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自由垫底 胡锡进骂无国界记者“野狗”遭反击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10月2日发表一篇社论文章,抨击无国界记者组织(RSF)提出的“新闻信任倡议(JTI)”,胡锡进撰写的文中不乏“野狗”等带有羞辱性的词汇。对此,无国界组织表示,胡锡进的文章既疯癫又语带威胁。

10月2日,胡锡进突然在环球时报网站刊登题为“尴尬,记者无国界这出戏演员比观众多”的社论文章,猛烈抨击无国界组织今年5月发起的“新闻信任倡议”认证,该程序旨在通过识别和推广“值得信赖的新闻来源”来打击虚假信息。

胡锡进同时不满该组织在每年全球“新闻自由度”榜单中都将中国放在最后几名的垫底位置,并称无国界记者组织是对中国抹黑最多的西方组织之一。

胡锡进在文章的最后甚至将无国界记者组织描述为时不时出没在中国前方路上的“野狗”,并语带威胁地警告该组织最好提防中国的“棍子”。

针对胡锡进发表的这篇社论,无国界记者秘书长Christophe Deloire10月5日代表该组织作出了回应。Deloire说,“在这篇疯癫又语带威胁的文章中,胡锡进不遗余力地攻击无国界记者组织的工作,但却没有提出有事实根据的论述来支持他的观点。由于无国界记者组织谴责中国政府充满压制性的法律框架和滥用刑法的行为,中国政府已经习惯于将我们的组织贴上反中的标签,就像他们(中国政府)一向将不符合其宣传内容的事实资讯列为’假新闻’一样。”

针对胡锡进的文章,Deloire在声明中主要列出了5项不符合事实的指控:

1、胡锡进称无国界记者组织想透过“新闻信任倡议”来控制互联网,并将此倡议形容为试图“修改和重新设定传播网络虚假资讯的逻辑”。

对此,无国界记者组织回应称,新闻信任倡议旨在透过完全独立于无国界记者的媒体认证系统,鼓励各界尊重新闻道德,进而提高资讯的可靠性。无国界记者完全没说过要“控制网络”,而是希望激励各平台支持透明的资讯来源,以降低虚假资讯在世界上造成的影响。

2、胡锡进声称“新闻信任倡议”的支持者多为“西方”组织,中国和俄罗斯的媒体“没有参与”。

无国界记者组织表示,“新闻信任倡议”向世界上所有媒体开放,前提是参与的媒体能够证明他们满足编采独立、遵守新闻伦理等基本标准,部分俄罗斯媒体参与了该倡议的正常化阶段。

3、环球时报:无国界记者组织是“当代世界最恶劣的撒谎者之一,它一直致力于构建一个围绕中国的谎言联盟。”

无国界记者组织回应称:“尽管我们的工作很严谨,但中共政权的宣传人员经常提到这类阴谋论。事实上,无国界记者组织是一个独立的组织,旨在支持和捍卫新闻自由,并在包括联合国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内的多个国际组织中具有谘商地位。无国界记者对当前中国政权的行为多有批评,正如2019 年发表的《中国追求的世界传媒新秩序》调查报告中所述的那样,该政权千方百计控制境内外信息,威胁世界各地的新闻自由。’”

4、环球时报:无国界记者组织每年排的全球“新闻自由度”榜单都将中国列到最后几名的垫底位置,“然而中国舆论场总能够及时发现曝光各种问题。”

无国界记者组织回应说:“在我们的2021 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中,中国在 180 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 177 位。该报告自2002年起发布以来,一直根据媒体多元化、独立性、法律框架水准和记者安全等客观标准,反映了记者享有的自由程度。自2013年习近平上台以来,其恢复了毛泽东时代的做法,包括中国共产党大规模控制专业媒体、暴力打压公民记者,以及在互联网上展开前所未有的审查。不幸的是,中国在我们的指数中排名不佳是有充分理由的。”

5、环球时报:无国界记者“这样的组织脸皮很厚,它将像野狗一样时不时出没在中国前方的路上,所以我们的行装中不能少了一根打狗棍。”

对此,无国界记者组织表示:“北京政权只知道恐吓和使用暴力让批评者噤声。根据我们的最新统计,目前有多达122 名记者和新闻自由捍卫者被中国政府关押,他们的处境让人担心他们的生命安全。胡锡进谈单如果无国界记者组织继续谴责中国政权的暴行,就会拿出打狗棍教训该组织,这些威胁是什么意思?”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