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住房负担能力恶化 房贷吃掉9成收入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导,虽然超低利率有助于改善房屋贷款的偿还成本,但由于澳洲房价急剧上升,迫使买家不得不用掉更多收入偿还贷款。出乎意料的是,负担能力恶化最严重的地区竟然都是富裕地区。

CoreLogic的分析显示,在悉尼北部海滩的Pittwater,住房负担能力恶化最严重,在截至3月的10年间,偿还贷款所需的收入比例猛增了22个百分点,达到93.3%。

在悉尼西北部的Baulkham Hills地区,情况也明显恶化,现在平均每个家庭需要花费近三分之二(62%)的家庭收入来偿还贷款,比十年前增加了18.7个百分点。

悉尼北部的Ku-ring-gai和Pennant Hills以及内西区的Leichhardt也经历了负担能力的急剧恶化。在同一时期,房贷占家庭收入的比例分别达到80%和69.5%。

在过去的十年里,Pittwater、Baulkham Hills和Ku-ring-gai的住宅价值中位数都增长了一倍多,分别为107.3%、102.3%和119.8%。

截至3月,Pittwater的住宅价格中位数为217万澳元,Baulkham Hills为154万澳元,Ku-ring-gai地区为228万澳元。

CoreLogic澳大利亚研究主管Eliza Owen表示,在这个价位上,这些地区的普通居民很难买到中位价的房屋。她说,“显然,Pittwater的居民不会将家庭收入的93.3%用于偿还贷款,那是不现实的。这意味着,中等收入的家庭负担不起在这个地区购买一套典型的住宅。除非他们继承了一处房产或瞄准了更便宜的住宅,如单元房或公寓。”

HighSpec Properties的悉尼买家代理Amanda Gouldi表示,对于入门级买家来说,北部海滩是一个望尘莫及的市场。她说,“如果你有80万元的预算,即使入门级的房屋也很难买到。对大多数人来说,除非他们有300万元或以上的资金,否则很难打入这些地区。”

Owen说,不断恶化的负担性也可能导致一些居民被迫离开这些地区,因为价格变得太贵。“因此,我们可能会看到高收入家庭迁入该地区,低收入家庭迁出。”

AMP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Shane Oliver说,不断恶化的负担能力将年轻买家挤出市场,导致该地区的人口年龄更大、更富有。“这可能会改变社区的性质,所以你会看到越来越少的年轻家庭,越来越多富有的退休人员搬进来,这可能降低该地区的活力。”

相比之下,墨尔本的Yarra、珀斯的Fremantle和阿德莱德市等地的住房负担能力有所提高,这些地区的房屋价值在过去10年里上升速度较慢。

计算住房负担能力假设借款人有20%的住宅价值中位数的首付款,并在25年内按平均可变利率还款。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