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TikTok: 500亿美金的勒索

导读: 

今天向大家介绍三篇《南德意志报》关于TikTok的报道与评论。由于内容上有重叠,我尽量把每篇的不同部分提炼出来供大家参考。感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原文。我在最下面会贴上相关链接。 

南德意志报
南德意志报

这篇评论出自《南德意志报》驻华记者Christoph Giesen之手。篇幅较短。他的核心观点是:假如TkiTok在美国被禁,网络会被成分两半。 

评论主要内容如下: 

特朗普认为: TikTok是一家中国企业。 

TikTok表示: 我们早就是一家美国公司了。 

中国政府是如何回应的呢? 

中方抱怨说,一家在美国的中国公司受到阻碍,并暗示要进行报复。如果想证明Tiktok是一家独立于国家的公司,没有比这种辩护更愚蠢了。 

但是,还有更荒谬的。中国官方媒体就偏偏大声地谴责华盛顿政府进行审查。 

事实是,基于”中国特色”,逐渐形成了”有具有中国特色”的互联网。没有谷歌,只能百度。没有脸书,只能用微信。即使是受特朗普青睐的推特也不存在,只有微博。 

TikTok是第一家来自墙内,并打算在墙外互联网获得成功的公司。但这可能很快就会结束。假如TikTok被禁,网络会比以前更加分散化:这边是中国,另一边是其他。 

南德意志报付费版
南德意志报付费版(图片来源:微信截图)

这篇报道由《南德意志报》驻华以及驻纽约记者Lea Deuber 和Christian Zaschke联合撰写。发表于8月3号。 

既然是付费版,篇幅自然比较长。他们向德国读者详细地介绍了特朗普准备禁止TikTok的过程。 

原文标题“我拥有这种权力”就出自文章第一段。作者引用了特朗普就禁止TikTok说过的一句话。他说道: “我拥有这种权力。我可以通过总统令做到这一点。”作者还讽刺道,其实特朗普完全可以通过TikTok的平台(15秒视频)来发表其言论。 

这种手法虽然很少见,但特朗普在今年三月份曾强迫过一家提供酒店软件系统的中国企业,逼他让出公司股份给美国公司。 

面对TikTok,特朗普给出的理由是:(此处省略几个字)将会获得美国用户数据。TikTok反驳说,服务器根本就不在中国。为了能让自己更像一家美国企业,TikTok特意在今年五月份聘请了前迪士尼经理Kevin Mayer。其次,为了跟母公司保持距离,TikTok在今年7月1号之后高调地离开香港。 

虽然字节跳动在西方没有知名度,但TikTok却早已成为跟谷歌、脸书和苹果同等级别的公司。据分析师表示,TikTok估值约750亿美金。 

TikTok是自华为之后第二家成为中美纠纷焦点的中国企业。美国以安全隐患的理由到处游说,希望有更多的国家能停止与华为的合作。美国的游说工作部分是成功的。比如英国。约翰逊将华为排除在外。此举具有象征意义: 英国明确地选择站在美国这边。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早在今年七月初就表示过,将采取针对某些手机应用的禁止或出售的措施。蓬佩奥上周末接《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再次强调,美国政府不仅仅针对TikTok,美国总统”在不久的将来”会采取相应措施。

文章还引用两个例子。 

1.) 2019年,一位17岁美国TikTok美容主播因在节目上说了某些不该说的话而遭到禁止。 

2.)特朗普自疫情爆发后首次举行的公开选举活动被TikTok用户搅黄了。 

最有意思的是报道最后一段话,因为他透露了部分作者个人观点。 

原文作者首先引用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美国应该提供所有市场参与者”一个开放的、公正的以及非排他性的环境。” 

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这是一项很值得注意的声明,因为十年来,几乎所有外资公司都被禁止在中国境内运营。其中包括谷歌以、脸书,Instagram和推特。 

南德意志报
南德意志报(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这篇报道由《南德意志报》驻北京记者Christoph Giesen和数字版记者Jannis Brühl联合撰写。 

标题很醒目:“500亿美金勒索”  

特朗普并没有立即禁止TikTok,而是提供微软和TikTok45天谈判时间。这不仅仅是微软创业以来最大的收购案,同时也是一起巨大的勒索: 要么被收购,要么被禁止。收购金额大约在500亿美金左右。 

TikTok成为中美纠纷新的焦点。在刚刚结束的七月份,中美出现相互关闭领事馆事件。从今天的角度而言,关闭领事馆简直是小儿科。 

国务卿蓬佩奥在《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上说,出于安全原因,特朗普甚至将禁止所有来自中国的软件。中国最受欢迎的应用程序如Tiktok或腾讯等将用户数据转发给(此处省略五个字)。蓬佩奥说:“这可能是您的面部识别模式。它可能是有关您的住所,电话号码,朋友以及与您联系的人的信息。” 

之所以会给人留下这种印象,TikTok的确也要负一定责任。比如在2019年秋天,一位来自美国的17岁女学生录制了一个TikTok视频。她在视频中说:“嗨,我想向你解释如何长睫毛。” “首先,你必须带上睫毛夹,然后弯曲睫毛,然后将它们放回去,拿走你现在正在使用的手机,看看中国现在正在发生什么,(此处省略几句话)”这正是中国某自治区所发生的情况。视频迅速传播开来,直到Tiktok删除了录音。 

迄今为止,IT专家尚未发现任何证据表明中国政府已经从美国人那里获取了Tiktok数据。但是,华盛顿的论点也不能完全被否决,比如华为。虽然华为和TikTok一直辩护,不会将数据外泄,但依然从根本上无法消除人们对由《网络安全法》产生的疑问。 

从财务和技术上讲,中国的初创企业完全能与硅谷相提并论,但仍存在巨大差异:只要政府动动笔,比如在《人民日报》刊登一篇负面报道,足以导致资产过亿的企业立即倒闭。 

举例: 《今日头条》。2017年年底,《头条》被关闭24小时。理由: “散布色情和低俗内容。” 作为回应,《头条》聘请了2000名审查员,一台自我(此处省略两个字)新闻机器。公司创始人张一鸣表示,将尊重和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张先生同时也是字节跳动的老板。

1、  https://www.sueddeutsche.de/politik/internet-per-baidu-und-weibo-1.4986334

 2、https://www.sueddeutsche.de/politik/usa-china-tiktok-trump-1.4986506 

3、https://www.sueddeutsche.de/digital/tiktok-in-den-usa-die-50-milliarden-dollar-erpressung-1.4987678

译者点评

看过昨天推文的读者可能会立即察觉到,《南德意志报》这几篇文章的语气跟昨天《法兰克福汇报》的报道有点不一样。 

第一篇评论其实就明确地说明了一个事实: 不能否认,在互联网领域,尤其是社交媒体,中国跟其他国家从10年前开始就不在同一个频道上,多少已经处于脱钩状况。他们起初想进入中国市场,要么进来后又不得已离开或压根不让进。 

每个国家都有正当理由规范游戏规则。但如果规范的目的、广度和标准都不一致,根本就玩不到一起,最终导致(保持)脱节或脱钩也是必然的。中国政府所在意的并不是美国政府所担忧的。反之亦然。 

人们常说,中美经济关系很密切,不可能脱钩。的确如此。但往细处看,中美在社交媒体或网络文化领域并没有融入那么深。或者,特朗普也不愿意看到中国的社交媒体融入到美国社会。 

我们不妨反问或静下来稍微思考一下: 假如中国一开始就允许谷歌、推特、脸书和Instagram,特朗普今天还会意图禁止TikTok(或强制性出售)吗? 

我们也可以换位思考: 假如TikTok是一家由美国人创立的美国公司,在中国拥有上亿用户,但又不愿意遵守中国规范(因为他是一家美国人的美国公司),中国还会允许吗? 

还有一点也很耐人寻味: 为什么TikTok称自己是一家美国公司,但中国外交部却认为他是一家在美国被欺负的中国公司?是不是中国公司到底由谁说了算?外交部还是公司CEO?显然,美国更”认可”外交部。即便张一鸣聘请美国职业经理人,把TikTok总部转到美国(或今后英国),特朗普依然认为他是一家中国公司。这一点很重要,如果公司老板对自己的公司都不能做主,那么他做出的保证(服务器不在中国,不会泄露用户数据等)的可信度有多高呢? 

按照第二篇和第三篇报道所言,TikTok很有可能不是最后一家被美国禁止的中国企业。我们又可以大胆地往下猜测,下一个会是谁?美国”选择对象”的”标准”是什么?华为和TikTok的共同点又是什么? 

我不认为美国TikTok用户搞砸了特朗普的选举活动是此次事件的根本原因。他顶多只是一个导火线。 

刚刚看到一篇分析文,说张一鸣的”原罪”是他的商业模式,即算法。我认为不准确,因为他不是问题根本。如果仅仅只是涉及到建立在大数据的算法,美国不至于立即实施禁止。特朗普更在意的可能还是”数据引渡”。然而,他的起因跟《网络安全法》有关。在之前就华为的报道上,德媒也常常提到这个本质问题: 任正非的担保和《网络安全法》是不可能协调的。 

回顾以往关于华为的报道以及目前美国对华政策的全面调整,再看今天的TikTok,隐隐约约让人觉得,美国似乎有意让中国企业跟中国政府”脱钩”。当然,这只是一种大胆的假设。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新华二代在德国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