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这阕词“肝肠似火,色貌如花”

“肝肠似火,色貌如花”,乍一看这八个字像是在说人,其实它是在说一阕词。笔者认为,读稼轩词,若没读过这首就太可惜了。

大部分读者都知道南宋词人辛弃疾内心刚烈,文笔豪放,提及“肝肠似火”毫无异议。但老辛不只是条汉子,准确来说,人家也有“色貌如花”的一面:

〈摸鱼儿〉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

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

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

怨春不语。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

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有人妒。

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

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

闲愁最苦!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惜春之作,从古至今不胜枚举;闲愁之情,文学领域并不罕见,贺铸最经典的那句“试问闲愁都几许?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写的便是女子闲愁。

但稼轩(辛弃疾)这首〈摸鱼儿〉的有趣之处在于,似写女子却不止女子,把惜春、闲愁与国家大事、时事政局联系在一起,果真是“肝肠似火,色貌如花”,胭脂皮囊里藏了个大丈夫。

别的不多解释,因为从字面就可以看懂。值得关注的是,他这里提到一个关于《长门赋》的典故:当初陈皇后遭嫉妒,被汉武帝打入冷宫,还好她知道司马相如文才超凡,深得汉武帝欣赏,于是掷千金让司马相如写了一篇《长门赋》。

老辛藉这个典故说:“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大意是:你们这群小人不要太猖狂,没看见杨玉环、赵飞燕这些人都死于非命了吗?),表面写杨贵妃与赵飞燕,实际影射的是南宋朝政里的那些小人。

结尾也相当经典,以景收尾,影射南宋江山使人愁:那快要坠入地平线下的斜阳,不就像如今的朝政吗? 我想看又不敢看,明知又不敢再多想,或许多看一眼就会断肠。可以看出,老辛的内心当时是很郁闷的,又无可奈何。毕竟,奸臣当道,勇士遭逐,又有什么办法呢?

辛弃疾
位于长沙市营盘街的辛弃疾雕像(图源:维基百科)

山河破碎时,闲愁最苦。而辛弃疾的苦,唯有志同道合之人方能读懂。

与其说辛弃疾是位豪放的文学家,不如说他是位孤独的勇士。“疾风知劲草”,局势错综复杂,方能鉴别谁是真正的勇士。历史好似轮回,每到正邪较量的时期便能准确鉴别人心。试想,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不也是个检验真金的十字路口吗?

不过,与“烟柳断肠处”不同的是,笔者相信不久后,正义与民主的力量会继续抬头。

夕阳越不堪见,越要倚危栏;黑夜过后,必是黎明。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