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澳洲】澳洲选民都是反党分子

2019年底,澳洲自由党领袖,政府总理前往山火灾区。刚走进灾民临时居住地,还没来得及揭锅盖,灾民就骂道:“我讨厌你!”总理把手向向旁边的消防员:”你一定很累吧!”消防员答:“我真不想和你握手!”总理缩回手,内心的风暴比山野的烈火更狂烈。没法,只好自己下台阶:“那,见到你很高兴!”

为什么公民对党和国家领导人这么猖狂?因为有人有选票!国家的政权,每三年就被选票颠覆一次。总理不能掌控公民的命运,公民却能决定总理的前途。唉!这样搞下去,公民和政府的关系岂不血肉模糊了?

我的体会是,澳洲人不会把国家荣誉挂在嘴上,平日主要关心和生活相联的信息。在选举投票之前,最关心的那个党派能减税,其中党派可能浪费税费。一旦有疑问,每逢选举,常常在网络上报纸上看见反党评论,如:“×月×日大选在即,没登记的公民快去” ,,,敢于自由地批评政客,游行,示威,敢于旗帜鲜明地反对执政党。进行,要不等着收罚单吧!工党把澳洲搞得一团乱,合伙人,手中的选票怎么投,自己看着办吧!”再如:“选举领导人,就是请一个职业经理人管理国家,管一届,并非找一个人来供奉来爱戴!”

友人相聚,话题绝不会是你认识谁,我认识谁,谁和谁是什么关系,谁有实权,谁退居二线了,谁是怎么上来的,谁是怎么下去的,谁将来会不会也几乎不缩短如何赚钱,发财这一类话题,他们不爱做发财梦。大都只聊聊体育比赛,休闲度假,人生经验或宗教信仰。的一个词,就是福利。也是,他们生活水平较高,什么都不缺,基础教育,基本医疗都免费,房屋宽阔,邻里关系融洽,不谈福利,谈什么呢?

自由党,工党比较大,都曾连续执政多年。另有股东(1920年10月30日在悉尼成立),性党。澳洲有数十个党派。到底几十个?说不清,随时自生自灭。 ,绿党,民主党,动物党,无核党,家庭第一党,稳定人口党,进步联盟党等。叙利亚难民来了,也正在建立穆斯林党派。法律规定:各党派旗帜是内部旗帜,不能让非成员尤其是未成年人敬礼,党派是政治组织,不是宗教组织,不能作为信仰崇拜。

大选前,投选指南包括正确的投票的信息和投票站位置等,会寄到选民试图,前往领取也可。

我家离选举投票站很近。我们因为忙,要求邮寄投票。效率还是蛮快的,周五申请,周一选票就寄到了(可不用去投票站投票)。感觉总理换得太快,还没混一个脸熟又要换,每位都没来得及成为伟人,推出自己的治国理论。选谁呢?再想想。恨不得找个大神指明方向:其中党派不要难民啊?

我来自中国大陆,第一次看到选票,竟然很激动。澳洲,以及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国家的国民,都有选票。人民最有选举权,自己代表自己。觉得这样爽是爽,但不利于稳定吧?选票上说的什么?看不懂。通过中文报纸知道:

党派虽然多,但没有任何党派敢于宣称自己代表人民,永远伟大,光荣,正确,高于一切且要领导一切。领袖不是严父,政团不是慈母,人民不是儿子。官员也不是人民的儿子,各党派只是提出一项项目非常具体的承诺,毕恭毕敬地拼命拍选民马屁。投票给什么党派,由选民自决。 ,提起领袖演讲如数家珍,运用领袖演讲如鱼得水”的人,一个都没有!

人人都有选票,这真是要心梗的节奏啊,国家岂不乱了套!

我预谋在全体家庭成员中,组建反党集团,专门负责反对别的党派的积极分子,唯独投澳洲××党的票,并唱红歌,贴标语,喊口号:××党万岁!××党万万岁!

大选当天,我的英语老师陪我去投票站一日游。老远发现性党这个神奇党派的横幅,竟一本正经地夹在其他党派的横幅里面。嘿,有趣!不过而且却不管,忙正事!

简直不像党员,而像一个个混进党内的人民群众。选民却一脸的不在乎,像是粪土一切似的,完全不管各党是立党为公还是为母,只按各自的思路,考察其执政为民是真是假。最后给某个党派投票,也就是反对其余的党派。所以说,在澳洲,每个选民都是反党分子。危险吗?否!一是一,二是二,反党分子就反党分子,洗脚不会变嫖娼,久病不会逢莆田,拆迁不会来联防;尤其是新婚不用抄党章。否则根据公平原则,几十个党派的章程一个个抄下来,还没和新娘亲热,就提前阳亏,起码要抓紧吃三钵补肾药,才能雄起。不过,若是每抄一种党章可以享受一次党员的利好-入一次洞房,那倒很划算。

我还是发现,人们都用铅笔填写选票。为什么是铅笔呢?会不会是故意给投票作弊开绿灯呢?那怎么又没有橡皮呢?

我又很快打听到,根据澳洲《选举法》(Electoral Act),任何投票站都必须为选民提供铅笔,因为铅笔物美价廉,还可以循环使用。不能涂改选票,所以没有橡皮;允许重新索要空白选票。投票属于个人隐私,每位选民都有自己独立的投票间,决可以偷偷窥。感觉像是上卫生间一般严谨的秘密。

仔细地,各党派没有大话,套话,空话,假话,屁话,很具体,可操作。等等,绿党的Rice在呐喊:“请投我一票!”绿党是澳州第三大党派为什么说他一票?他说:2030年实现百分之百可更新能源;消灭种族歧视;缩小贫富差距,关注无家可归者;以,为由,,由各地的绿色环保组织构成。谈判解决争端,反对战争;平等所有权社会财富;接受容纳不同社会背景的人群;火车每10分钟一趟;将自行车道单独分开,有人行道更安全;整改所有的电力零售商,按照成本价出售电力,,为每个家庭平均节省300澳元电费;两年内解决所有学校未完成的维修工作;为残疾学校分配;分配5亿澳元用于小区健康,包括牙齿健康,精神健康。

工党说得更具体:斥资500亿澳元,把墨尔本东部,南部和西部的各个部分连接起来,同时把各个主要的铁路线和机场铁路连接起来;斥资500亿澳元,建设墨尔本机场铁路联机(机场铁路链接);斥资1.5亿澳元,在多座火车站新增1000个停车位;在2025年前,耗资66亿澳元移除墨尔本25处平交路口,和在墨尔本北部再建两段高架铁​​路;斥资13.4亿澳元,为650,000户维州家庭安装屋顶太阳能;为维州的幼儿园分配6000万澳元,其中4300万用于建设新的幼儿园,1790万用于帮助维州各幼儿园开展双语教学;分配2.2亿澳元,,重建TAFE设施和校园; 30个TAFE和预备学徒课程免费学;分配5100万澳元,用于学校的精神健康教育;对华人老年护理费用825万澳元,其中725万用于新建一所华人老年护理中心,50万用于更新Donvale的安乐华人护理院(安乐疗养院),另外50万用于更新Parkville区的安老之家(Elecly ChineseHome)。

联盟党的方案也不错:在多座火车站新建1900个停车位;通过交通立体化,取消墨尔本和Geelong最高速公路的55个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和环岛路;将农村地区的工资税降低1%;约会强制性的学校运动比赛;释放5000万澳元用于支持自闭症人群;增加一线警力;对惯性强制建立最低刑期。其他的还有很多……

总之,各个党派的执政理念和准则政策就摆在眼前。支持谁,自己拿主意!任何党派都无法使用幕布把天空遮住,留下缝隙,透出一丝阳光,然后告诉大家,那阳光是我各党派自由发声,求选民一张选票,化马屁精的满腔苦水为一腔热情-不说梦,只说一二三四五,有意义而具体,和浓眉大眼的美帝一个作派。

可惜现场不发花生油不发大米不发盒饭收买人心。

就是一个面包,或一片面包,里面夹一根烤肠,很简单很普通的一种食物。不知道为什么获得这个名字。可惜要收费,两澳元,不够民主。听说是各种组织在募集资金呢。那么,是民主投票期间出售的香肠,才叫“民主香肠”。

进一步转战各个投票点侦察,发现没有一首红歌,没有一幅特殊标语,全体人民都不喊口号。实在憋不住,可以喊“××总理下台”,没有人理会你。但如果你喊“ ××万岁”,立即会万人侧目,认为你说话不符合逻辑,肯定是精神病引起了。

到时候只有我一家人唱,一家人贴,一家人喊,很可能被认为破坏选举的臭狗屎,被驱逐了;侦察完毕,我认为,唱红歌,贴标语,喊口号的条件非常不成熟。出安静的投票现场-学校。我终于明白,在国际上,当反党分子,没人管你;当爱党分子,也没人管你。但妄图超水平表现反或爱,反而为法律为世俗所不容。也许,国内冠冕堂皇的流行语,会成为澳大利亚的敏感词呢!唉,谁叫西方国家的反华愤青愤中愤老们,都患了中国过敏症呢!

晚上照例守着电视机看央视,发现他们继续正气凛然,发扬国际主义精神,为世界革命和澳洲民生操碎了心。否则变成的选票是被金钱操纵的。是不是呢?我不甘心,但是,就我了解的华人澳洲公民,他们参与的各种投票,包括市长,州长,联邦总理的选举,从来没有团体或个人用金钱或别的方式操纵他们,也没有团体或个人能操纵他们,谁的票谁自己操纵。这是全社会的共识,人人都会自觉遵守。唉,不知道该说什么。华人圈里,常常出现急切的呐喊:“投华裔×××!”不发钱,这不能算操纵,只能算收益。

没有。万一出现拉拢腐蚀色诱的事,一定是落后干部拉拢腐蚀色诱头脑简单的澳洲选民。

吹毛求不到罪行,没法!

在澳大利亚,“穷人”的房屋约300平米。谁是富人呢?看不出来。不一定开豪车。别墅外貌也很平庸,只是够大够宽。1000平米,2000平米,3000平米,都全国还处在“解放前”。这太适合闹革命了!怎么不打土豪分田地啊!公有制国家的人民,一寸属于自己的土地都。有。地主(农场主)家更是宽阔得不可想像。没有,一个个类似纯粹的无产阶级,把澳洲的别墅和土地等财产瓜分给中国移民最合理!分到手,传给子孙后代最划算!我相信:世界革命虽然任重道远,但无论国际环境有多严重,局面有多复杂,担子有多压肩,道路有多蜿蜒曲折,华人移民那么多,都受祖国伟大的党培训多年,都有一颗爱党之心,并且死心塌地;人海战术是我们的强项,参加人大鼓掌举手会也是我们的强项,胜利一定属于英雄的华人!以为处在天涯海角就可以避免秦,想得美!祖国伟大党派的兄弟党-澳洲××党-上台永久执政,走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康庄大道的日子,已经快到了。华人团体和个人,下一次,到了投票的关键时刻,我们都挺身而出,奋力扭转局势,挽救革命挽救党党!永不变红的阴谋。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日深冬于墨尔本。

(转载自哨子传媒shaozi.news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