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的健康码变成黄色之后

自从9月3日从西藏回到西安,多数时候我的活动半径只在几百米之内:下楼吃米线,上楼写字,中间偶尔取包裹,远一点儿就是坐地铁+步行去看老爹,期间严格遵守带好口罩、保持距离的防疫规范,每次坐地铁都是走到最前面进第一节车厢——这是我的习惯,加上我跟正常人的作息时间刚好打颠倒,人家工作我睡觉,人家睡觉我工作,所以从来没有赶上过早高峰或者晚高峰。 

而且此去西藏,在那么严格的检查之下,我一次核酸都没做,每次都是凭着一路绿码和远超14天没有风险记录的行程码拿脸硬蹭,给人家说好话求放行,在体温检测正常、查验所有的码都合格之后,也都获得了当地检疫人员的放行。 

我确实很安全:白天骑摩托根本没有跟人打交道的机会,而黄昏住店没进门就带上口罩,在经过严格的防疫检验程序之后才被获准入住宾馆。 

但是前几天我的健康码突然变成了黄色,同时收到两条短信,意思是我曾经经过高风险区域,现在必须把我的码变成黄色的,同时我必须居家隔离,最后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健康码会随着疫情的动态随时更新,请留意查看。 

我所在的区域属于雁塔区,距离玄奘法师当年译经的大慈恩寺(大雁塔)只有几公里,而那几个将大西北搞得鸡犬不宁的上海游客刚好去大雁塔游玩了,所以西安市雁塔区的人瞬间就成了全国各地最不受待见的人,即使在西安周边,只要看到陕A的车牌,交警都会让你原路返回——你爱去哪儿就去哪儿,反正这里不让你通过。 

颇有去年湖北车牌变成过街老鼠的味道。 

这对我而言是个挺大的打击,因为我要吃饭就必须出小区,但是我一出去就回不来了,因为保安一看黄码肯定不会让我进小区,怎么办?当然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那个发短信的号码不是手机号,既回不了信息也回拨不了电话,码变成黄色之后页面上原来那些政务服务入口、专区服务、核酸采样点查询……这些都没了,只有一个大大的黄码和几句安全警示用语。 

我觉得这种安排是非常不合理的——至少应该在页面上保留一个核酸检测点查询入口吧? 

总之看着那个光秃秃的页面和几句警告语,人瞬间有一种置身孤岛的感觉,虽然身边车来车往,熙熙攘攘,但是人家都有绿码,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而你却举步维艰,超市不能进,餐馆不能进,电影院不能进,公交地铁不能坐,甚至连家都不能回,而回了家就再也出不去……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当我把这件事告诉家人和朋友之后,告诉他们我不能回家,不能参加下周一的聚会之后,大家都劝我去做核酸检测。 

我不想去。 

我不想去的原因当然是建立在我对自己的行程完全了解以及我个人有着很强的防范意识和个人自律意识的基础之上,总之我干不出来那种明明自己感觉不舒服还到处乱跑的事情——我这辈子最害怕的事情之一就是给家人、朋友和身边人添麻烦,我能自己做的都自己做,能不麻烦别人的就不麻烦别人。 

而且通知说得很清楚:我需要居家隔离,那我就待在办公室不出去好了,天天吃外卖好了…… 

我认为核酸检测作为重要的常规防疫手段,它的存在是必须的也是应该的,但是具体的应用人群和检测方式,却让我大为迷惑。 

这种免费检测,是10人一组,十根棉签从十个人的口腔(或者鼻腔)里粘取粘液之后被放在同一个采集器里,如果这一组不幸有阳性的人,那这十个人会被按照实名制的信息立即被通知或者找到,然后采取措施。 

也有收费的,每人60元(长安区的价格),队伍也是浩浩荡荡看不到头尾。 

我看到几百人排队在做核酸检测,一问才知道原来他们都是健康码被变黄了,只好来做,人山人海的人群,人挤人人挨人,哪里有安全距离可言?队伍里要是有一个是阳性,那这会增加多少感染者? 

看到那个检测场景的时候,我心里充满恐惧,我咨询的时候都是远远站在队伍尾巴上隔着几步距离问最后一个人,问清楚就赶紧绕着队伍走了。 

太害怕了。 

这是我不愿意做核酸检测的一个重要原因:我本来是想证明自己是健康的,但是这个证明过程却有可能让我被感染。 

在知道自己是安全的前提下,我对这种带有未经筛选就一律强制的做法,本能的持有反感。 

我觉得这是内心深处的一种反应,可能就是所谓的“公民的不服从”,当然,我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居民”(但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公民,至少是地球公民)。 

这种内心深处的东西只属于自己,在当今中国把它写出来并告知读者,其实不是一个明智的事情,但这确实是我的真实感受。 

当身边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劝你应该服从这种安排的时候,你内心的压力是极大的(我身边只有三个人支持我按自己的想法去做,念兄是最坚定的一个,感谢念兄)。 

当这种服从不仅成为一种众人的选择,并且也跟你的生活息息相关并且不服从将面临非常多的现实困难的时候,这种坚持就变成了一种力量悬殊的角力,犹如想拿一根柴棍支撑起一座大山。 

我当然知道身边人都是为我好,而且是切切实实为我好,他们知道我是坚定的自由主义者和充满不服从精神的另类,所以他们担心我在这场自讨苦吃的对抗中被折断了精神之翼,并且内心备受煎熬的同时也被带来诸多生活上的不便利。 

所以他们劝我妥协,他们说,这又不是疫苗,做一下没事儿,而且只要做了,想去哪里都行,就不这么受罪了——这些话非常有说服力。 

我从一开始就打算妥协的。 

我是肉身凡胎,必须得吃喝,也必须看望亲人、见朋友、看电影、去书店……哪儿哪儿都不让我进,我会崩溃的,我也不能想象一个健康正常的人仅仅因为生活在一个新冠病人曾经来过的区域就被大数据判定为危险分子——多年前在科幻电影里看到的情节,如今竟然应验在自己身上。 

我不能不看老爹,如果他的小区不让我进,难道我能硬闯进去?保安会把我打出去,警察会把我投进小黑屋,我弄不过他们的,事实上在我的码变成黄色的一瞬间,我第一反应不是进不进超市电影院的事情,而是他们会不会一个电话打过去然后来人把我架走? 

事实证明我的担心并不多余,昨天下午看到一个报道说某些区域如果连续两次发送通知之后还有人没做检测,健康码会被变成红色——后果可想而知。 

所以我想着不行就做一个吧,不然怎么办? 

昨天早上发动着摩托,打开刀哥发的链接,看看哪个检测点儿近,摩托车着车足有三分钟了,我还没出发,我在深秋的早晨走来走去,心想:你自己天天跟别人说要坚强,努力做自己,怎么这么快就怂了?这不是还没到最后一刻么? 

徘徊了有五六分钟,我拧动钥匙,熄火上楼。 

坐在阳台上看着窗外,我在想我那些有公职的朋友:就这么点儿事我面临的压力就这么大,他们面临不服从就可能丢工作或者前途受影响的压力,又该如何? 

那一刻心里对这些朋友充满理解和同情:你们太难了,是真的难——面临生存,不屈服怎么办? 

但即使做了核酸检测,就真的可以高枕无忧了吗?我看未必。 

我的好友有才(化名),昨天去北面某市被交警看到他的车牌是陕A,不由分说就被劝返,有才说我做核酸了,对方说不行,得48小时内的报告,你这都5天了(政府规定15天有效),只能原路返回,有才说,那你们咋不在网上公布一下?我这都跑了几百公里了你让我回去?警察很礼貌,说,对不起,我们只管执行,网上发通告的事儿我们管不了。 

我分析他们不会发这个通告,因为政府规定是15天有效,但是执行到基层,层层加码之后就变成了48小时,这就是制度惯性:中央说建议,到了地方就成了必须。 

为之奈何? 

看起来是执行得很严厉,但地方政府之间几乎又都是“铁路警察——各管一段”。 

有才没办法只好掉头,另外走了的线路,从西边某市下高速,这边又是另外一番情况:根本没人拦他查看核酸报告。 

有才说,我要真是个携带者,那这不是就大摇大摆的进来了? 

所以你看,要么矫枉过正太扰民,要么形同虚设不负责,这就是现状。 

央视前几天的抖音发送了一则消息称:从11月9日起韩国政府将采取“与新冠共存”的策略,将其视为和流感等同的传染病,下面的傻逼们留言对韩国进行嘲讽,我看了是满心悲哀——一百多年了,没有一丁点儿的长进。 

防疫该不该?当然该,而且前期我们做得也很好,通过物理隔离把感染降到了最低,当然,这期间也发生了很多让人生气的事情,比如暴力封入户门、单元门等,所以也才有了敲锣女的表演。 

但是随着疫情在全世界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原来很多在疫情上吃过亏的国家,现在正逐步正常化,欧洲杯人山人海的场面带给国人更多的震撼不只是足球赛的精彩,而是他们在疫情期间竟敢举办如此大规模的赛事,而赛后也并未暴发出大量感染的新闻,这说明张文宏前期的预测是成立的: 

我们现在抗疫取得的成绩,主要是靠非医学手段,即行政手段,集中、隔离、封闭,压制生产和流通。当别人医学手段成熟大面积运用的时候,我们可能就会落后,行政手段对付传染病不可持续。 

现在,欧洲杯已经如火如荼了,而我们这边,只要出现几个零星病例,依然是如临大敌,动辄就是全民排队检测,再要么就是关闭车站或空港路线,乃至封路关店。 

在行政手段和医学手段,以及照顾民生之间,是不是可以平衡一下?毕竟我们防疫是为了生产和生活,如果压制太厉害,对生产是非常不利的,而各级政府也一定知道我们体制的特点:上面说一句话提要求,下面使十二分力保乌纱,至于人民出行和生活便利,又有多少人真正关注? 

三天来每天都担心着会被找上门带走或者健康码进一步变成红色,每天顶着压力更新完公号之后就开始发呆,想躲出去又怕回不来,待在屋里又怕被找上门,再看到诸如昨天的武汉灭门案这样的新闻,让我更加睡不着又疲惫不堪。 

但是好消息是我的健康码今天又自动恢复成绿码了,也许是监控到我根本没有乱跑,也许是疫情放松下来了,总之我现在可以自由活动了,为这事儿我今天专门去隔壁村子转了转,透透气,看看外面的世界,拍了一段视频分享给你们,如下。 

疫情发展到今天,已经不像刚爆发时那么凶猛,但是很显然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我也依然赞成在保障生产和流通的前提下继续严格防疫,尤其是一些人流密集场合和重要交通枢纽,但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可不可以正视这个疫情?有些地方部门能不能不要借这个机会随意扩权扩到影响民众生活的地步?而有些企业也不要发疫情财? 

怎幺正视?我们在严格防疫的同时,不要过于恐慌,不要如临灭国之灾那样惶惶不可终日——该防疫就防疫,该生产就生产,该流通就流通,该旅游就旅游。 

有病看病,没病生活,就这个样子,行不行?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秦兽)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