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美国的选举

最近看见不少批评美国选举乱糟糟的人,有些是五毛,有些是好心的朋友,理解不同,或者说还残留着一些被洗脑的后遗症。 

有一种说法,叫做民主集中制。大家听了要笑,这不是毛泽东的诡辩嘛。确实,中国共产党上台前高举民主的大旗,忽悠了全国人民和自以为全知天下事的精英分子们。可是一上台就让人觉得不那么民主了,什么都是一党说了算。 

镇压所谓的反革命,杀了几百万人,问过党外人士吗?支援朝鲜共产党和美国打仗,问过党外人士吗?林林总总都是共产党一党独裁。所谓的民主党派很快就学会了闭嘴,自我解嘲说自己是花瓶党。于是毛泽东就有必要为共产党的欺骗行为诡辩了。这是毛泽东的强项。 

怎么诡辩呢?用的是似是而非的手法。民主是一个决策方法,决策之后当然还要执行。就像一条船,决定了航行的方向和船长的人选之后,全船都要服从指挥,不可能准许你各行其是,否则船翻了大家全完蛋。国家也是一样的道理,全国必须执行同一个政策,在同一个领袖指挥下行动。毛泽东把这个概念偷换成为集中,是比较典型的诡辩手法。 

共产党有所谓的民主吗?没有,建国前后都没有。把一党专政诡辩成为民主集中的同时,在党内外都开始消灭反对派。只要是和共产党有不同意见的,无论人还是机构一律消灭。甚至党内有和领袖不同意见的,一律成为被肃清的反革命。就这样,三、四十年代高举的民主大旗就被偷换成了一党专政的集中,共产党的一党专政的理论被解释成了最高的民主;所谓的改革开放之后,也仍然是这一套假民主的理论。 

有痛恨共产党假民主真专制的朋友反其道而行之,说真民主就是不管投票什么结果,都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见,而且不用配合意见不同的一方。保留自己的意见肯定是民主的基本原则,消灭不同的意见正是走向独裁专制的道路。但是不执行集体的决策各行其是,就走到了另一个极端。设想一条船上船员们各行其是不听指挥,强词夺理说我有不同意见,这条船会是什么结果呢?恐怕大家都活不成。 

最近看到张千帆先生的一篇文章,批评中国人缺乏契约精神所以不成事儿,说的正是这个情况。上了这条船或者加入了这个国家,就是进入了一个必须契约。团体的生死存亡就是你个人的生死存亡,你已经放弃了你完整的独立性。换句话说,你必须对大家的生死存亡负责任。你不服从大家的决策,可能会导致船毁人亡,那就只能把你扔到大海里,给你绝对的个人自由。 

服从大家的决策,如果决策错了也可能船毁人亡,各行其是就必然会船毁人亡。怎么选择呢?聪明的人类选择有生存的机会,不要必然船毁人亡。躲在书斋里的理想家们可以选择必然船毁人亡,反正死的不是他自己。中国的书生自古以来就有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习惯,所以缺乏契约精神,自以为可以不负责任,乃至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也是一种文化传统。 

我看美国人虽然像马克吐温描写的那样,竞选起来无所不用其极,可是结果出来后却很能互相配合,共进共退。例如,党内竞选把对手骂得狗血喷头,然后大选时却会配合默契,来他一个打虎亲兄弟,一致对外。其实咱们中国人在家里吵得昏天黑地,对外不也是打虎亲兄弟吗?这个道理是常识,但不够高深,也许精英学者们不屑一顾吧。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