情深重却被掩盖的盲点外,全球感染人数超过185万,死亡人数超过11万。——复活节纪念神的复活,带给人希望,但这一天的复活节,让人们真切的感受到,死亡与复活如此接近,现实与希望何其遥远。 

历史总是在重演 

公元33年,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第3天,神迹出现,耶稣复活。人们纪念这个日子,因为神的复活是人类的希望,于是复活节做为一种文化被传承下来。 

然而,神虽然复活,人却未清醒。在耶稣复活之后,对基督徒的迫害持续了300年,罗马人的道德也沦丧了300年。正是在这期间,大瘟疫4次降临,将那个强大的罗马帝国从地球上抹去。那300年间,有多少个复活节如今天一样,人们是在对瘟疫的恐惧与对神复活的记忆中度过。 

那300年间,瘟疫时隔几年,十几年,几十年就会卷土重来,每一次都是差不多的剧情:大批的人不断死去,神职人员与王公贵族也不能幸免,一些人在绝望中纵欲,另一些在绝望中祈祷。并且,所有的药都施之无效,而当人们只能听天由命时,瘟疫竟又突然消失——是的,人们似乎只能在瘟疫来临时知道它来了;在瘟疫消失后,知道它走了,除此之外,人们对它一无所知,更遑论医治。 

历史总是在不断的重演。今天,当中共一步步侵袭世界时,一场大瘟疫则以中共病毒的面貌再次出现,波及全球。这一场瘟疫与历史上的瘟疫何其相似。虽然这一次,人们在研发针对中共病毒的疫苗,也推出了专治药瑞德西韦、奎宁等,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被治好,而没有经过医治的人,亦有可能不药而愈。无论是自愈者,还是治愈者,其前景如何皆是未知,因为还有一些康复者被发现免疫系统已受重创,或者永久带毒,只是不知何时复发。 

虽然节奏飞快的现代社会,乱人耳目的物质世界,让人常常想不起神,但人毕竟曾是神的子民,当人们意识到现代社会耳目之所及能给人欲望的满足,却无法在危难中提供解救的时候,还是会想到向神求助,特别是在神复活的节日里。所以,川普总统在这一天号召人们在疫情之下要“转向神,寻求他的指引、安慰和希望。”英国女王也在复活节祝辞中说:“在这个黑暗时刻,人类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复活节。”而此前不久,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面对武汉疫情向神祈祷的视频在网络上亦广为传播。 

祈祷不是求 

罗马大瘟疫中,留下了诸多人们向神求助的纪录。罗马人在寻医问药无果之后,求助各种神灵的保护。他们祭拜罗马人的医神阿斯克勒庇俄斯,祭拜太阳神阿波罗,祭拜智慧与战争女神弥涅耳瓦,以至祭拜其他民族的各种神,但是大瘟疫却愈演愈烈,惊恐的人们不知问题出在哪里。 

在同时代的记载中,我们也看到大篇幅的关于罗马人道德堕落的内容。当时的罗马人道德沦丧,纵欲淫乱,冷漠残忍,穷奢极欲,特别是在对基督徒的迫害中,在斗兽场中杀人取乐的罗马人如同魔鬼。 

千百年后的今天,我们回顾历史,一目了然。罗马人求神无果的原因是他们只在形式上求神,却不知道要在思想上、行动上真的改过自新,弃恶从善。他们不知道神的保护并不是单凭跪拜祭祀就可以求来的。无论你的祈求如何迫切,如果这一切并非以改过自新为前提,那所有的求都只是一颗只想索取不想改过的肮脏的心,而神又岂是被人心所能收卖或欺骗的。 

所以,大瘟疫中勿忘向神祈祷,但祈祷却不是无度索取和要求。那么祈祷是什么呢?祈祷就是忏悔。正如罗马大瘟疫中,虽然大批的人在死去,但也有人听从基督徒的劝善,向神真心的忏悔,改变自私的心,不做不道德的事,拒绝与恶者为伍,结果不药而愈。 

走出瘟疫之路,始于哪里 

读史可以鉴今,对照今天。人们在复活节这天纷纷向神祈祷与求助,可谓善莫大焉。然而这还不够。我们的祈祷中,除了祈求神保佑我们的家人,朋友,同事,国家之外,一定要在所有的善愿之前加一个前提,那就是要从道德上做深刻的反省,并在行为上远离邪恶。 

大瘟疫时的罗马人,诸多的不道德中,迫害基督徒是其最大的恶行。因为这直接导致了道德的崩溃与社会的坍塌。而幸存下来的罗马人,无不是从这个最大的恶行开始反思,加以改正,最后转危为安。对照今天,我们谈及如何从善时,就先找到邪恶之源,从最大的邪恶开始拒绝它,远离它,走出瘟疫的救赎之路始于此刻。 

那么,什么是今天的最大的恶?看看这场中共病毒导致的疫情吧,它是从谁的治下开始出现,谁在最初时隐瞒疫情任其传播,谁在疫情深重时伺机谋利,谁用疫情当成宣传工具,谁在对内借疫维稳,谁在对外借疫谋霸,谁在疫情中不改变对信仰的迫害,谁在疫情中不让人信神却拉人入党…… 

疫情之下,中共的种种表演虽然邪恶无底线,但反过来讲,这不正是让人看清中共之恶堪称万恶之源吗?更何况,中共自起家以来就在用无神论从根本上切断人与神的关联,用进化论将人际关系扭曲为弱肉强食的斗争,用谎言来欺世,用斗争为手段,用暴力为威慑,用假恶斗党文化替代传统的美德…… 

然而,当人们看过了中共的邪恶表演,从它三反,五反,文革,到六四镇压学生,99年镇压法轮功,从迫害新疆人,到迫害西藏人,再到如今疫情下的乱象后,仍不能拒绝与中共为伍时,又如何指望神的解救? 

病情之下人在选择 

回顾四次罗马大瘟疫,会发现所有的道德乱象都在今天重演。然而,今天中共治下的道德乱象比之罗马瘟疫时,却走到了更远。沈阳的杨妈妈粥店挂出庆祝美日疫情的标语,中国大妈在澳洲的超市里往香蕉上吐口水传播病毒,英首相染疫后44万中国人点赞,如此变态低下的行为虽然是中共长期洗脑毒害的结果,但如果受害人自己不想改变,依旧助纣为虐,那不也就是中共的一分子吗? 

同理,在疫情传播世界的当下,中国以外的地方虽然不在中共的治下,但与中共亦存在一个亲疏远近的关联。无论这种关联是意识形态上的,还是经济合作上的,还是任何形式上的,只要与中共走得近,就是与邪恶走得近,必然招致不祥。而疫情传播世界之初,伊朗、意大利、韩国这些与中共走得近的地区与国家受祸最深,而台湾虽然离中共最近,却疫情最轻,这些现象足以发人深省。 

疫情之下的人们也在做着不同的选择。 

罗马瘟疫时,有基督徒冒着被政府迫害的危险,在瘟疫中穿梭于罗马的大街小巷,传递救人的福音。今天的中国,有方斌、陈秋实、赵凯、张文斌等一批正义之士付出被抓捕以至失去生命的代价,站出来揭露疫情真相,有的号召全民反暴政,有的直指中共是精神瘟疫,他们所传递的正是这场瘟疫中能使人得救的福音。 

在中国之外也是一样。有亲吻中共血旗的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之类的人,而武契奇在亲吻血旗后,就传出其长子染上中共病毒的消息,于是他亲吻血旗的举动被人们称为死亡之吻。 

但也有人不仅能认清中共本身,且对中共阴影下一切暗黑势力亦洞若观火,如美国前白宫战略顾问史蒂芬.班农就是这样的人。前不久,班农在WarRoom频道节目中针对美政坛亲共大佬基辛格说:“你是有罪的,……你从一开始就是中共的代言人和道具,你为中共代言;不仅如此,你还从中共那里拿到了沾满鲜血的钱”,班农还警告所有信奉基辛格主义者说:“所有华尔街那些与中共做生意的人,所有与中共做生意的大公司,所有与中共合作的智囊团,你们拿了沾满鲜血的钱,所有这些事实马上都会真相大白,整个世界都会对你们进行审判,因为你们和中共这些魔鬼一样坏——事实上,你们更坏。” 

要看清,这场疫情是针对中共而来,远离中共就能远离疫情。并且,随着中共病毒传播世界,不只是中国人,全世界的人在疫情之下,都要面对“去中共化”的问题。 

神性的苏醒就是神的复活 

人们在一年一度的复活节日庆祝活动中,除了表达感恩,喜乐,也在一次次的备份、重温、加深对神的记忆,唯恐这份记忆失落在尘世的浮躁与喧嚣中。然而,祈祷不是索取,忏悔要落实于行动。今天的我们要走出瘟疫,就要诚心反思自己的过错,不再违背神的教诲,用行动上的弃恶从善远离中共来请求神的宽恕。——当神在我们的心中复活,深藏在我们生命深处的神性将从此复活!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